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爸爸,”女婿回答说,“如果您一定要这样办的话,那就只得叫您称心啦。不过,不瞒您说,这样做会使我非常难过,我真不想结婚,倒不如去投水呢。一个人只知道自己失去的是怎样的人,但不知道会找到什么样的人。我有过一个好妻子,一个漂亮、温柔、勇敢的妻子,孝顺父母,体贴丈夫,疼爱孩子,屋里屋外、地里场边,样样能干,心灵手巧,总之,一切都好;您把她给了我,我娶上她的时候,咱们并没有约定,如果我不幸失去了她,我就得把她忘掉呀。”

“热尔曼,你所说的话显出你有好心肠,”莫里斯老爹接着说,“我知道你爱我的女儿,使她过得幸福,假如你能代替她,满足死神的要求的话,卡特琳眼下还会活着,而你却会在坟墓里。她确实值得你爱到这个地步。眼下你不要再悲伤,我们也不用再悲伤。但我并不是叫你忘掉她。善良的上帝要她离开我们,我们没有一天不在我们的祷告、思索、言语行动里,让她知道我们珍惜她的纪念,对她的去世感到悲伤。如果她在阴间能跟你说话,让你了解她的心愿,她准定会吩咐你替她留下的小不点的孤儿找一个母亲。问题是要碰到一个够格代替她的女人。这不是很容易的事;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我们要是给你找到了这样一个,你也会像爱我的女儿那样去爱好的,因为你是一个老实人,她给我们做帮手,疼爱你的孩子,你会感谢她的。”

“好的,爸爸,”热尔曼说,“我会像平时那样,照您的意思去做。”

“我的孩子,说句公道话,你总是听从你家长的好意和忠告。咱们一起来商量怎样选择你的新媳妇吧。首先,我不赞成你讨个年轻的。你要的不该是这样的。年轻姑娘太轻浮;抚养三个孩子是个重担,尤其他们都是前妻生的,更需要一个聪明善良、温柔体贴、吃苦耐劳的女人。如果你的女人同你的岁数不是差不多,她就不会通盘考虑,负起这样一个责任。她会嫌你太老,你的孩子太小。她会满口怨言,你的孩子就要吃苦受罪了。”

“我所担心的也正在这儿,”热尔曼说,“这些可怜的小东西会不会受到虐待、厌恶和挨打呢?”

“但愿不要这样才好!”老人接着说,“不过,咱们这儿,坏女人要比好女人少,除非我们都是傻瓜,才不去选中合适的对象。”

“不错,爸爸,我们村子里有些好姑娘,路易丝、西尔韦娜。克洛蒂、玛格丽特……总之,有您看得中的姑娘。”

“冷静点,冷静点,我的孩子,这些姑娘不是太年轻,就是太穷……要不太漂亮;因为,总而言之,还要想到这一点,我的孩子。漂亮的女人不一定像别的女人那样规规矩矩。”

“那么您要我讨一个相貌丑的?”热尔曼有点不安地说。

“不,决不是丑的,因为这个女人还要给你生孩子,再没有比养些又丑又弱又多病的孩子更晦气的了。一个还很娇嫩,身体壮实,既不美也不丑的女人,对你最合适不过了。”

“我明白啦,”热尔曼带点苦笑地说,“要找到像您所说的女人,恐怕得天设地造才行;尤其因为您根本不要穷苦的,而有钱的呢,对于一个鳏夫更是谈何容易。”

“热尔曼,如果她也是一个寡妇呢?而且是没有孩子、家道殷实的寡妇呢?”

“在咱们的教区,眼下我还不知道有这样的人。”

“我也不知道,但别的地方有。”

“爸爸,您心目中已经有人了;那么,快点说出来吧。”

首页|国内作家|港台海外|外国文学|青春校园|都市生活|韩流|影视|历史军事|古代文学|短篇|读书评论|最新资讯网络原创|言情|玄幻奇幻|科幻|恐怖灵异|仙侠修真|武侠|侦探推理|官场小说|鬼故事|盗墓小说|传记纪实|作家列表努努书坊->《魔沼》->正文正文04聪明能干的农夫热尔曼“是的,我心目中已经有人了,”莫里斯老爹回答,“她娘家姓莱奥纳,以前的丈夫叫盖兰,住在富尔什。”

“我既不认识这个女人,也不知道这个地方。”顺从的热尔曼这样回答,但越来越愁眉不展。

“她像你过世的女人一样,也叫卡特琳。”

“卡特琳?不错,能够再叫卡特琳这个名儿,会使我感到快乐!可是,如果我不能像爱另外一个那样爱她,那会使我更加痛苦,使我格外想念死去的那一个。”

“我对你说,你会爱她的:这是个好人,有副好心肠,我多年没有见她的面了,那会儿她不是个难看的姑娘;不过,眼下她不年轻了,她有三十二岁。她出身大户人家,一家子全是正直的人,她足足有八千到一万法郎的地产,她情愿卖掉,在她将来成家立业的地方再买进土地;因为她也打算再嫁,我知道,如果你的性格和她合得来的话,她不会嫌你的境况不好。”

“您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是的,就看你们双方的意见了;你们见面时双方都要问清楚。这个女人的父亲和我有点亲戚关系,过去他是我很要好的朋友。你认识莱奥纳老爹吗?”

“认识,我在集市上见过他跟您说话,上一次集市你们还一起吃的饭;他跟您聊得那么久,扯的就是这件事吗?”

“不错;他看见你卖牲口,觉得你干得不赖,是个好看的小伙子,看样子很勤快,很能干;我把你的所有情况都告诉了他,八年来咱们在一起过,一起干活,你待我们真不错,从来没说过一句气话,或发过火,他便想到要将她的女儿嫁给你;不瞒你说,就凭她的好名声,就凭她家的老老实实,还有我所知道的他们家的兴旺发达,这门亲事我也觉着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