“再过两小时,”他对她说,“快要天亮,天气会非常冷,尽管有火,咱们也忍受不了……现在往前赶路可以看得清了,咱们会找到一个接待我们的人家,至少能找到一个谷仓,咱们可以在屋顶下度过这一夜。”

玛丽没有别的主意,虽然她还很想睡觉,但她准备跟着热尔曼上路。

热尔曼抱起他的儿子,没有把他弄醒,并要玛丽挨着他,藏在他的披风里,因为她不愿意把自己裹着小皮埃尔的披风抽出来。

当他感到那少女这样挨紧他时,本来心情舒展和快活起来的热尔曼又开始失魂落魄了。有两三次他骤然地分开,让她一个人走。后来看到她跟不上,便又等着她,猛地把她拉到自己身边,搂得那样紧,她感到很惊讶,甚至有点恼火,但不敢说出来。

他们根本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也不知道走到哪儿去;他们在树林里又转了一圈,重新回到那片空旷的荒野面前,于是又循着原路回来,兜来转去走了很长时间,透过树枝看到了亮光。

“好了!那儿有一所房子,”热尔曼说,“人都已经起来了,因为火都生着啦。天已经不早了吗?”

但这不是一所房子:这是他们动身时压住的篝火,微风又把火吹燃了……

他们走了两小时,又回到出发的地方

首页|国内作家|港台海外|外国文学|青春校园|都市生活|韩流|影视|历史军事|古代文学|短篇|读书评论|最新资讯网络原创|言情|玄幻奇幻|科幻|恐怖灵异|仙侠修真|武侠|侦探推理|官场小说|鬼故事|盗墓小说|传记纪实|作家列表努努书坊->《魔沼》->正文正文11露宿“这一下我没辙儿了!”热尔曼跺着脚说,“咱们准是中了邪啦,非到大天亮不能从这儿出去。这地方准保有鬼作怪。”

“得了,得了,别恼火了,”玛丽说,“咱们得打定主意。生一堆更大的火,孩子裹得这样严实,不会出什么事,在露天过一夜,咱们不会死的。您把马鞍藏到哪儿啦,热尔曼?在枸骨叶冬青里边,这个冒失鬼!该去把它取出来!”

“接住孩子,抱好了,让我把他的床从荆棘丛里拉出来;我不想让你戳痛手。”

“好了,床在这儿,手戳破几个地方又不是挨了几刀。”勇敢的姑娘说。

她重新安排小皮埃尔睡下,这回他睡得那么熟,竟一点儿没觉察这一番新的旅行。热尔曼在火上放了好多柴。把周围的树林都照亮了;但小玛丽再也支持不住,虽然她一点儿没抱怨,她已经站不稳了。她脸色苍白,牙齿因为寒冷和衰弱,抖得格格作响。热尔曼搂住她,好让她暖和;焦虑不安、怜悯同情、不可抑制的温存举动,占据了他的心灵,使他的感官平静下来。他的舌头奇迹般地松动起来,一切羞涩都消失了。

“玛丽,”他对她说,“我喜欢你,而不能讨你喜欢,我觉得很不幸。如果你愿意接受我做你的丈夫的话,那么,岳父、亲戚、邻居、别人的劝告都不能阻止我献身给你。我知道你能使我的孩子们幸福,你会教他们牢记他们的母亲,我问心无愧,也就心满意足了。我一向对你有好感,现在我感到那么爱你,如果你要求我一辈子都听从你的吩咐的话,我马上可以对你发誓这样做。求求你看看我多么爱你,想法子忘掉我的年龄吧。请这样想:认为三十岁的男人已经老了是一个错误的想法。况且我只有二十八岁!一个年轻姑娘生怕嫁给一个比自己大十到十二岁的男人,就被别人说闲话,因为这不合本地的风俗;但我听说过,别的地方不把这当作一回事;相反,人们宁愿给年轻姑娘找个依靠,把她嫁给知情达理、具有百折不挠勇气的男人,而不会走入歧途的小伙子,人们以为他是个好人,他却会变成一个坏蛋。再说,岁月不一定使人年老,这要看一个人的精力和健康怎样。如果一个人被过度的劳动和贫穷,或者被放荡的行为耗尽了精力,他在二十五岁之前就变得老了。而我却不同……你没听我说话呢,玛丽。”

“不,热尔曼,我听得很仔细,”小玛丽回答,“但我在想我母亲一直对我所说的话:一个六十岁的女人,如果她的丈夫是七十岁或七十五岁,不能再干活来养活她的话,那是很可怜的。他成了个废物,而她这个岁数,也开始非常需要照顾和休息,却不得不照料他。这样下去,会终于一贫如洗。”

“父母说这种话是有道理的,我承认,玛丽,”热尔曼说,“但总之,他们是要牺牲人生最美好的青春时期,去预见老年的结局,那时一个人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怎么了结已无所谓了。而我呢,我到老年不会有饿死的危险。眼下我能够攒点儿钱,因为我同岳父母一起过活,干得多,花得少。再说,我会非常爱你,你看吧,这会防止我衰老。听人说,一个人生活幸福能保养自己,我觉得,说到爱你,我比巴斯蒂安更年轻;因为他并不爱你,他呀,他太蠢,太孩子气,不明白你多么漂亮,多么善良,生来是被人追求的,得啦,玛丽,别讨厌我了,我不是一个可恶的人:我让我的卡特琳很幸福,她临死前在上帝面前说过,我一直都使她心满意足,她吩咐我再娶一个。似乎她的精灵今儿晚上对她睡着的孩子说过话。你刚才不是听到他所说的话吗?他的眼睛望着空中某种我们看不见的东西,而他的小嘴哆嗦着!他看到的是他的妈妈,你相信好了,正是她让他说出,他想要你代替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