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靶心》

 
  是不是把我假想成靶心
 
  就能随时射中十环
 
  体验满分的愉快
 
  红j党请你们记住
 
  我不是人人喊打的过街小强
 
  我yxl永不言败
 
  “各位同学,接下来,将进入我们这堂课最重要的一个话题——攻塔王帅榜和星塔十二宫。”
 
  红楼二楼的一号视听教室里,扎着公主头,穿着一件纯白色的毛衣,一条浅灰色长裤的苏佑慧,站在讲台上优雅的微笑着。
 
  而在讲台下,第一个守在教室里的乐小莲和沈雪池、张馨茹以及寒秋夜一起坐在了第一排。
 
  乐小莲兴奋的睁大眼睛看着讲台上的苏佑慧,双手一直紧张的握着拳头放在课桌上,仿佛是陶醉在偶像演唱会的忠实fans一般,激动的目光在不停颤抖!
 
  “相信大家在入学前都已经听说过关于星塔的传说,”苏佑慧继续款款地说着,“星塔共有十二层,每一层都以中国古代的十二星宫来命名。分别是——星纪、玄枵、娵訾、降娄、大梁、实沈、鹑首、鹑火、鹑尾、寿星、大火以及析木。”
 
  “星塔的十二宫里,每一宫都会有一位神秘考官驻守。所有攻塔选手的目标就是要通过每一宫考官的考核,最后,谁到达的层数最高,谁就能在这次攻塔中胜出。”
 
  “另外,星盟四校有过一个约定,哪所学校的学生最先到达星塔上面最高的一层——星纪宫,并且通过驻守在这一宫的考官的考核,便能实现她(他)任何的一个愿望,而且她(他)所在的学校也会因此获得额外的殊荣和奖励。”
 
  “请问星塔的十二宫,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在驻守呢?”一个学生高举起手,好奇地问。
 
  “事实上,驻守十二宫的人每年都不相同。而且根据攻塔比赛的‘圣盟之约’,驻守十二宫的考官身份无论如何都不能向外界透露,所以除了参加攻塔的选手以外,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更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一些什么样的考题。”
 
  “苏佑慧学姐,我不太明白。”听见苏佑慧的话,一个女生困惑地站了起来,问道,“既然一切都是迷,那特训班又如何指导我们攻塔呢?”
 
  “呵呵,大家先不要着急。”苏佑慧微笑着回答,并示意让女生坐下。
 
  “攻塔本身就不是为了‘考试’而存在,我们攻塔特训班更加不是为了‘应试’而设立……”
 
  与此同时,一号视听教室隔壁的二号视听教室里,金月夜正坐在讲台上,两条长腿潇洒地轻轻摇晃着,笑呵呵地跟刚才才向自己提问的学生解释。
 
  “虽然不能透露攻塔大赛中曾经出现过的考题,不过万事万物都有既定的规律,所有的考核都是围绕着个人素质的全面评估而进行的。”
 
  “所以,大家可以把自己想象成是勇猛无敌的圣斗士,接下来我们要一起勇闯黄金十二宫!只不过,我们用得不是拳头和腿脚,而是用更高级的武器,那就是——大脑。”
 
  “呵呵呵呵!”
 
  “金月夜学长好帅哦……而且说话超有震撼力的!”
 
  “他上课的方式也很有趣呢!我第一次听课听得这么津津有味!”
 
  “你是看金月夜学长看的津津有味吧!口水都快掉下来了!”
 
  女生的话音刚落,教室里立即响起一阵善意的哄笑声。
 
  苏佑慧听见从隔壁教室传来嘈杂的声响,眉毛有些不耐烦地挑动了一下,转身走下讲台关上了教室的门。
 
  “我们接着刚才的话题……所以说,虽然我们不能知道考题,但是我会帮助大家整理出一套针对全面提高个人能力的资料和训练方法。大家一定要记住,投机取巧是没有用的,要得到回报就一定有付出!所以必须勤动手、多练习,这样才能做到有备无患。”
 
  “嗯!嗯!!太有道理了!!”乐小莲一边认真听着,一边在笔记本上飞快地写写画画,几乎把苏佑慧所说的每一个标点都记录了下来,就差没有给苏佑慧画像了!
 
