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

 
  梦想中的告白
 
  发生在浪漫的地点
 
  和喜欢的人交换悸动的目光
 
  可是为什么
 
  带来告白的他
 
  却偏偏是最不可能的人
 
  乒乒乓乓——乒乒乓乓——
 
  寂静的夜空里,无数像宝石一般镶嵌在天幕中的星星,纷纷好奇地着眨眼睛,洒下一片银色的光晕。而他们注视的方向——晓梅花园12号2101室里正不断响起一阵阵独特的锅碗瓢鹏“交响曲”。
 
  乐小莲独自一人站在偌大而且显得异常干净的厨房里,系着用报纸做成的围裙,不停地维着灶台大专。从紧闭的厨房门外,时不时传来江朔流不耐烦的叫喊声。
 
  “小可乐!好了吗?你到底在里面做什么?!快点出来啦!”
 
  听见江朔流的声音,乐小莲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头,深吸一口气。
 
  这个家伙真是的,刚才还像只受伤的小猫现在却像只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就不能安静一会儿吗?!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拉!你看一会儿电视,我还要一点时间!”
 
  “小可乐!你不要在里面偷懒哦!别以为门关上了我就看不见!”
 
  “混蛋时荀!你向我用擀面杖敲扁你的头吗?!”江朔流的话就像炮竹一样炸得乐小莲头发都竖起来了!她举着手中的擀面杖气冲冲地对着厨房门使劲挥舞了几下,大声嚷嚷道,“马上给我闭嘴啦!可恶!”
 
  信不信我给你点厉害看看!
 
  砰——
 
  乐小莲拿起擀面杖,气鼓鼓地砸在了案板中央一团雪白的面团上。
 
  人善被人欺!这句话一点都没有错!一听说今天是这个家伙十六岁生日,就无比善良地决定做一份饼干送给他作为生日礼物!早知道他这么没心没肺……不,其实我早就已经知道了!可是为什么一触及他那张灿烂的笑脸或者可怜兮兮的眼神,就会觉得浑身无力,对他的非分要求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了呢?!
 
  克星!这家伙一定是我的克星!
 
  乐小莲想着,紧紧的握着擀面杖。把眼前雪白的面团想象成是江朔流的脸,气急败坏地一下一下狠狠地捶打着!
 
  砰!砰!砰——
 
  此时昏暗的客厅里,江朔流朝着厨房的方向绽开了一个坏坏的笑脸。然后他呼出一口气,沉默地盘腿坐在沙发上,仰起头枕着高高的靠背,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天花板……
 
  水晶灯得倒影像是水中的涟漪一圈一圈地荡漾开来,他的耳畔回响着一声声从厨房里传来的热火朝天的忙碌响声,思绪渐渐地飘向远方……
 
  “小风!生日快乐!这是爸爸和妈妈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你一定要快快的长大哦!”
 
  那是一个春日暖暖的下午,一个精致的小花园里,萧岩风和他的父母以及他的好朋友江朔流、文震海围坐在一个白色的小圆桌前,为他庆祝六岁的生日。
 
  “老妈!上星期我跟你说要准备最好吃的巧克力生日蛋糕!今天有没有啊?!”小风开心地抱着自己的父母送给他的大礼包,兴冲冲地问。
 
  “有有有!”美丽的萧妈妈笑呵呵地赶紧从厨房拿来一个精致的蛋糕盒,摆放在白色小小圆桌的中间。
 
  坐在一旁的文震海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屑的看着萧岩风。
 
  “男子汉居然像女人一样爱吃巧克力……”
 
  “关、关你什么事情啊?!”萧岩风涨红了脸,不服气地吸了一下鼻涕,“又没有规定巧克力只有女人可以吃!”
 
  “好了好了,小朋友不可以吵架哦!来,小流,小海,我们起来给小风唱生日歌吧!”
 
  “流!海!你们两个要大声地唱!因为今天起,我就六岁了!”
 
  “哼,六岁的小毛孩。”
 
  “喂!海你说什么?!”
 
  “哈哈哈哈!”
 
