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彬受到讥讽,脸有些挂不住。他辩解说:“我怎么淡漠了?你林老板云来雾去,港澳台东南亚到处都能看到你的新闻,我就是想见你,上哪儿去找你?”

林辛义拍拍他肩膀:“能这么关注我,好,我高兴!过来,我们一起打两杆子。”

已过而立之年的江彬渐渐开始学会运动和保养,他意识到金融业者“年轻时拿健康换钱,老了以后拿钱换健康的生活”太失当了。同时江彬还有一个考虑,他期待有朝一日能借此在媒体面前秀一把,好进一步美化他的公众形象。因为江彬知道,很多西方政治人物都喜欢以体育运动展现个人魅力,而打高尔夫则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林辛义穿一套浅绿基调镶红的薄绒球衣迈步在球场清晨的草地上,笑声朗朗,江彬暗沉沉的一身深蓝装束沉默寡言地跟在他身后。见江彬提不起精神,林辛义心中略有些不悦,他故意抛出话题说:“有人说,球场、情场和赌场,是最能看出一个男人性格的地方,尤其是高尔夫球场,人的品性是最藏不住的。”

江彬没精打采地抬起头,问:“林总很喜欢在球场上谈生意?”

林辛义笑起来,故意引开话题:“打球就是打球,球手之间应该讨论的是球该怎么打好,这一杆没打好什么原因,鼓励把下一杆打好。哪一杆打好了,就要大声夸赞,一切的交流在于分享打球的快乐。要是这时突然冒出一句有关生意的话,就会使打球的人分心或扫兴,这个人球一定不会打好,因为他心已先乱了,心思自然就不在享受打球的过程中了。”

“好,林总这话有味道!”江彬走到1号洞的BLUET旁,当他挥出的那颗PRGR稳落球道的时候,林辛义知道,他今天遇到对手了。

林辛义换了铁杆后仅两杆就已经将球上到一个好的位置,再一个10码的推杆进洞,初战告捷,顺利打PAR。

江彬第三杆球进了沙坑,他只能很遗憾地望着林辛义讪讪一笑:“生手就是生手,多打几杆就露馅了。”

林辛义佯装生气说:“你不会是在故意让我吧?这我可不会领情的。”

江彬笑着走了过来,和林辛义并行:“不会。呵呵!路还长呢,林总。”

第一洞算是热身,接下来,江林二人不约而同埋头击球,再继续前行时,两人终于放慢脚步,笑谈起来。

林辛义讲了一个不久前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一次和几个同行来这儿打球,那天应该是我状态比较好的一天。前16个洞,我的成绩才+4。我当时想,今天的成绩怎么着也能保持在7字头之内。谁知,此念一出,心思就变化了,想法多了,惩罚也就来了。第17洞连续两杆子下水,一共加了5杆,结果几乎可以破8进7的机会,就这样从眼前飞了。”

江彬低头笑了笑:“打球总会带来些许遗憾,但是,有怎样的遗憾,就会有怎样的快乐。如果这一杆打坏了,那么要争取打好下一杆,是同样充满乐趣的成功。据说真正的职业球手心里只想打好下一杆,不被以往的错误所困扰。球场上的博大精深,是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感悟的。在每一场球里,从发球开始,每一个球道都有很大差异,每一杆都要认真去打,仔细体味每个细节和感受,18个洞下来,一生的道理都蕴涵其中了。”

林辛义转过身:“老弟很有悟性!想必,江总运作南海商网、注入财慧传播、资本市场炒高套现这个路子,也是在打球中悟出来的?”

3两个原则

正说话间,球场另一端走来了陈建年,一身白色球衣,洒脱威猛。只是块头太大,高尔夫球杆在他手中,就像一支教鞭。江彬正好借机回避林辛义刚才的问话,走上前去和陈建年搭讪:“巧了,陈大老板也是来打球的?”

“呵呵!我哪里有这闲工夫,只是林总有约,我怎敢不来呢?”说着,陈建年朝林辛义笑了笑。

三人坐到了树阴下,喝一杯扎啤,江彬很快就知道了事情真相。原来这一切都是林辛义在幕后策划的:林辛义从财慧传播某几位大股东手里买下大量股权,这些股票尚未流通,但一年后就能解禁上市。此人断定大陆股市不久还将启动新一轮行情,而且持续时间不短,他想联手江彬和陈建年炒高财慧传播股价,好等他手中那部分股权解禁后能卖一个好价钱。林辛义之所以认定江陈二人不会拒绝他的提议,是因为他看到了炒作财慧传播的关键催化因素:南海商网。南海商网将来要能作为优质资产注入财慧传播,股票就能获得极具想象力的题材。要是南海商网可以独立赴港上市,那财慧传播必将能扶摇直上,一飞冲天。林辛义是有在联交所运作上市经验的,南海商网乃至财慧传播要想实现这个跨越,离不开林氏财团的辅助。

“我在这里提议,商讨合作之前,先定两个原则:一是保密原则,一是统一步调原则。不知二位意下如何?”林辛义微笑着扫了一眼江彬。

陈建年呼应林辛义:“我赞成这两个原则。这次行动,保密尤其重要,一旦泄密,后果很难预料。统一步调更为关键,既是联合行动,必须协调一致。倘若任何一方私下搞小动作,那这个事情就根本没法做成。”

见江彬并没有异议,林辛义继续说:“既然两位对我提出的这两个原则表示认同,我想再提几个议项:一是资金配置与调度,一是启动价位与目标价位,再就是启动和撤出的时间安排,最后推举操盘者。”

江彬直言:“在资金配置和调度方面,我认为应该将资金集中起来,统一调度,这样比较容易统一步调,协同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