  “另外,”苏佑慧回到讲台上,神色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从现在起,特训班每两个月都会对各位同学进行一次考试,到攻塔前共计五次。这五次考试也可以算是攻塔大赛的模拟考。”
 
  “而所有考试中没有及格的同学,都会被淘汰出局,离开特训班,并且丧失本届的攻塔资格。”
 
  “只要及格?哈哈哈!那有什么难!苏佑慧学姐,我们怎么说也是各校的精英嘛!”一个男生自信满满地说。
 
  “呵呵……”苏佑慧依然保持着嘴角的微笑,不紧不慢的回答,“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信息。在攻塔大赛的历史上,特训班的毕业生,也就是通过了五次考试的人,两个班最多不过八人,最少的曾出现过一个人也没有,当届的攻塔大赛只好中止。”
 
  “什么?!一个也没有!天啊!特训班的考试真的和传说中的一样是天书吗”
 
  “全校的尖子生都没有办法通过,呜……我好紧张!“
 
  “模拟考……不会就是以前的考题吧?难怪淘汰率那么高!“
 
  和雅林班一样,华礼班听到这样的消息后引起了一阵旋风似的骚动。
 
  “哼,不会是那些老头子故意刁难我们把!”坐在教室中间的萧岩风,身体向后靠在座位上,不耐烦地嘟着嘴喃喃,“他们最好不要浪费我小旋风的时间,否则有他们好看的!!”
 
  “你给我认真点。”文震海缓缓地瞟了他一眼。
 
  “啊,对了!”萧岩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身体突然从座位上坐直了起来,脸颊像变魔术一样开始泛红,兴奋而又羞涩的目光不停地颤动着,“她一定会去参加攻塔吧!那……那不错哦!呵呵呵呵……”
 
  “……”看见萧岩风傻笑的模样,文震海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既然这样,那你就好好努力。如果到时她参加攻塔并且成为了王或帅,一定会看不起你吧。”
 
  “咦?!说……说的也是!”文震海的话就像一粒醒神丸,让萧岩风突然变得清醒了过来!他如梦出醒地抓了抓根根直立的冲天头,“看来这一次我不努力不行了呢……如果她成了王,好歹我也得是个帅才行!保护女王的帅……呵呵……”
 
  “呵呵!”讲台上,金月夜扫视了一遍教室里神态各异的同学们,脸上依然是那种捉摸不定的笑容,可是眼神中却明显多了几分认真和不顾一切,“大家不用担心。虽然我无法保证在座的所有人都能通过特训班的考试。但是我发誓,今年一定要让我们班的同学在攻塔中称王。虽然这对严礼高中的同学来说可能不公平,但是这件事关系到我一辈子的幸福!所以,星高的同学们,让我们一起全力以赴!”
 
  “金月夜学长——你怎么能偏心啦!!”
 
  “呜……金月夜学长支持星高的学生,那李哲羽学长一定会支持我们严礼的!”
 
  “啊啊啊啊啊!金月夜学长!我一定会为了你加油的!”
 
  在华礼班同学又一次激动的尖叫声中,第一堂特训课终于画上了句号。
 
  “金月夜……刚才上课的时候你是在故意给我捣乱吗?!干吗让你们班的学生吵得这么厉害?!”
 
  特训班下课后,淡淡的金色阳光铺洒在空无一人的走廊,苏佑慧和金月夜就像是两尊雕像般面对面地站着,苏佑慧气鼓鼓地瞪着金月夜,可金月夜却仿佛在欣赏一幅可爱的画一般,只是微笑的望着她。
 
  “呵呵呵!佑慧妹妹,那要怪只能怪我上课的效果太好!我说过,这次比赛无论如何我都要星高的学生称王!我一定要赢得我们三个人pk的胜利!”
 