  ……
 
  “爷爷……”生日派对结束后,江朔流和江老爷子一起坐在回家的专车上面,江朔流忍不住回头看着江老爷子问,“小流也想像小风一样,和爸爸妈妈一起过生日!”
 
  “孩子,你要记住,”江老爷子叹了一口气,伸出一只手慈爱地抚摸了一下江朔流柔软的头发,“你和小风、小海是不一样的,你的每一个生日都有爷爷陪着你。”
 
  “那你还会送我生日礼物吗?”
 
  “呵呵呵,会的。”
 
  “会唱生日歌吗?”
 
  “嗯!唱生日歌!呵呵!”
 
  “那,我还要对蜡烛许愿!”
 
  “好!小流是乖孩子,你许下的愿望都会实现,你一定会有一个快乐的生日……”
 
  ……
 
  “哎哟!真是的,我们为什么非要来给这个小家伙过生日不可啊!因为他那个行为偏差的爸爸,还得我们江家丢尽了脸!这个小家伙将来也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不是!他们俩夫妻个个都做出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情!这孩子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嘛!”
 
  “我看爸爸也是老糊涂了!居然总把这个血统低贱的小孩子带在身边,还如珍似宝!让我看着就恶心!”
 
  豪华的大厅里,十几个盛装的男男女女端着盛满红酒的高级水晶杯,一边尖刻地议论纷纷,一边将目光冷冷地瞟向站在餐厅中间,一个身穿精致黑色小礼服,仅仅只有六岁的小男孩——江朔流。
 
  江朔流低头站在那里,听着周围大人们的议论,不发一语。此时大厅里明明站满了人,可是对于小朔流来说,却仿佛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一样孤独和寒冷。
 
  终于,他紧紧咬住嘴唇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呜咽,手中的糕点啪的一声掉落在地毯上。迎着所有冷硬而鄙夷的目光,他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朝二楼的书房狂奔而去!
 
  “呜呜呜!爷爷!爷爷!”小朔流推开书房的门,朝正背对自己,默默地坐在书桌后的老爷子大声哭诉着,“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我?!我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说我是低贱的小孩?我的爸爸和妈妈是坏人吗?!”
 
  “小流!你一直很乖……”听见江朔流的哭声,老爷子转过身先是有些震惊,开始渐渐他的神情黯淡下来,整个人仿佛苍老了许多,独自对着书桌上的一个相框叹了一口气,“但是,答应爷爷一件事情……”
 
  “以后不要在爷爷面前提起你的爸爸妈妈了……”
 
  江朔流愣了愣,似乎老爷子前所未有的表情中得到了答案。小小的心脏似乎在一瞬间支离破碎了,他哽咽着大声地一遍一遍哭道。
 
  “呜呜呜!爷爷!对不起!小流知道错了!爸爸和妈妈都是坏人!我再也没有爸爸妈妈……小流以后只做爷爷的好孩子!听爷爷的话!小流以后再也不要过生日了!”
 
  “……小流……”
 
  悲伤和愤怒就像是一把利剑,仿佛能划破时空一般,从那间古朴而精致的书房一只穿梭到2101室光线幽暗的客厅里。
 
  生日这一天是所有孩子最期待最兴奋的日子,可是却成为自己最排斥的一天……自从那一天起,就再没有生日蜡烛温馨摇曳的烛光,没有充满快乐的生日歌!只有自己曾经对爷爷许下的最冰冷的誓言。而今天,为了不让爷爷伤心,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回家参加生日宴会,没想到还是和几个堂兄弟以打架收场。
 
  咔嚓——
 
  突然,从厨房门口传来的一声脆响打断了江朔流的沉思。
 
  他抬起头循声望去,四周黑压压一片,从厨房里飘出来的一阵香甜顿时让他感觉沉甸甸的心情变得轻盈了许多。
 
  “喂,笨蛋时荀,‘惊喜’就快要闪亮登场了哦!”厨房里传来了笑脸的问话声,声音里透着一丝小小的得意!
 
  听见乐小莲的话,一个明晃晃的灯泡倏地在江朔流的头顶一闪!他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悄悄咧开了嘴角朝厨房门口看了一眼,然后踮着脚尖迅速走到沙发旁边的窗帘后,最后用蓝色窗帘悄悄挡住自己的身体……
 
  见客厅没有丝毫回响,乐小莲从厨房的门缝里伸出脑袋,朝客厅探了出去,眼睛滴溜溜地环顾了一周,却没有发现江朔流的身影!
 
