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伦抱着他在狭长的廊道里,眼神说不出的妩媚生动。她来得太突然,江彬几乎没做任何心理准备。她吻着他,一个悠长精致的吻,吻得他莫名其妙地心跳加剧,半天才恢复正常。

江彬将她抱进他的房间,关上门,然后看着她从袋子里拿出了两瓶杰克丹尼。江彬不太明白她的意思,望着她问:“美伦,你怎么了?过年,你没回家吗?”

“回家?笑死人了!”美伦说她母亲见她最近喝酒太过频繁,所以不准她再喝了,她只有偷偷地喝。她刚才在酒吧喝了不少,但一个人喝酒没意思,就来找他了。

美伦显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但他也无心再跟她重复。他蔼然说:“伯母是对的,你少喝点儿。饮酒作乐,当然没事。伤身,就不好了。”

美伦目光迷离地瞪他一眼:“教训我是不是?比我妈都……呵呵呵呵!喝酒就要尽兴,做人也是一样,随心,随意,怎么想的就怎么来,痛快点儿!”

美伦当时说啤酒喝多了会发胖,喝点红酒就没关系了。江彬点头称是,但后来他发现,她犯了一个原则性的错误,不管是什么酒,它都是酒,你当水一样的喝,就不可能没有关系了。

因为是美伦第一次深夜不请自到,江彬有些受宠若惊。他没有过多的去想这出乎意料的背后还有些什么,就在当时的心境下,他颇为感动地认为那是爱情的魅力。

美伦要他陪她喝,他就喝了。也许是红酒的缘故,入口很舒服,不知不觉他也喝了很多。她一倒就是满满的一杯,一干也是一仰脖。江彬一向颇为反感别人这么喝酒,这种状况像和赌博时的最后孤注一掷有着某种联系。一个女人这么喝酒,除了姿态不雅之外,那肯定还有很多不可告人的初衷。江彬疑惑地望着她,试图夺下她的酒杯,但她神色很不耐烦,带着一股恶的表情,让他只得作罢。

5酒精之罪

美伦这一次的深夜前来直到凌晨五点,天色蒙蒙发亮才算告终。她越喝越来劲,他却越发睡眼朦胧,想到第二天还要去给金主们拜年,就越发不敢再喝了。美伦对此很不快:“你每天睡那么多觉干吗?我昨天看报纸上说,人每天只要睡四个小时就可以了,睡多了反而不好。”

江彬立即还击:“就算现在开始睡觉,八点起床出门办事,我也只能睡三个小时了,还没达到你的最佳睡眠时间。关键是,今天我还有事,我得给公司几个大股东拜年。呵呵……跟你是比不了,你的背后有国资,我那公司还要靠自己募款。”

美伦对此不置可否,但又无话应对,只能任他睡去。可是江彬刚一睡着,她就又来骚扰他,这次是从被子下面伸只手来,先是试探性地摸了摸他的大腿,然后继续深入。江彬朦朦胧胧中感觉有人在碰他,但睡眠袭来也顾不上许多,只能由她去了。谁料她越搞越来劲,紧贴上他的脸吐气如兰,使劲吻他,弄得周边空气澎湃不止。此时江彬只能感叹生理的反应在年轻的时候确实是大,即使身体已经疲惫到了极致,也不甘心放弃哪怕一次雄起的机会。

美伦几乎是把这个当做一项工作来对待,严谨认真,一丝不苟。一时之间,他亢奋得有些不能自已,翻身起来一口气努力了半天。

“你不睡觉了?”美伦在低低的喘息中,突然露齿而笑。

“谁要你惹我的?”

在这一问一答之间,两人唇舌相依,窗外的晨辉微微地透了进来,却也掩不住这满屋的春色。

就在这时,萧美伦翻身又从他身上下来,趴到床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望着他说:“你喝吗?”

江彬摸不准她究竟什么意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她拖过被子来,盖在身上,又倒了一杯,递给他。江彬望着她,她一边望着窗外一边摇晃着杯里的酒,看都不看他一眼。

“你这什么意思?”

美伦回过头来,一脸的无辜:“怎么了?”

“这……这……这刚到一半。你说怎么了?”

美伦听完后,脸上的表情更加无辜了,几乎是以另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情看他:“休息一下怎么了,你开始不是累得要睡觉了吗?”

江彬不确定是她脑中的酒精让她做出这种举动,还是她从内心深处就认为这样的处理合情合理,无可非议。他摸不准她的套路,就像武侠小说中的高手对决一样,突然对方使了一招大象无形,这边顿时慌了手脚。他坐那儿,衣衫不整的呆了半天神,也没摸清,仰脖喝了一杯酒,又倒下去睡了。

这时美伦又伸手过来摸他。他这下可就气大了,一把把她的手推开,她又伸了过来,他再次推开的时候,耳边居然响起她带着怒意的声音:“江彬你这什么意思?”

江彬猛地翻身起来:“美伦……别这样好不好?总是出其不意,我们就不能默契一点吗?”

美伦的脸霎时红了,不是羞涩的红,是愤怒的红:“江彬,你就这样对待女人?还要我默契你。你不是大老板吗?外面多的是女人想默契你,你找她们去!”

美伦快速翻身起来,穿上裤子,准备开门拔脚。这一系列暴风骤雨般的举动把江彬搞蒙了,难道是我错了?她穿裤子的时候眼神恨恨地瞥着他:“行行,你行,算你男人!”

江彬坐在床上,口齿大开,眼神痴呆,对她的愤怒与离去还没来得及做任何表态,就听见门“嘭”的一声关上了。江彬被她彻底搞傻了,他一直想到天大亮都没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6迈向纵深

政治就是冲突、妥协、进步,西方国家政治人物喜欢这样理解。那群政客经常喜欢故意抛出敏感议题,制造冲突,然后政党之间经过一番勾兑协调,最后进步出了成果,好向各自的选民有一个交代。江彬有时觉得,恋爱似乎也是这样一个过程。都说女人喜欢无理取闹,仔细探寻其中究竟,或许她们只是期待人为推动这一进程,冲突、妥协、进步,其实也是生活,很必要的情感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