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这两个亿之后,陈建年从事股票投资的信心大增,他准备在这一行做大,让生命再创一次辉煌。他广泛联络以前的各种关系筹集资金,幸运的是他总共筹集到七亿资金,用这笔钱,他成立了一个国内流行的私募基金,并将其命名为“建年基金”。

陈建年的盈利模式主要有两种:一是凭借过去在政府的背景,专在各级政府部门收买内线,靠套内幕消息炒作;二是狙击已上市的公司,先锁定一批经营不佳的上市公司,然后在市场上慢慢收集股票,等筹码收集完成后,再去找主管的政府官员,用包括金钱在内的各种手段将其搞定,让他们公开表态支持其收购行为。到了这个阶段,他进可攻,退可守,既可将公司收购,又可凭借收购公司的烟幕故意将有关消息让权威人士证实,等市场对这家公司充满憧憬而抢购股票时,逐步出货套现。

陈建年的这种运作模式非常成功,到2001年年底,他的七亿资金就增值到了十亿,以后他吸引了更多的机构资金,就连一些在股市上圈到大钱的上市公司也将资金交给他管理,最鼎盛时,他的私募基金膨胀到了二十亿的规模,成为当时叱咤风云的私募基金老总。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陈建年后因过于迷信这种“盈利模式”,完全不顾市场大趋势的牛熊转变,以为只要资金雄厚就能任何时候玩转任何股票。人强,命强,不如形势强,因为形势比人强。如今他大部身家深陷死庄股财慧传播,做庄做成了大股东,不得不放下身段向江彬和苏震清求救。

2不再被动

江彬很不耐烦地拽起了电话:“我说建年老兄,有事不能明天说吗?你看这都半夜几点了……”

“阿彬,我心里装着事,大事,不吐不快!现在就想见你,怎么,我老陈的面子,你不会不给吧?”

江彬干笑一声:“既是陈大老板有约,我怎么敢不遵命呢?”

说完,江彬立马开车到沙海大街上一家叫“琼楼玉宇”的娱乐场所与陈建年会面。那是一座不夜城,愈夜愈热闹。此时早已订不到包间了,江彬和陈建年只得坐到一个临街的角落里。陈建年单刀直入:“那两千万你拿到了吧?”

“对,美伦已经交给我了。你也真是的,直接给我就是了,你让震清去找美伦,绕一大圈,既烦琐又扰民,何必呢?”

陈建年一边喝酒,一边斜着眼睛看他:“不这样,能有现在这个效果?嘿嘿!一个是你最好的朋友,一个是你的红颜知己,我这么费心思拜托他们出面,也是为了表明我请你出山的诚意。”

江彬无奈地笑了笑:“你都这样了,看来,财慧传播那事,我还真得出点力了。”

陈建年直接问:“那你对财慧传播怎么看?”

江彬毫不遮掩:“危险,不,确切地说是危如累卵。”

“真有这么严重?”

“有多严重,你不比我清楚?我先站在一般市场人士的立场上给你分析一下。眼下财慧传播有两个明显特征:一是持股太过集中,二是业绩与股价不匹配。人均持股过高,股东户数持续减少,若是大势还行,这肯定是利好,说明股票受到资金追捧。可在当下,只能说明股票的控盘风险越来越大,见顶转折的可能性极高。至于股票的估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里面水分很大,一家做传统媒体的公司,是什么业务让它有如此之高的利润率?业绩与股价的匹配严重脱离了经营常识,也从一个侧面说明股价处于不正常的状态。当前庄股跳水跳得厉害,有的已渐趋崩溃之势,我看,财慧传播也撑不了太久了。”

“这些我不是不知道。嗨!都怪我当初犯糊涂,做了这个歪庄。”

“陈总,可能你还没有理解我的意思。”稍加思忖,江彬又说:“我不是说你不该做这庄,做庄是私募永恒的盈利模式,你没有错。再说我们国家这个股市,本来就是政策市、资金市,是靠银子堆起来的,你不做庄,我不做庄,大家规规矩矩,这个市场永远都是死水一潭。我只是说,做庄要讲艺术,要讲道理,甚至要讲道义。做庄也有善恶之分,你要能让好的上市公司价值不被埋没,让跟庄的投资大众都能赚钱,就是善庄,倘若纯粹就是操纵股价,那就和偷人钱包一样,是玩不长的。”

陈建年脸一沉:“你的意思是说,我陈建年做庄不善,操弄股价,恶有恶报?”

江彬连连摆手:“你看,又想偏了不是。问题的关键是,你控盘的财慧传播表现太不寻常。近两年来大幅炒作,翻了一番乃至数番。筹码高度集中,成交稀少,暴跌中能水落石出,异常抗跌。连年送股填权,股价看似平稳,实为险峰高耸。圣人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眼下大环境也不好,如果风险和盈利明显不成比例,谁还敢玩这只股票?造成如今这种被动局面,一点都不奇怪。”

江彬这套说法着实令人不太乐观。出人意料的是,陈建年竟两眼放光地说:“不晓得是怎么搞的,原先一提起财慧传播的事我就烦透了,现今我反倒是越挫越勇。阿彬,我觉得我不能再这么被动死扛下去了,我要积极运作,有所作为。是吧?”

“不知陈总有何高招?”江彬有些犯糊涂了。

陈建年两只眼睛从玻璃镜片后面盯住江彬,久久的,眼珠子一动不动。江彬被他盯得发毛,浑身不自在。陈建年才慢吞吞地说:“阿彬,我仔细一琢磨,发现我现在会这么被动,都是因为我的观念不对。过去炒股,我就知道吸筹、拉抬、洗盘,最后拉高出货。都是些过时了的土法子,不能与时俱进,适应当前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