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苏震清,再回办公室时,江彬看到王欣仪一个人站在窗口默默垂泪,那股哀伤令他隐隐有些心酸。很明显,刚才王欣仪听到了他的谈话。江彬本想上前解释,宽慰,可又不知如何开口。沉吟片刻,江彬觉得她听到了也好,长痛不如短痛,都摊开了,免得以后再生误会。

4一层隔阂

五年前江彬刚认识王欣仪时,她还只是一名念财经专业的大四学生。那一天,江彬的车在一个路口把一个姑娘撞了,还好姑娘伤得不重。江彬送姑娘去医院处理完伤,又送姑娘回家。到了她家,姑娘家境贫寒得让他很吃惊,只有一个奶奶。同时也让江彬对这位始终默默无言、纤柔文静的姑娘产生了巨大的同情和好感。他到附近银行,提了五万块钱现金交给了姑娘。没想到,就在他离开的时候,姑娘扑通跪在了地上……后来他知道了,姑娘叫王欣仪,自幼双亲亡故,是奶奶把她抚养长大的。那次车祸是她有意制造的,目的竟是为了给患糖尿病的奶奶讹一笔看病住院的费用。

过了一段时日,江彬又在一次由熟识的香港商人林信义筹办的“环保概念住宅博览会”上碰到了她,当时江彬作为赞助方应邀出席,王欣仪则临时做了会展模特。

开幕当天,展览会现场超乎寻常的火爆,人山人海,到处都是拥挤的人群。

王欣仪觉得那身衣服实在不合体,穿着难受。所谓的模特装,其实只是几缕少得不能再少的衣料。

“别动,别动,这样子好!哈哈……”一个中年男人发出猥亵的笑声。

王欣仪一慌张,在挪动身体的时候,肩上那根细细的吊带突然滑落下来,立刻露出大半个胸。她顿时惊慌失措,满脸绯红,急忙转过身去,把滑落的吊带拉起来。

“转过去干什么?你这小姐怎么这么不敬业?”那个中年男人的无礼引来一阵骚动。

尽管王欣仪在心里千百遍地痛骂那个男人,却又无可奈何,深深吸了一口气后,继续转过身来,强迫自己挤出一抹笑意。

“还没拍够呢?”那个男人竟然把手伸过来,要拉下王欣仪身上那根刚被拉起来的吊带。

王欣仪早有准备,轻轻一闪,躲开那只脏手。

“这位先生,感谢您对这次会展的支持。在这里,我代表主办方问候您和您的太太。对了,您的太太今天没来吧?”王欣仪强作镇定,把那个男人揶揄了一番。

这个时候,周围传来一阵女人的笑声,那个男人面子挂不住,匆匆走开。

好险!王欣仪暗自庆幸。

可才消停一小会儿,又一个青年男人用DV朝王欣仪身上拍去,拍摄角度越来越猥琐,镜头越来越近,从她的后背、屁股、大腿、小腿转到脸部、胸部、腰部,无一遗漏,并且多次拍、反复拍。

“这位先生,不可以太过分,不然,我就叫保安了!”王欣仪愤然说。

青年男人自觉无趣,转身走了。

江彬暗想:这个姑娘有点意思!刚才发生的事情他都看在了眼里,这个姑娘不屈不挠,不卑不亢,讲原则又不缺智慧,确实不简单!

在会展第二个展览日的晚上,王欣仪被要求出席一个联谊聚餐。

饭局晚上八点开始,会展模特被安排提前入场,江彬破例提前就座,就坐在王欣仪对面。江彬知道这类饭局往往都是是非之地,就怕她会吃亏。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后面的人陆陆续续到齐,大部分是男的,也有几个带着女伴。酒席开始,几位看似相貌斯文、举止文雅的男人不停地劝王欣仪喝酒。一顿饭吃了好几个小时,那几个男人仍不尽兴,又提出要去唱歌,还一定要王欣仪作陪。江彬不好驳人家面子,只得跟着去唱歌。

在包厢内,那帮人先前喝了不少酒,却还要继续喝。因受了酒精激励,他们撕下面具,开始胡言乱语起来。趁着包厢内灯光昏暗又十分吵闹,一个男人竟紧紧贴上王欣仪,借吵闹为由把满口臭气的嘴贴在她耳边说话,阵阵腥臭让她十分厌恶。男人见王欣仪没有躲闪,居然用手绕过她的背后,一点点向她的前胸探索。王欣仪的反抗激起男人更大的兽欲,他抓住了她的双手,身体不断往她身上压,还死死抵住她的双腿,并想拉开她的衣服。乱抓乱扯之下,王欣仪原本单薄的衣服更加凌乱不堪。

“江总,救救我!”王欣仪朝江彬方向大叫一声。

“江总是什么人,怎会管你?”那个男人无所谓地说。

“江总是我的男朋友。”王欣仪大声说。

此话一出,语惊四座,江彬的脸一阵煞白。

“误会!误会!”那个男人赶紧起来,尴尬一笑,就离席而去。

活动很快结束,王欣仪却不肯走,最后只剩下江彬和她两个人。王欣仪伏到了江彬怀中,只顾大哭不止。江彬说了很多安慰她的话,说着说着,就说到要给她在阳明投资安排一个职位。

不久王欣仪成了江彬身边的人,她一身白领丽人打扮,工作干练。王欣仪确实很得力,但是江彬总觉得和她之间有那么一层隔阂,她的眼睛并不光亮,经常失神,也许其间包含有太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5有梦最美

既然这边已经坦白,和美伦那边就不能再模模糊糊的了,江彬决定向她表明自己的感情。

《梦中》——铁的玫瑰情结

我问你邮箱地址的时候

是不是有一丝发抖的颤音

呵呵

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匆匆忙忙挂了电话

坐在电脑前怔怔地呆了半晌

回过神来

我这是在干什么呢

好笑真是好笑

今天的天气不错

有阳光

有闲暇

还有一点心如止水的平静

我现在的举动似乎有些冒昧

这种情绪让我自己时常受困

其实不该是这样的

全是我的原因

这段时间几乎已经习惯了与破晓邂逅

与清晨的清冷擦肩

人变得有些麻木了

可是我又不能自已

活着都是为了好的生活

做投资的尤其应该记住这点

所以我要把心放慢

放下那些红的、绿的纠葛

去想我喜欢想的人或事

于是此刻

我不由自主首先想到了你

生活中的一些东西

都有面纱存在

它们设置重重障碍

我们心有余悸战战兢兢

在所有的是非因果都已经烟消云散的时候

五年前的那次偶遇

恍若仍在梦中

那是梦吗

呵呵

有时觉得

活在梦中真好

有梦最美

希望相随

江彬写下这一首诗,用手机发给了美伦,然后静静等待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