  “可是你们星高的头号种子选手江朔流现在正在被家里人关禁闭,恐怕你要失望了哦!”苏佑慧说着,把头转向了一边,躲过了金月夜炙热如火的目光。
 
  “嗯——这的确是让我有些头疼的事情呢!”金月夜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却又不以为然地望着天花板,可是很快他的脸上便露出一个自信而闪亮的笑容,“不过,世事都是‘祸兮福所倚’。我想,他是不会让我失望的。不过,佑慧妹妹,难道你真的希望我输掉pk吗?呵呵呵呵……”
 
  “金,金月夜……你这个大混蛋!”
 
  告别了沈雪池、寒秋夜他们,乐小莲独自留在教室里忙着整理笔记。她还意犹未尽得沉浸在听苏佑慧上课的兴奋中,脸上挂着欣喜的微笑!突然,“啪”的一声,她的胳膊不小心把自己的笔袋撞到了地上。她弯下腰捡起笔袋,正想继续低下头钻研笔记,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于是便皱了皱眉头,却惊讶地发现,笔袋里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出了一张纸条!
 
  乐小莲飞快地拿出纸条,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行气势汹汹的黑色大字——
 
  如果你的胆量不只是用在男生身上,放学后白岭银河见!
 
  乐小莲瞪大了眼睛再仔仔细细地把字条看了一遍,眼神猛然一凛!
 
  纸条的右下方赫然一个大大的红“j”!
 
  又是这个“红j”在捣鬼!这个从头至尾都在暗地里恶整我的红j,现在终于自己浮出水面,还向我提出了正面的挑战!“啪!”
 
  想到这里,乐小莲重重地合上了笔记本,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今天就让我乐小莲来揭穿“红j”的真面目,想怎样,就尽管放马过来吧!哼!我才不会因为被你们欺负而退缩呢!
 
  想到这里,她攥紧了纸条,猛地站了起来,大步流星地冲出了教室!
 
  嗒嗒嗒!嗒嗒嗒!
 
  德雅高中教学楼通往白岭的小路上,背着书包的乐小莲飞快绕过挡在前面的同学们,像脚踩风火轮的哪吒一样,飞快地往前冲去!
 
  由于德雅是距离白岭最近的高中,很快,银河的轮廓在她的视野里渐渐清晰。
 
  夕阳已经一点一点地落入了遥远的地平线,水面没有了银色波纹的晃动,银河四周静悄悄的,安静得让人心里发慌,就像是水底藏着一只会随时苏醒的怪兽,透出阵阵危险的气息。
 
  一个人也没有?!这个红j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乐小莲困惑地皱着眉头朝远处张望,正想继续往前奔跑,却像撞击在篮板上的篮球似的,重重地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反弹力让她接连向后退了好几步,最后几乎一屁股在地上跌坐了下来!
 
  “啊呀!这不是大名鼎鼎的乐小莲吗?真是荣幸,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你!”
 
  一个有些尖利的声音像刺一般扎进了乐小莲的耳朵里,乐小莲一愣,发现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在特训班的开班典礼上,和郁含烟一起竭力反对自己加入特训班,并对自己冷嘲热讽的女生——岳凌萱!不仅如此,在岳凌萱校徽的旁边,还别着一个红色字母“j”的徽章!
 
  和她站在一起的,还有其他几个穿着不同颜色校服的女生,她们胸口前的校徽旁边也和岳凌萱一样有一个红“j”徽章,只不过比岳凌萱的稍小一些。而被众女生们如女王般簇拥在中间的那个长发齐腰,如洋娃娃一般可爱的大眼睛女生——岳林高中学生会长郁含烟,校服上衣上的那个红“j”则尤其光鲜耀眼,尺寸也是这群女生众最大的……
 
  红“j”……看来前阵子一直给我捣乱的家伙并不是一个人,而是眼前的这一群人啊!乐小莲恍然大悟,可是随即又陷入了深深的困惑之中……究竟是为什么……郁含烟学姐一直就很针对我,可是我并不认识她啊……
 
