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欣仪拿着签过字的单子离去,很快,她将李婉钰请进了江彬的办公室。江彬面带微笑,倾听李婉钰的诉说。

“我最近在酝酿一个构想,想在南海商网设立一个实时报道和评价资本市场的版面,当然是收费的。这样,只要能达到可行的订阅数量,网站就能马上赚不少钱。”

开始江彬不太赞同:“像这样的网站现在已经有不少了,和讯、东方财富、中金在线、证券之星……而且大多都是不收费的……”

“那是因为那些网站所提供的资讯实用价值不大,它们格局大,很宏观,但对投资大众具体选股帮助不大。如果你能提供职业机构的投研报告,基金经理的分析文章,或者干脆建立一条和业内人士直接对话的渠道,那效果就不一样了。我想,这对一些资金量大的炒手会有很大吸引力。”李婉钰越说越激情洋溢,脸颊都涨红了。

江彬听出了点味:“婉钰,你想让我做什么?做你的顾问吗?呵呵!”

“不是。”李婉钰顿了顿,又说:“其实阳明投资可以借力媒体,开拓新的业务……”

“婉钰,”江彬打断她的话,“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不必绕弯子。”

这时,李婉钰反而沉默了,不过,她的来意,江彬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你想让我来做这个项目?”

“是的。南海商网背景不强,人脉不通,资金注入断断续续,一直没能打开局面。我曾多次思考解决办法,最后还是觉得和你联手,公司才能走出一条活路。所以……”说到这里,江彬全明白了。李婉钰继续说:“当然,最终投资与否,自有你的考量,我不会勉强你,让你为难。”

“那你有具体的合作方案吗?”

“我的方案就是,只要你能往南海商网再注资1000万,就能拿到五成股权。”

接待完李婉钰,王欣仪问:“江总,你先不是说不会投资南海商网吗?”

江彬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投资当然不会,入主就另当别论了。南海商网在国内B2B电子商务领域有相当影响力,要是运作得好,将来完全可以作为优质资产注入财慧传播。那样的话,财慧传播项目就好做多了。1000万对我不算什么,但可以让财慧传播脱胎换骨。”

事后,江彬将他这个计划向苏震清和陈建年知会一声。反正没让他们花钱,两人均有积极表示。

在和李婉钰进一步的谈判中,双方商定:南海商网证券版面将完全由江彬安排的人运作,李婉钰只需要提供网络空间就可以了。

2006年3月,该项业务正式投向市场。阳明投资将股票数据行情资讯与投资理财,行情分析推荐结合起来,进一步发挥公司投研团队的功能,给用户带来准确的个股分析,行情预测,股票推荐,并给用户承诺一定程度的效果。网站有了准确定位,盈利模式自然也会清晰起来。阳明投资除了通过广告营收,还通过向用户收费进行股票分析和行情预测来盈利。每日向内部会员推荐即将拉升的短线股票,并给出具体的介入时间、价格,出货的时候会给出出货时间、出货价格,全程跟踪到底。完全傻瓜式操作。

2麻烦问题

正式投入南海商网运作,江彬忽然觉得团队缺少一个业内权威,真正懂行而且能以很酷的方式发表评论的人。这时,江彬首先想到了大学同学知名疯子财经作家郭某某。

前年年初,香港金融调查人员逮获了一名谜一般的股票投资者,据称此人仅靠1000港币起家,在短短数月的时间内至少获利数千万港元,此人即郭某某。

调查人员相信郭某某能在股市常胜,主要因为非法获得了可靠的“证券内幕消息”,但当调查人员要求他透露“消息来源”时,此人竟破天荒地声称他是一名来自2800年时间的旅行者,他之所以炒股屡胜,只因为对21世纪初的香港股市涨跌行情了如指掌。

调查人员感到莫名其妙,压根就不相信他的“胡说八道”,谁知,郭某某的疯言疯语进一步升了级。郭某某说他愿意泄露一些“历史性的事实”来换取自己的释放,譬如泄露台湾地区领导人陈水扁“不可为外人道的隐秘之事”或治愈艾滋病的方法等。

调查人员一致认定这个家伙是在编造故事,他要么是一个疯子,要么是一个病态的撒谎家。

后来终因证据不足,郭某某被免于起诉,他的装疯卖傻为他避免一场牢狱之灾。至于此人是否真的非法获取内幕消息,外人无从知晓,也不会有人去关心,人们只知道这人身上充满了传奇色彩。此后不断有出版商向郭某某约稿,他充分发挥他非同寻常的想象力,不到两年出了好几本财经畅销书,名声大噪。

江彬约郭某某谈了这事,孰料,他竟会狮子大开口,张口就要5%的股份。大腕嘛,都是这样的。江彬还得再哄哄他,反复向他解释,他可以得到他要的股份,但应该承担合理的工作,比如每周写两篇关于股市的专栏文章。郭某某说他本来对网络和江彬等人的事业抱有怀疑,可是江彬令他满意地解决了所有问题,现在他很乐意成为一个网络媒体人,并且迫不及待地想加入这个团队把事业做成功。

要5%的股份,是多了点,但江彬觉得值。只要郭某某能经常写稿,南海商网就能让世人大吃一惊,这5%的股份可以换来一个广受市场欢迎的明星作家。事后证明,江彬完全是不成熟的,尤其疯子作家这件事上,他以为光握一次手就解决了。那天以后,再没有见过他,江彬再没有和郭某某说过话,打电话他也不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很奇怪,签合约就是为了违反它,握手也毫无意义,除了传播细菌以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