  咦?居然一声不吭就人间蒸发了!那家伙到底跑哪里去了呢……该不会是一个人在客厅里等得不耐烦,出去闲逛了吧……呼……真是太过分了!亏我还特意为了他做自己最拿手的饼干……
 
  乐小莲有些扫兴的嘟起嘴,正准备走出厨房时,突然,她眼睛一亮!
 
  咦?沙发旁的窗帘下怎么会露出一只拖鞋的边角?难道说……
 
  “嘿嘿……”明白了怎么回事情,乐小莲顿时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表情。她轻吸一口气,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再次往四周环顾一下,最后沮丧地谈了一口大气,大声说,“唉!也不知道那家伙哪里去了!既然这样,我就把东西放在厨房,自己回学校去算了。”
 
  “什么……这就要回学校?这家伙对待朋友也太差劲了吧!”听见乐小莲的话,躲在窗帘后的江朔流眉头一皱,手紧紧地拽住了窗帘。他侧着耳朵听了听,发觉的客厅里真的一丝声响都没有……糟糕!难道她真的跑掉了?!
 
  想到这里,江朔流再也按捺不住,一边大喊着,一边拉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窗帘!
 
  “小可……哇啊!”
 
  可是江朔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用力掀开窗帘,呈现在他面前的不是那个黑洞洞的客厅,却是一团耀眼而明媚的光!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江朔流下了一跳,而当他正处于半回神状态时,那团光亮渐渐下降,从光亮后面露出了乐小莲灿烂而又有些得意的笑脸!
 
  “嘻嘻!大笨蛋生日快乐!”
 
  “咦?”听见乐小莲的话,江朔流愣了愣,他低下头朝刚才的那团光亮看了过去,发觉原来是一支放置在盘子中间的红色蜡烛,而在缓缓燃烧的蜡烛周围,是十六块做成蜡烛形状的饼干!
 
  “这是……”
 
  “生日饼干啊!”看见江朔流一脸茫然,乐小莲笑着解释,“现在时间太晚,蛋糕店早就打烊了,所以我就帮你做了十六块饼干来代替蛋糕!不过……嘿嘿,我乐小莲做的金牌饼干绝对比生日饼干还要好吃一千倍哦!”
 
  “生日饼干……”
 
  “是啦是啦!”江朔流望着托盘里的饼干直发愣,乐小莲伸出一只手推了推他的后背,像是赶鸭子似的把他往沙发上面赶,“好了,现在你给我乖乖地坐下来!接下来呢,将有乐小莲亲自为你主持十六岁生日盛会!”
 
  “……”
 
  江朔流仍然没有回过神,却已经被乐小莲一巴掌压在了沙发上。
 
  只见她麻利的把手中的盘子放在沙发前的小茶几中央,然后在江朔流的旁边坐了下来。
 
  “好了,现在是晚上9点16分37秒,本主持宣布!星华高中高一学生时荀——十六岁生日宴会现在开始!为了表示庆祝,接下来请我们的寿星跟我一起唱生日歌!”
 
  “咦?唱——唱生日歌?”听见乐小莲口中与自己绝缘很久的字眼,江朔流一愣,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僵硬,然而绯红的色彩却悄悄的蔓延开来!
 
  他转过头,别扭的用后脑勺对着乐小莲,生出一只手有些僵硬的朝她用力摆了摆。
 
  “不……不用了啦!小孩子的把戏!唱生日歌……很幼稚耶!”
 
  “你说什么呢!过生日不唱生日歌,那算是过生日吗?”乐小莲一巴掌拍在江朔流的后脑勺上,不容置疑的大声说,“快点给我过来唱!”
 
  “……”
 
  乐小莲简简单单的话,却让江朔流有些羞涩的目光轻轻地闪烁着,充满了期待而又激动的光芒!而乐小莲已经自顾自的一边拍着手一边大声唱了起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时荀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啪啪啪啪!
 