  呼啦啦啦啦——
 
  一瞬间,乐小莲被众女生们团团围住。看着她们一个个气势汹汹,恨不得一口吃了自己的模样,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可是立刻被身后的女生一把推了回来。
 
  “哼,怎么了?不说话?”看见乐小莲露出有些紧张的神色,岳凌萱环起手臂冷笑一声,然后扬起下巴,不以为然地看向乐小莲,“哈哈哈哈!有德雅和星高的两大天王给你撑腰,还有天才少女做朋友!我还以为你早忘了‘害怕‘是什么滋味呢!真可笑!”
 
  德雅和星高的两大天王?……她指的是寒秋夜学长吗?还有谁?……难道是……江朔流?江朔流给我撑腰?!……这怎么可能?……
 
  岳凌萱的话让乐小莲有些摸不着头脑。她深吸一口气,振作了一下精神,直视着岳凌萱:“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没有的话,请让开!我要回去了!”
 
  “怎么?想走?”不等乐小莲把话说完,岳凌萱便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转头和旁边的女生交换了一个眼神。那个女生会意地点点头,一把拽下了乐小莲的书包。
 
  “啊,你们干什么,还给我!”乐小莲着急地一声大叫,伸手去抢,谁知那个女生飞快地又把书包扔给了对面一个大块头女生。
 
  “不要!住手!住手——”
 
  书包就像是变成了一个篮球在乐小莲的头上飞来飞去,可她就是抓不到。几个女生还猖狂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看她的样子,这么蠢真不知道怎么勾引男人的!”
 
  “今天非要好好教训这个臭丫头不可!”
 
  “对!绝对不要放过她!”
 
  ……
 
  而此时,银河旁边的一片樟树林里,江朔流正和文震海、萧岩风一起往宿舍走去。当银河边传来一阵喧哗声,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却惊讶地看到,一群女生围攻的对象竟然是乐小莲!
 
  江朔流一愣,立刻沉下脸,扭头就要往女生们的方向走去。文震海却抢先一步,用手臂死死摁住了他的肩膀!
 
  “海,放开我!”江朔流怒喝道。
 
  “对不起,流,这次就当作是我对你的不敬。但是,不要忘记你自己的身份!你已经替乐小莲顶下了‘音频事件’,你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吗?而且现在正在被监禁,忘记江老爷子为了你现在的处境吗?!”
 
  “……”文震海的话像一大桶冰水,吧江朔流从头到脚浇了一遍!他瞪大眼睛,望着已经满头大汗的乐小莲,心疼和愤怒就像两团乌云在他的眼中击撞和翻滚着!
 
  “咦?这……这……”看见这一幕的萧岩风,惊讶得眼睛瞪得比橙子还大!他看看乐小莲又看见江朔流,不敢相信地问,“流,你不会是对那个笨女人……这怎么可能?……”
 
  萧岩风正想继续问,可是到了嘴边的话被文震海给瞪了回去。
 
  江朔流沉默了片刻,最终低下头,像泄气的气球一样长吐了一大口气,冷静了下来。
 
  文震海如释重负地轻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作为你在监禁期间的监护人,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我也难逃其咎。所以,请你让我这段时间能过得轻松一点。”
 
  “嗯,我明白。”江朔流沉重地点了点头。
 
  叮铃铃!叮铃铃!
 
  正当郁含烟兴致勃勃地看着眼前的“好戏”时,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在她的书包里响起。
 
  她有些不耐烦地从书包里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原本怒气冲冲的双眼就像插上电源的灯泡,突然变得锃亮起来!
 
  “喂?我是小烟!”郁含烟有些兴奋地摁下通话键,像一个看见糖果的小天使一样开心地说。
 
  “你现在在干什么?!”而电话的另一头,江朔流背靠着一课樟树,强忍着心底汹涌的怒气,尽量平静地说着,“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欺负乐小莲吗?现在马上放她走!”
 
