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罗斯特

好狠心的畜生!他赖得掉他的信吗?他不是我生出来的。(内喇叭奏花腔)听!公爵的喇叭。我不知道他来有什么事。我要把所有的城门关起来,看这畜生逃到哪儿去;公爵必须答应我这一个要求;而且我还要把他的小像各处传送,让全国的人都可以注意他。我的孝顺的孩子,你不学你哥哥的坏样,我一定想法子使你能够承继我的土地。

康华尔、里根及侍从等上。

康华尔

您好,我的尊贵的朋友!我还不过刚到这儿,就已经听见了奇怪的消息。

里根

要是真有那样的事,那罪人真是万死不足蔽辜了。是怎么一回事,伯爵?

葛罗斯特

啊!夫人,我这颗老心已经碎了,已经碎了!

里根

什么!我父亲的义子要谋害您的性命吗?就是我父亲替他取名字的,您的爱德伽吗?

葛罗斯特

啊!夫人,夫人,发生了这种事情,真是说来叫人丢脸。

里根

他不是常常跟我父亲身边的那些横行不法的骑士们在一起吗?

葛罗斯特

我不知道,夫人。太可恶了!太可恶了!

爱德蒙

是的,夫人,他正是常跟这些人在一起的。

里根

无怪他会变得这样坏;一定是他们撺掇他谋害了老头子,好把他的财产拿出来给大家挥霍。今天傍晚的时候,我接到我姊姊的一封信,她告诉我他们种种不法的情形,并且警告我要是他们想要住到我的家里来,我千万不要招待他们。

康华尔

相信我,里根,我也决不会去招待他们。爱德蒙,我听说你对你的父亲很尽孝道。

爱德蒙

那是做儿子的本分,殿下。

葛罗斯特

他揭发了他哥哥的阴谋;您看他身上的这一处伤就是因为他奋不顾身,想要捉住那畜生而受到的。

康华尔

那凶徒逃走了,有没有人追上去?

葛罗斯特

有的,殿下。

康华尔

要是他给我们捉住了,我们一定不让他再为非作恶;你只要决定一个办法,在我的权力范围以内,我都可以替你办到。爱德蒙,你这一回所表现的深明大义的孝心,使我们十分赞美;像你这样不负付托的人,正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将要大大地重用你。

爱德蒙

殿下,我愿意为您尽忠效命。

葛罗斯特

殿下这样看得起他,使我感激万分。

康华尔

你还不知道我们现在所以要来看你的原因——

里根

尊贵的葛罗斯特,我们这样在黑暗的夜色之中,一路摸索前来,实在是因为有一些相当重要的事情,必须请教请教您的高见。我们的父亲和姊姊都有信来,说他们两人之间发生了一些冲突;我想最好不要在我们自己的家里答复他们;两方面的使者都在这儿等候我打发。我们的善良的老朋友,您不要气恼,替我们赶快出个主意吧。

葛罗斯特

夫人但有所命,我总是愿意贡献我的一得之愚的。殿下和夫人光临蓬荜,欢迎得很!(同下。)

第二场葛罗斯特城堡之前

肯特及奥斯华德各上。

奥斯华德

早安,朋友;你是这屋子里的人吗?

肯特

喂。

奥斯华德

什么地方可以让我们拴马?

肯特

烂泥地里。

奥斯华德

对不起,大家是好朋友,告诉我吧。

肯特

谁是你的好朋友?

奥斯华德

好,那么我也不理你。

肯特

要是我把你一口咬住,看你理不理我。

奥斯华德

你为什么对我这样?我又不认识你。

肯特

家伙,我认识你。

奥斯华德

你认识我是谁?

肯特

一个无赖;一个恶棍;一个吃剩饭的家伙;一个下贱的、骄傲的、浅薄的、叫化子一样的、只有三身衣服、全部家私算起来不过一百镑的、卑鄙龌龊的、穿毛绒袜子的奴才;一个没有胆量的、靠着官府势力压人的奴才;一个婊子生的、顾影自怜的、奴颜婢膝的、涂脂抹粉的混账东西;全部家私都在一只箱子里的下流胚,一个天生的忘八胚子;又是奴才,又是叫化子,又是懦夫,又是忘八,又是一条杂种老母狗的儿子;要是你不承认你这些头衔,我要把你打得放声大哭。

奥斯华德

咦,奇怪,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也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怎么开口骂人?

肯特

你还说不认识我,你这厚脸皮的奴才!两天以前,我不是把你踢倒在地上,还在王上的面前打过你吗?拔出剑来,你这混蛋;虽然是夜里,月亮照着呢;我要在月光底下把你剁得稀烂。(拔剑)拔出剑来,你这婊子生的、臭打扮的下流东西,拔出剑来!

奥斯华德

去!我不跟你胡闹。

肯特

拔出剑来,你这恶棍!谁叫你做人家的傀儡,替一个女儿寄信攻击她的父王,还自鸣得意呢?拔出剑来,你这混蛋,否则我要砍下你的胚骨。拔出剑来,恶棍;来来来!

奥斯华德

喂!救命哪!要杀人啦!救命哪!

肯特

来,你这奴才;站住,混蛋,别跑;你这漂亮的奴才,你不会还手吗?(打奥斯华德。)

奥斯华德

救命啊!要杀人啦!要杀人啦!

爱德蒙拔剑上。

爱德蒙

怎么!什么事?(分开二人。)

肯特

好小子,你也要寻事吗?来,我们试一下吧!来,小哥儿。

康华尔、里根、葛罗斯特及众仆上。

葛罗斯特

动刀动剑的,什么事呀?

康华尔

大家不要闹;谁再动手,就叫他死。怎么一回事?

里根

一个是我姊姊的使者,一个是国王的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