  一曲终了,乐小莲笑嘻嘻的用力拍了拍手!可当她看见江朔流依然还是硬邦邦的后脑勺对着自己,便抬手毫不客气的凑近他,大声说。
 
  “时荀!生日快乐!”
 
  呵呵!这家伙只顾扭着头看向一旁……该不会是害羞了吧?或者感动到痛哭流涕了?哈哈哈,真期待他现在的表情呢!
 
  “你唱歌……很难听耶!”
 
  谁知,得意洋洋的乐小莲耳边却传来一句慢吞吞的话。
 
  “什么?!”听见江朔流的话,本来还一脸笑容的乐小莲几乎气得鼻血如泉涌了!
 
  这家伙!要不是今天他过生日,真想把他好好地修理一顿!他“感恩”的方式还真是不可爱啊!
 
  算了算了,苏佑慧学姐说过,“大女人不跟小男子计较”!看在他已经浑身是伤的份上,今天就放过他吧!
 
  乐小莲想着,猛吸了一口气,拼命抑制住像热气球一样腾空升起的拳头,用力挤出一个看上去有写扭曲的“温柔微笑”。
 
  “哦呵呵呵呵!不管怎么样,生日歌结束以后寿星该对着蜡烛许愿了!时荀,快点把头转过来吧!”
 
  “我才不许愿呢,只有笨女人才会相信对着生日蜡烛许愿会灵验!”
 
  “时荀——”乐小莲有些忍无可忍了,一团黑云夹杂着电闪雷鸣在他的额头不停翻滚着,“你难道没有听过一个传说吗?每一根生日蜡烛其实都是一个精灵,如果你对它不恭敬,将来你的任何心愿都不会实现哦!”
 
  听见乐小莲“咬牙切齿”地说着幼稚不堪的忠告,江朔流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双手交叠着垫在脑后,突然眯起眼睛勾起嘴角朝她笑了笑,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五个大字“鬼才信你咧”!
 
  “你——”此时,愤怒的青筋已经在乐小莲的额头上突突地跳动了,她顽强地用自己仅存的最后一点毅力支撑着脸上僵硬的笑容,声音干涩地说,“时荀,你想想看,许一个愿,对自己并没有坏处。与其冒险被诅咒,还不如许愿呢,是不是?”
 
  “嗯,说的也是……”江朔流闭着眼睛想了想,像被难缠的推销员说服的大客人一样,总算“很给面子”的点了点头,他凝视着乐小莲急切的脸庞,目光突然闪烁了一下,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慢条斯理地说道,“……不过小可乐,虽然你今天表现得这么好,可是不会因为这样就取消‘阿绿’的合约,你不要以为本少爷会因为一首难听的生日歌而感动哦!你那招对我没用的啦!”
 
  “什么?!你这个小人!去死吧!”
 
  江朔流话音刚落,耳边就响起一阵怒喝!他惊愕的发现眼前的乐小莲捏着拳头,浑身冒着浓浓的黑气,火冒三丈的模样简直像是要把自己一口吃掉!
 
  “哇?!你……你想干什么?”江朔流下意识的往沙发里缩了缩。
 
  “时荀同学,请你不要以这种小人的思维来考虑我!”乐小莲怒气冲冲的叉着腰,冲着江朔流吼道。
 
  “你做事不是一向都很有目的……哦,不,我纠正一下……是很有目标!我只是……只是以为……”江朔流愣了愣,小心翼翼的反问着,生怕眼前这个炸药包会随时爆炸!
 
  “哼!以为你个头!别自以为是了!”乐小莲挺直了背脊,以45度角高高的昂起脑袋,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状,“是啊!我的确是有目的的,但绝对没有你想得那么不堪!今天我的目的就是给一个叫时荀的笨蛋好好的过一个生日!你听清楚了吗?!”
 
  这家伙!居然会这么想我!呼呼!气死人了!再这样下去,真是不知道我挨不挨得到自己的十六岁生日!
 
  乐小莲气极败坏的想着,却发现江朔流仿佛不认识她似的,愣愣的看着她,一语不发。
 
  这个混蛋,干嘛用这种看怪胎的眼神看着我!难道我像是在说梦话吗?!
 
