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做一个出色的随军小卖的女人,小玛丽;可惜你没有储物箱,我也只能喝这池塘里的水。”

“您想喝酒,当真?兴许您还要咖啡?您以为是在市集的凉棚下!呛喝着店主,给伯莱尔的精明的农夫拿酒来!”

“啊!小坏蛋,你在取笑我?你有酒也不喝?”

“我吗?傍晚我同您在勒贝克那间酒店里已经喝过,这是我生平第二道;假如您很听话,我将给您一瓶差不多装满的好酒!”

“怎么,玛丽,你果真是个女巫吗?”

“您不是在勒贝克那间酒店里大手大脚地要了两瓶酒吗?您同小家伙喝了一瓶,另一瓶您放在我面前,我只喝了几口。您不在意,两瓶都付了账。”

“后来呢?”

“后来,我将没喝完的一瓶装在我的篮子里,因为我想,您或者小家伙路上会渴的;酒在这儿。”

“你是我平生见过的想得最周到的女孩子。啊!这个可怜的孩子离开酒店时还在哭呢!这并没妨碍她想到别人,而不是她自己。小玛丽,娶你的男人不会是个傻瓜。”

“但愿这样,因为我不会爱一个傻瓜。得啦,吃您的山鹑吧,它们烧得火候正好;没有面包,将就吃点栗子吧。”

“你从什么鬼地方弄来的栗子?”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一路上我顺便从树上摘下来,装满了我的口袋。”

“栗子也烤熟了吗?”

“假使火一生着我没把栗子煨在里面的话,我的脑袋瓜干什么使的?在地里总是这样做的。”

“哦,小玛丽,咱们一块来吃晚饭吧!我愿为你的健康干杯,祝愿你有个好丈夫……像你所希望的那样。给我说说这方面你有什么想法吧!”

“这叫我很为难,热尔曼,因为我连想都没有想过。”

“怎么,一点儿没想过?从未想过?”热尔曼说,他开始用农夫的胃口吃起来,但切下最好的部分送到他的旅伴的面前,她执拗地不受,只取了几个栗子。他看到她不想回答自己这个问题,便又说:“告诉我,小玛丽,你还没有想到结婚吗?可是你已经到年龄了!”

“兴许想过,”她说,“但我太穷了。至少需要一百个艾居才能结婚成家,我得工作五六年才能攒满这笔钱。”

“可怜的姑娘!我真想让莫里斯老爹给我一百艾居,再转送给你。”

“太感谢了,热尔曼。那么别人会怎样议论我呢?”

“别人会说什么?人人都知道我年龄太大,不能娶你。所以别人不会猜想我……猜想你……”

“说呀,热尔曼!瞧,您的孩子醒了。”小玛丽说

首页|国内作家|港台海外|外国文学|青春校园|都市生活|韩流|影视|历史军事|古代文学|短篇|读书评论|最新资讯网络原创|言情|玄幻奇幻|科幻|恐怖灵异|仙侠修真|武侠|侦探推理|官场小说|鬼故事|盗墓小说|传记纪实|作家列表努努书坊->《魔沼》->正文正文09晚祷小皮埃尔翻身坐了起来,若有所思地张望着四周。

“啊!这家伙,他听到有人吃东西,决不会放过的,”热尔曼说,“大炮声不能把他惊醒,但只要有人在他旁边爵动下巴额儿,他马上就睁开眼睛。”

“您在他的年纪,也该是这样的,”小玛丽带着狡黠的微笑说,“喂,我的小皮埃尔,你在找床顶吗?今夜它是树荫做成的,我的孩子;但你的爸爸晚饭照样没少吃。你想同他一起吃晚饭吗?我没有吃掉你的一份;我早就想到你会要的!”

“玛丽,我希望你吃一点,”农夫叫着说,“要不然我不吃了。我是一个馋鬼,一个老粗;你呢,你省下来给我们吃,这是不公道的,我很惭愧。瞧,我的食欲都没了;如果你不吃的话,我也不让我儿子吃。”

“您让我们安生点吧,”小玛丽回答,“我的胃口的钥匙不在您手里。我的胃口今儿个封上门了,而您的皮埃尔的胃口却像头小狼的胃口一样打开。喏,瞧他狼吞虎咽!噢!他将来也是个粗壮的庄稼汉!”

小皮埃尔不一会儿当真显出有其父必有其子的样子,他刚刚睡醒,还不明白在什么地方,怎么来的,就开始吞吃起来。等他吃饱了,便像摆脱了束缚的孩子那样兴奋,比平时更加聪明、好奇和滔滔不绝。他问自己到了哪里,待他知道是在树林中时,他显得有点害怕。

“这个树林里有凶恶的野兽吗?”他问他的爸爸。

“没有,”他爸爸回答,“一只也没有,根本用不着害怕。”

“你撒谎了,刚才你对我说,要是我同你到大树林里,狼会拖走我的!”

“瞧他嘴多厉害!”热尔曼发窘地说。

“他没错儿,”小玛丽说,“您刚才是对他这样说来着;他记性很好,想起来了。不过,我的小皮埃尔,要知道你爸爸从来不撒谎。我们穿过大树林时你正睡着,眼下我们是在小树林里,这儿没有猛兽。”

“小树林离大树林很远吗?”

“相当远;浪不会走出大树林。再说,要是有狼跑到这儿的话,你爸爸会把狼打死的。”

“你也打狼吗,小玛丽?”

“我们一起打,我的皮埃尔,你会帮我们大忙,对不?你不害怕吧?你会狠狠地打!”

“是呀,是呀,”孩子骄傲地说,摆出英雄的姿态,“咱们会把狼杀死!”

“没有人比得上你同孩子谈得来,让他们懂道理,”热尔曼对小玛丽说,“没多久你还是个孩子呢,还记得你母亲跟你说的话,这倒是真的。我深信人越年轻,越同孩子合得来。我很担心,一个三十岁的女人,还不知道怎么做母亲,很难学会跟孩子们唧唧喳喳地说话和讲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