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乐,你有没有搞错!本少爷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要求本少爷做过家务事哦!"

 
  《礼物》
 
  最喜欢收到礼物的那一刹那喜悦的心情随着解开的丝带飞扬迸发出甜蜜的微笑礼轻情意重与分量无关却往往和最难忘的人息息相关
 
  "咦?!这……这里怎么会变成这样?!世界大战了吗?!"秋夜,月光就像朦胧的银纱织出的雾,安静而又清澈,繁星将蓝绸一般的天空点缀得格外华美璀璨。可是,在星华市数一数二的高档住宅区-晓梅花园内,一个惊恐的大叫声仿若一道响雷从12号楼2101室里破窗而出,几乎将满天的星斗都震落了下来!
 
  灯火通明的客厅里,乐小莲背着书包,提着一个被晚餐食材塞得满满当当的塑料袋,不敢相信地站在铺天盖地的脏衣服、可乐罐还有香蕉皮中间。火冒三丈地回想起白天的一幕。
 
  "寒……寒秋夜学长?!"下午放学的时候,正准备去超市买些食材的乐小莲却在学校门口遇到了许久不见的寒秋夜。
 
  寒秋夜依旧温和地朝她笑了笑,有些困惑地问:"小莲,为什么最近总是见不到你,很忙吗?""啊,我,我……"乐小莲涨红了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目光也不安地瞟向地面。难道要告诉学长自己在做人家的女佣吗?呜-死都不要!
 
  "去教室也找不到你,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说你在躲着我吗?"寒秋夜走进了一步,低下头关心而又有些不安地望着她。
 
  "我亲爱的阿绿-"就在这时,一条胳膊大咧咧地勾住了她的脖子,乐小莲转过头,正对上一张大大的笑脸。
 
  "时!时荀?!""阿绿,你忘记自己的职责了吗?赶快回去做饭啦,不要跟不相干的人在这边浪费时间……"时荀不由分说地加大手上的力道,自顾自地把她架走了,临走还不往朝寒秋夜斜斜地勾了勾嘴角……寒秋夜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原地,默然地望着时荀,脸色是前所未有的乌云密布……
 
  面对乐小莲的怒火,时荀却若无其事盘腿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看电视!时荀……不,现在已经应该称呼他为江朔流了!
 
  "你是躲在垃圾站的老鼠吗?!都快被垃圾堆淹没啦,居然还能那么悠哉地坐在那里看电视?!"乐小莲觉得自己都快气得爆炸了!
 
  "小可乐,火气这么大会长难看的皱纹啦!"江朔流仰起头喝了一口可乐,冲乐小莲灿烂一笑,"你一定没什么机会参观男生的房间吧!真男人才是这样的哦?这就是男人本色!嘿嘿!""‘男人本色‘?!你给我去死啦……"乐小莲咬紧牙,愤怒得就像快要爆炸的锅炉一般猛烈地颤抖起来,"我每天下午放学过来,都要花好几个小时帮你整理房间,可是第二天又变回原样……时荀……该不会是你这个邪恶的脑袋觉得我还不够辛苦,故意把房间弄得这么乱的吧?!""咦?故意?!绝……绝对没有这么回事!你想太多了啦!"没有料到乐小莲竟然一针见血,江朔流僵硬地勾起嘴角,尴尬地笑了笑。
 
  真是的……本来是想把房间弄乱,可以让这个做事超级麻利的家伙多待一点时间,没想到居然被她识破了,这丫头比想象中聪明呢……
 
  砰咚-江朔流低头摩挲着下巴自言自语,冷不防一个红彤彤硬邦邦的东西像导弹一样朝他飞了过来,不偏不倚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哇呀!"江朔流左手紧紧捂着被砸疼的头,右手抓起坠落在沙发上的"红色导弹"郁闷地向乐小莲抗议,"小可乐!很痛耶!你想谋杀主人吗?!""那又怎么样?!"乐小莲杏眼圆瞪地看着江朔流,双手叉腰,气鼓鼓地说,"还有,我现在要去做晚饭!如果你今天不想饿肚子,马上从沙发上下来,给我把客厅收拾好!""小可乐,你有没有搞错!现在你才是阿绿吧!"江朔流像是触电般猛地扔掉手中的遥控器,满脸不乐意地对着乐小莲的后脑勺大声嚷嚷,"本少爷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要求本少爷做过家务事哦!""时大少爷!凡事都有第一次的!"正转身往厨房走去的乐小莲丝毫不输气势地挺直腰,转过头,居高临下地指着江朔流,严肃而不容置疑地说,"既然现在我才是阿绿,所以除了照料你的日常生活,满足你变态的整人心理,打扫干净你满脑子的‘少爷思维‘也都交给我负责吧!""打扫……少爷……思维?"听见乐小莲的话,江朔流一愣,仿佛被点穴一般愣愣地重复着这几个奇怪的字眼。
 