  “呜——我不要!最近你都难得给我打电话,可是一打电话过来就说她的事情!我才不要听!”郁含烟像任性的小公主一般鼓起了她那像红苹果似的腮帮子,用力把头扭向了一边。
 
  看见郁含烟奇怪的反应,岳凌萱和其他的女生们都惊讶地停止了动作,面面相觑。乐小莲也困惑地望着她。
 
  “呼……”听见郁含烟任性的话,樟树林里的江朔流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那要怎么样你才能放过乐小莲呢?”
 
  “呜……这一次圣诞节,我要你像以前那样带我出去玩!而且只准陪着我!”说到这里,郁含烟的眼角突然贼光一闪,冲着乐小莲露出一个坏笑。
 
  听见郁含烟的话,江朔流陷入了一阵沉默,棒球帽的帽檐遮挡住了他的眼睛,让站在他旁边的文震海和萧岩风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却清楚地感觉到一阵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抑郁气息。
 
  “好。”
 
  “咦?你真的答应——”
 
  啪嗒。
 
  “……”
 
  听见手机里传来一阵忙音,郁含烟气呼呼地鼓起腮帮子,但还是掩饰不住心底的喜悦。她好心情地朝岳凌萱挥挥手:“好了好了,今天就放过她吧!”说完,雀跃地一个人往前面走去。
 
  “啊!郁……郁公主……”
 
  岳凌萱不明所以地望着判若两人的郁含烟,然后无奈地回头,恨恨地瞪了乐小莲一眼:“哼!今天算你走运!”
 
  说着,招呼那些女生回答她的身边。就在她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岳凌萱忽然勾起嘴角,打开乐小莲书包的拉链,底朝天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太过分了!”乐小莲浑身颤抖地望着自己的书包散落了一地,刚想要上前阻止……
 
  “啪嗒!”就在这时,一个便当盒掉在了地上。
 
  “哟哟哟!书包里还藏着便当啊!不知道这次想勾引的目标又是谁呢?!手段这么高,干脆也让我们学习学习吧!”
 
  岳凌萱一边说着,一边夺过了地上的便当盒。
 
  而郁含烟也站定了脚步,站在不远处默不作声,仿佛在等待观看被关在笼子里的小仓鼠那可笑的表演。
 
  “还给我!”
 
  “哼!”看见乐小莲紧张的模样,岳凌萱鄙夷地笑了笑,“真是恶心!不但做便当,而且还在便当盒上画一对天使的翅膀做印记,好让别人记住你!可笑,你以为自己是天使吗?!”
 
  “哈哈哈哈!天使?!我看她是‘田虱’还差不多!”
 
  “受不了,她难道从来不照镜子吗?就她那模样居然也敢称呼自己是天使?!”
 
  “脸皮真实厚得能种地了!”
 
  听见岳凌萱的话,女生们纷纷哄笑起来。可是一直默不作声的郁含烟却突然皱了皱眉头,转头看着岳凌萱。
 
  “天使翅膀?……凌萱,把那个便当盒拿给我看一下。”
 
  “是的,郁公主。”岳凌萱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突然变得毕恭毕敬起来,转身把便当盒递给了郁含烟。
 
  郁含烟拿过便当盒,仔细看了看画在便当盒盖子上的天使翅膀,突然,她那双黑曜石一般美丽的眼睛飞快地瞪大,浑身仿佛都因为震惊而不停颤抖起来!霎那间,泪水就像开闸的洪水从她的眼底一涌而上,淹没了她的眼眶!
 
  看见郁含烟奇怪的反应,乐小莲有些困惑地微微皱起了眉头。
 
  难道……难道郁含烟知道这个“天使”究竟是谁吗?……
 
  “郁……郁公主……”岳凌萱既困惑又担心地走上前,想要去安慰她。
 
  “走开!”郁含烟似乎已经气愤得失去理智了,她一把推开岳凌萱,气急败坏地瞪着乐小莲,眼泪就像两行瀑布一样挂在她涨得通红的脸颊上,“乐小莲!!在这个世界上,我郁含烟最最最最最最讨厌的人就是你——大笨蛋!!你们全都是大笨蛋!!”
 