  乐小莲正想发作,谁知江朔流竟然闭上了眼睛,乖乖的双手抱拳,动作有些羞涩的对着生日蜡烛许起愿来。过了一会儿,他睁开了眼睛,放下胸前合十的双手,“呼啦啦”,吹灭了所有的蜡烛。
 
  他转过头望向乐小莲,微笑这眨了眨眼睛。
 
  “心愿许完了,小可乐,为什么一定这么认真的给我过生日呢?”
 
  “因为啊……时荀你这个朋友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人啊!”看见时荀总算完成了生日的必要“仪式”,乐小莲开心的勾起嘴角,明亮的笑容连灯光都显得暗淡。
 
  “很重要的人……”
 
  江朔流一下子愣住了,他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重重的撞击了一下。一直以来,他是被亲戚们唾弃嫌恶的江朔流,是被爷爷怜爱疼惜的江朔流,也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天才中的天才”江朔流……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告诉他“你是我很重要的人……”
 
  他抬起头来,深深的注视着眼前的乐小莲,在心里反复反复着这句话,眼神中流露出乐小莲从未见过的复杂情绪,他那如星星般璀璨的眼睛此时像是笼罩着一层薄薄的水汽,让人看不清楚。但是嘴角的一抹微笑却像是云层中的弯月一点一点的显现出来。
 
  “那好,我要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
 
  乐小莲一愣,这个家伙在搞什么鬼啊,刚刚还露出那么伤感的表情,现在又要礼物!他伸手拿起盘子里的一块蜡烛形状的饼干,亮在他面前“这……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啊!”
 
  “这个不算。”江朔流笑嘻嘻的看着乐小莲,伸手一把拿过饼干便塞进了嘴里,津津有味的嚼着。一张俊脸却往乐小莲面前一凑,“今天是主人的生日,作为阿绿准备生日餐点这是你应该做到的事情!所以,我还要其他的礼物!”
 
  “那……你还想要什么?”该死,就算知道自己长的帅也不能这么过分吧!考得这么近害自己又心跳加速了!乐小莲被江朔流有些霸道的目光逼得身体稍稍往后退,郁闷而又无奈的问。
 
  “……”江朔流看着乐小莲稍稍想了想,突然一本正经地说,“啊,我想到了。”
 
  “咦?是……是什么?”乐小莲瞪大眼睛,困惑地说。
 
  “……你先把眼睛闭上。”江朔流笑了笑,故作神秘地说。
 
  “闭上眼睛?”
 
  听见经说了的话,乐小莲有些迟疑的思虑了一下,但还是半信半疑的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这家伙又想玩什么鬼把戏,哼,不过不管他搞什么,我才不会怕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好了,我的眼睛闭上了!你快点说吧!”
 
  听见乐小莲的话,江朔流睁开了眼,他望着自己近在咫尺的乐小莲,落地灯橙色的灯光映照着她纯净而充满了活力的脸庞,闪烁着淡淡的白色光晕。就像清晨绽放的花朵。虽然没有那种喻得使人迷醉的香气,却是那样的清新,使他的目光也随之变得柔和而又温暖起来。
 
  江朔流慢慢的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托住了乐小莲的下巴,感觉到她微微一颤,但是他霸道的加大了手中的力道。接着,他那英俊的脸庞一点点的朝着乐小莲靠近……靠近……直到那如樱花一般美丽的嘴唇,轻轻碰在了乐小莲小巧的嘴唇上……
 
  一瞬间,淡淡的青涩气息如微风下湖面的水浪,在温柔的灯光中静静的朝着整个房间荡漾开来……
 
  直到江朔流轻轻的把自己的嘴唇移开,如星辰般闪烁的双眼脉脉的望着眼前的乐小莲,她似乎还是没有能回过神来,只是瞪大眼睛震惊不已的望着江朔流,但脸颊却如被晚霞染红的天空,一片彤红。
 
  心中的怒火和慌乱明明都快让她整个人爆炸了,可是被江朔流那如水一般的温柔的目光望着,她的怒火却不由自主的停在了胸腔里,最后只能茫然的望着他,但是心脏却像是擂鼓一样咚咚的在胸腔中响个不停!
 