  "没错!"乐小莲仿佛埃菲尔铁塔一般雄赳赳气昂昂地立在原地,"对于我来说,你可不是什么‘少爷‘!我之所以会每天奔波是因为你曾经帮助过我,而我要兑现我的承诺!所以,就算我是‘阿绿‘,我也不会按照女仆伺候少爷的方式对你百依百顺。乐小莲有乐小莲自己的处事方法和态度!这一点,你可不要搞错了!"说到这里,乐小莲看了一眼沙发上被一大堆被翻乱的杂志和五颜六色的食品包装袋团团围住的江朔流,无奈而又烦躁地闭上了眼睛。
 
  "还有,我忍不住想提醒你……顶着‘少爷‘的名号,过着像蚕虫一样懒散的生活,这样的人生真的很有趣吗?!你就没有一点生为‘时荀‘的自觉吗?!你首先是你自己,其次才是你父母的宝贝儿子,富贵人家的万金大少爷吧!"轰-轰-轰-乐小莲的话仿佛一颗威力巨大的原子弹,瞬间把江朔流完全震慑住了!他睁大眼睛看着乐小莲,眼中闪烁着惊讶而又有些激动的目光!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不一会儿,笑意浮上了江朔流的嘴角,并飞快地在他的脸上蔓延开去,"小可乐,你的围裙呢?套上围裙你就是个标准的唠叨大妈啦!哈哈哈!""哼!有什么好笑的吗?!"江朔流突然爆发出一阵莫名的大笑,让乐小莲涨红了脸,她又羞又恼地瞪着笑得前俯后仰的江朔流,"可恶的家伙!如果我有一个像你这样的笨蛋儿子,早就用扫帚打扁他的屁股了!喂,你妈呢?你妈到什么地方去了!她真的有好好教育你这个儿子吗?!""……"忽然,笑声戛然而止,江朔流脸上的笑容就像被水淋湿的颜料渐渐淡去。他低下头,一只手无奈地挠了挠柔软的深棕色短发,声音里虽然带着笑意却让人分明地感觉到了冰冷,"呵呵,小可乐,关于这一点,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哦……""失望?为什么?"江朔流突然改变的态度让乐小莲微微一愣。
 
  "因为……"江朔流说着,缓缓地抬起头,若有所思地伸出手指轻轻揉了揉太阳穴,目光却笔直地注视着乐小莲。他的脸上依然是平时那个灿烂得可爱的笑容,但这一次,却灿烂得让人觉得难过。
 
  "我没有妈妈。也没有爸爸。我是孤儿。""……"
 
  嘀-嗒-嘀-嗒-德雅高中女生宿舍传达室内,墙上挂钟的指针就像一位迟暮的老人,一点一点缓缓地往前蹒跚。当指针即将指向十点,女生宿舍管理员王大妈的手准时伸向宿舍楼前的银白色大铁门,准备合拢上锁。"啊啊啊-等等!!王大妈!等等我!"正当两边的大铁门正要来个亲密接触,一个心急火燎的大叫声突然由远及近!王大妈有些不耐烦地皱着眉头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梳着两根麻花辫、怀里紧紧抱着书包的女生像踩着风火轮一般,跌跌撞撞猛冲了过来!
 