  说完,郁含烟像扔手榴弹一般把手中的便当盒重重地砸了出去!便当盒不偏不倚地砸在了乐小莲的手臂上,最后坠落在地发出一声闷响。
 
  乐小莲揉了揉生痛的手臂,再也无法克制不住心底的怒气!她愤怒地看着郁含烟大声说:“郁含烟学姐,我不太清楚自己犯了什么过错让你不高兴。可是你们这样做实在太过分了,你们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
 
  啪!
 
  不等乐小莲说完,一记响亮的巴掌突然在她的脸颊上拍响!乐小莲的脑袋重重地偏向了一边。
 
  “哼!你不要太得意!我一定会保护他!绝对不会让你毁了他的!”郁含烟气急败坏地瞪着乐小莲,气冲冲地大吼!
 
  “没错!”先是有些吃惊,可是很快便因为郁含烟的气势而越发嚣张的岳凌萱得意地看着乐小莲,“乐小莲,你该不会真的把自己当成一个人物了吧?不过是个靠男生帮你撑腰的不要脸的女生而已!居然敢跟我们郁公主讨价还价!”
 
  “呜——哼!!我讨厌你们!!我恨你们!”郁含烟怨恨地瞪着乐小莲,转身便像发飙的兔子一样飞快地跑远了。
 
  “郁公主!!”看见郁含烟离开,岳凌萱愤愤不平地瞥了乐小莲一眼,转身吧地上的书本全都踢到了河里。
 
  “啊啊啊——我的书!我的笔记!”
 
  乐小莲惊讶地看着这一幕,想要阻止,却被两个高大的女生死死地架着,动弹不得。最后岳凌萱把她的书包用力一甩,书包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扑通一声也掉进了河里。
 
  “那是小乐妈妈给我买的书包——”
 
  乐小莲一声惨叫,用尽全身的力气挣脱了女生的钳制,仿佛连考虑的时间都没有就扑通一声跳进了银河!
 
  可是,十几秒过后……
 
  “天啊!她根本不会游泳!”
 
  一个女生的大叫让所有惊呆了的女生如梦初醒,可是她们全像石化了一般,愣愣地站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像是风一般冲到了银河边,奋不顾身地跳了进去。
 
  “流?!”
 
  郁含烟似乎完全没有料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个样子。她惊讶地瞪大眼睛不顾一切跳进水里的江朔流,望着飞溅起来的巨大水花,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人重重地刺了一刀。
 
  “你就这么在乎她吗?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她的嘴唇颤抖着,发出几乎歇斯底里的大叫。突然趁大家不注意,也一个纵身跳进了银河。
 
  郁含烟的举动,让岸边所有人都呆住了!
 
  “混蛋!你这是干什么!”
 
  银河的水深不见底,可是泛着阵阵逼人的寒气,很快江朔流的嘴唇就变得乌青。他一边用力勾住已经陷入昏迷的乐小莲的脖子,一边朝不停地在水面上扑打着水花的郁含烟大吼。
 
  郁含烟的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水珠,哽咽着大声哭道:“流!我也落水了,现在你是救她,还是救我!”
 
  江朔流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一句话,带着乐小莲奋力地往岸边游去。
 
  “你!你竟然为了这个丫头……就算我被淹死了,你都不看一眼吗?”冰冷的水滴顺着郁含烟的头发往下滑落,什么千金小姐的形象,高高在上的气度都已经不复存在,她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就快爆炸了。
 
  “烟!别再装了,我没记错的话,你初中时就是星华市的游泳冠军。”
 
  突然,江朔流波澜不惊的声音传进了郁含烟的耳朵。她浑身一震,狂怒的表情定格在了脸上,眼睁睁地看着江朔流带着乐小莲游远了。
 
  “郁公主!”
 