  我,我我竟然跟时荀接吻了?!
 
  这可是女孩子最宝贵的初吻啊!不不不!那不算是接吻,只是嘴唇不小心碰在一起而已!意外!这绝对是个意外!初吻不应该在一个最罗曼蒂克的地方,跟自己心爱的人才可以的吗?!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乐小莲依旧保持着笔直的僵化状,就像是一尊石膏像。江朔流打量了她一会儿,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完全没反应!终于,江朔流像是再也没有耐心等下去了。
 
  “喂!小可乐!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喂!你给我点反应好不好,不就是一个吻吗?”
 
  “……”乐小莲缓缓的伸出一根僵硬的手指,指着江朔流的脸,“你……”
 
  “怎么了?不会说是你的初吻吧!哈哈哈!”
 
  乐小莲的脸色顿时白了一层,手指颤抖着动了动。乐小莲,你发什么呆啊!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扑过去,把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狠狠的暴打一顿啊!你为什么那么没用,为什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你应该愤怒啊!就是因为他!你已经不纯洁了!
 
  就在乐小莲心中天人交战的时刻,江朔流却稍稍低下头,左手有些尴尬的挠着自己的后脑勺,刚刚不以为然的声音却变的低沉。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只是……就在刚才……我好像,有一点喜欢你。”
 
  ……我好像,有一点喜欢你……
 
  哗!
 
  一阵风忽然吹开了落地窗,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长长的窗帘如波浪在他们周围翻滚,窗外冰凉的雨丝落在乐小莲的手臂上,可是她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她像是一座雕像般一动不动,只是瞪大眼睛惊讶的望着江朔流,脑子里已经变得一片空白,根本没有办法做任何思考……
 
  “这段英文请大家先阅读一遍,等会我会向大家提问。”
 
  周一的清晨,德雅高中一年一班的教室里,英语老师站在讲台上,背对着黑板上令人眼花缭乱的板书对同学们说道。
 
  老师话音刚落,素来严谨体内化的同学纷纷低下头,仔细阅读起课文来。
 
  乐小莲低头望着英语课本,上面密密麻麻的字母就像是变成了一条条不断扭动的小蝌蚪,自己的脑袋仿佛塞满了被揉乱的麻线,混乱成一团!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只是……就在刚才……我好像,有一点喜欢你。”
 
  ……
 
  昨天晚上江朔流对自己所的话,就像是眼前这一大片复杂的字母一般,让乐小莲觉得难以理解。
 
  喜欢?那家伙说喜欢我?!可是……这怎么可能呢?!那家伙一天到晚只会想着怎么捉弄我!他一定是发疯了!对了!昨天晚上他说的话,说不定也是想逗我玩吧?!哼!可恶的家伙!这样的事情也可以拿来开玩笑吗!
 
  想到这里,一团火就像是刚点燃的火把在乐小莲的头顶上熊熊燃烧起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家伙的头像却像是捣乱般不停的在她脑海中浮现,嘴唇上轻柔的触感似乎还没有消失……
 
  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回想起那个吻!实在太丢脸了!我,我一定被那个家伙弄得脑筋不清楚了!我绝对绝对不能放过他!
 
  “那么……乐小莲同学,刚才这段英文请你翻译一下吧。”
 
  砰咚!
 
  乐小莲正沉浸在对江朔流“以牙还牙,血债血偿”的热血幻想之中,突然听见老师叫自己的名字,她的心像被一把锤子砸中似的猛然往下一沉!
 
  惨了,刚才只顾着想那个混蛋的事情,没有听见老师说的是哪一段英文!可是绝对不能给老师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苏佑慧学姐说过,好事与坏事都会“水滴石穿”!
 
  想到这里,乐小莲后脑勺滑下一滴冷汗。她慢吞吞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目光像没有头苍蝇一样在自己周围到处张望着。
 
  “咳咳。”
 
  突然,在自己前方响起的奇怪咳嗽声让乐小莲愣了愣。
 
  她转头望去,发现沈雪池正在向她立起手中的课本,指了指课本最上面的一段英文。
 
  乐小莲眼睛一亮,在英语老师放狠话之前,欣喜的拿起了课本,飞快扫视了一遍那一长串英文,清晰的翻译起来。
 
  “这段英文的意思是……”
 
  “呼……好险!”下课铃声响后,乐小莲松了一大口气,像没有骨头的蚯蚓一样趴在了课桌上,“小雪,谢谢你,还好你刚才告诉了我要翻译的文字,否则一定要被英语老师训了!”
 
  “嗯。”沈雪池坐在乐小莲前面的座位上,举起手中的dv记录着乐小莲此时脸上的表情,喃喃的问,“周五晚上,你很开心?”
 
  “开……开心?!别开玩笑了!”一想起江朔流那个莫名其妙的kiss,乐小莲的脸诚实的涨得通红,一只手捂着脸颊,头转到一边无奈的嚷嚷着。
 
  “脸红。”沈雪池说着,把镜头向乐小莲推进,一字一顿地说到。
 
  “啊,那是因为……因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乐小莲小心翼翼的朝沈雪池瞟了两眼,有些犹疑地轻声问道,“小雪……我想问你,如果有一个成天捉弄你的人突然说喜欢你……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
 
  沈雪池在乐小莲的草稿本上坚决的写下这个字,然后举起草稿本亮在乐小莲面前。
 
  “可是……”乐小莲继续问,“是因为不喜欢那个人才会故意去捉弄她的……不是吗……”
 
  “讨厌”是培养“喜欢”的土壤。
 
  看见沈雪池一笔一画写在草稿本上的字迹,乐小莲愣了愣,随即低下头陷入了沉思。
 
  讨厌……是培养“喜欢”的土壤?可是时荀那个家伙……
 
  “小莲!小莲!不好了!!”
 
  正当乐小莲思索着沈雪池令人费解的话语,教室门口突然响起张馨茹焦急万分的大喊!
 
  “小茹,发生什么事情了?”看见张馨茹脸色苍白得慌忙跑到自己座位旁边,乐小莲抬起头不解的望着她问。
 
  “这……”张馨茹看了看周围不约而同望着自己的同学,犹豫了几秒钟,最后她眉头一皱,一把抓住乐小莲的胳膊心急的催促道,“小莲,你先别问那么多!啊,小雪,你也一起来吧!有你在,或许能更快想到解决事情的方法!”
 
  “咦?究竟是什么事情?”乐小莲纳闷地喃喃自语,和沈雪池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可是张馨茹急得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二话不说便拉着她飞快地跑出了教室!
 
  “什么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居然把自己的告白放到学校论坛上来了!”
 
  “大概是觉得这种告白的方法够刺激!更能感动对方吧!哦呵呵呵!”
 
  “真是无耻!真没想到这种人居然是我们学校的!太丢脸了!”
 
  德雅高中的电脑机房里,此时一大群女生正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在一台电脑前,义愤填膺的议论声一阵高过一阵。
 
  “小莲!快!看学校的论坛!”此时,一个紧张的呼喊声吸引了女生们的注意。她们纷纷转过头地循声望去,而当她们发现一脸茫然在在机房门口的乐小莲时,脸上原来就阴沉沉的表情瞬间像跌入了地狱,变得更加阴森恐怖起来!
 
  乐小莲看着女生们纷纷向自己投来充满憎恨的目光。浑身不由一怔,脑袋里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她进跟在张馨茹身后,和沈雪池一起走到了一台电脑屏幕前。
 
  “小莲,这个……”张馨茹的手微微有写颤抖地点开了德雅论坛中的一张帖子。
 
  而乐小莲转过头,看清楚帖子的标题时,顿时呆在了原地!
 
  德雅高中一年一班乐小莲向“蓝蔷薇之王”寒秋夜火辣告白
 
  而在这个标题之下,居然是一个音频文件!!
 
  这……是怎么回事?!我对寒秋夜学长告白的音频……难道是那天在时荀手机里录音的那段……可是,这不可能啊……他不是说已经删掉了吗……
 
  乐小莲想着,突然回过了神,惊慌失措地一把抓起放在电脑前面的耳机,戴在了耳朵上,听着音频里那个熟悉的声音,渐渐地,她脸色变得越来越惨白,直到失去了所有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