  岳凌萱看到自己游回岸边的郁含烟,这才从石化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殷勤地拿着一件外套冲向她。但是郁含烟完全把她当成空气,直勾勾地瞪着一直抱着乐小莲的江朔流,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
 
  “流!你真的要维护她,难道她害你还害得不够惨吗?”
 
  “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听见郁含烟的话,江朔流面无表情地回答,声音冷得就像北极的冰川,“还有,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麻烦让开。”
 
  旁边的“红j党”看见这一幕,脑袋里似乎已经一片空白,傻傻地望着漩涡中心的三个人。
 
  “我不要!”郁含烟不服气喊道,张开双手挡在江朔流面前,“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了,我就让你走。”
 
  “……”江朔流抬起头,一语不发地望着她。
 
  “如果,如果我不会游泳,刚才你会救谁?”郁含烟的大眼睛里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但她强忍着不让它们滴落,只是一动不动地望着江朔流,等待着最后的答案。
 
  ……
 
  “我会救乐小莲。”江朔流看着郁含烟,平静而又肯定地回答。
 
  “……”郁含烟一下子怔住了,不敢相信似的瞪大了眼睛。一瞬间,一滴大大的泪珠顺着眼眶滑落了下来。
 
  “小烟,对不起。可是一个人的心里只有一个最重要的位置,而那个位置上也只能有一个人。”
 
  江朔流说着,低头看了看仿佛沉睡的乐小莲,“这一次,幸好她没有大碍,否则我永远不会原谅你。”说完,他抱着乐小莲,一步一步地离开了郁含烟绝望的视线。
 
  “烟,你这次真的做的过分了。”就在这时,匆匆赶到的文震海站在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的郁含烟身边,沉重地说。
 
  “可是,海,你看到了吗?那个人还是以前的江朔流吗?那个女人会毁了他!他会让江朔流消失的!”郁含烟望着已经变得模糊不清的江朔流的背影,带着哭腔说道。
 
  “虽然我并不赞同你的做法,可是……”文震海垂下眼帘,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凝重神色,“我同意你的话……再这样下去,乐小莲确实会毁了流……”
 
  乐小莲艰难地呼吸着,脑袋里昏昏沉沉的。好奇怪,是谁这样轻轻的……好像是捧着玻璃一样小心翼翼地抱着我呢?
 
  到底是谁?
 
  她想睁开眼睛,但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银河里的水带走了似的。所以她只看见一个微亮的银色光晕在自己的眼前晃动,形状就像是天使的翅膀!
 
  原来是“他”!
 
  乐小莲在心里轻轻地对自己说道,嘴角浮现出一个甜蜜而又安心的微笑。
 
  啊……放心了!眼皮好沉,就让我再睡一会儿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乐小莲再度醒来的时候,周围已是一片干净的白色。
 
  “小莲,这里是医务室,你还好吧?”
 
  一个温柔的声音仿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像是神奇的咒语一般唤醒了她昏昏沉沉的意识。
 
  啊,想起来了,刚才自己不顾一切地跳入了银河,却忘记了根本不会游泳,差点就小命不保了……对了,天使翅膀!刚才是她的天使从天而降,救了自己!对了,天使!刚才和我说话的人,是天使吗?!
 
  想到这里,乐小莲迫不及待地抬起头,努力张开自己的眼睛……在她的视线中渐渐清晰的,果然是一张如同天使般带给她温柔关怀的脸庞!
 
  寒秋夜学长?!
 
  乐小莲只觉得一阵心潮澎湃,眼神中不停闪烁着感激而又欣喜的光芒。
 
  原来我的天使真的是寒秋夜学长……谜底终于揭晓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望着寒秋夜关切的目光,乐小莲却有些困惑地在心中喃喃自语着。
 
  奇怪,那个像是漂浮在一片柔软羽毛上的怀抱……现在回忆起来,为什么会像是一个遥远的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