  "怎么又是你?女孩子家每天这么晚才回宿舍,真不知道你妈是怎么教育你的……"看见在最后一秒钟钻进铁门里的乐小莲,王大妈白了她一眼,念经似的没声好气地碎碎念着,"明天如果再这么晚回宿舍,我可就没有这么好脾气了……现在的孩子真是……""呼哧呼哧呼哧呼哧!谢……谢谢您!"乐小莲一脸歉意地抹了一把挂满额头的汗水,然后转过身快步往寝室楼走去。
 
  呼……还好在最后时刻赶回了宿舍,否则就要倒大霉了呢!说起来都怪时荀那个笨蛋!吃完晚饭安分地坐着就好了,偏偏心血来潮要帮我洗碗,结果把洗洁精的泡沫弄得满厨房都是!害得我洗好碗筷还要打扫厨房!不过……
 
  "……我没有妈妈。也没有爸爸。我是孤儿。"
 
  那句如闷雷一般的话语再次在乐小莲的脑海中炸响,尽管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咀嚼时荀这句话,但乐小莲此时依然感到震惊,心里就像是堵着一块大石头,闷得发慌。
 
  虽然第一次到时荀家,发觉只有他一个人住在那里,感觉有些奇怪,可当时只以为是他的父母不在家!因为平时他的笑容看起来总是那么灿烂而又无忧无虑,就像是一个被装在蜜罐里的超级大少爷。谁又能想象……
 
  "呼……难怪苏佑慧学姐说,凡事下定论前一定要通过足够充足的资料和事例反复论证……在这方面我还真是欠点火候呢……"一瞬间,乐小莲仿佛失去了力气,没精打采地一边扶着扶梯往上走,一边沮丧地叹着气。当走到自己的寝室门口时,她把手伸进书包里准备拿钥匙。
 
  德雅高中的女生寝室都是双人间,不过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新室友分配到305寝室来,所以只有自己一个人住。每天晚上回寝室时,看见窗户后黑洞洞的没有一丝生气的房间,总是感觉到一丝隐隐的寂寞。比起福利院里的热闹和开心,真是差得太远了……
 
  可是时荀呢?
 
  跟自己比起来,没有任何人陪伴的他不是会更加寂寞吗?
 
  喀啦!
 
  突然,乐小莲探进书包里的手指触碰到一个硬邦邦的方形物体,陌生的触感让乐小莲愣了愣,她赶紧掏出来低头一看!
 
  咦?居然是一个系着粉红色丝带的小礼盒?怎么会跑进我书包里的?
 
  一连串问号像鞭炮一样在乐小莲的脑子里噼里啪啦地炸响。
 
  她困惑地拉开了纸盒上的丝带,然后轻轻地揭开了盖子……
 
  "啊……是饼干?!"当看见垫着华丽白色丝缎的盒子里,整整齐齐地盛放着六块鱼形饼干时,乐小莲禁不住心里一动,几天前的一个镜头突然闪现在她的脑海……
 
  "哇……那个饼干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乐小莲端着饭碗,一边大嚼嘴里的饭菜,一边看着电视屏幕里色泽诱人的鱼形饼干不停地咽着口水。
 
  "喂,你的口水不要掉在我家地毯上啦!gine甜品屋推出的新品种,味道的确很不错呢!"听见乐小莲兴奋的嚷嚷声,江朔流漫不经心地转头瞟了电视屏幕一眼,"不过,价钱可不是像你这种穷人承受得起的哦!""混蛋!你敢瞧不起穷人吗?!那你就会被饿死的……""哇!小可乐!你那是什么理论啊……"……
 
  当时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时荀那个看上去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家伙居然还记得那件事呢……难道那天我垂涎三尺的模样很明显么?呜呼!真是丢脸!
 
  闻着饼干散发出来的阵阵诱人的香气,乐小莲的脸上禁不住浮现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而当她正想要把饼干重新塞回书包里时,一张小卡片突然掉落了出来。
 
  乐小莲困惑地弯腰捡起卡片,打开一看-
 
  hi!小可乐!鉴于最近你忠诚地履行身为"阿绿"的职责,这盒饼干是本少爷送你的奖励!要特别珍惜哦!见饼干如见本少爷!
 
  另,附上明后两天早餐、午餐、下午茶以及晚餐餐单!
 
  早餐:鱼片粥、土司面包……
 
  ……
 
  看着卡片上密密麻麻像蚂蚁一般的小字,乐小莲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时荀咧开嘴角,笑呵呵地冲自己比出一个v字的画面,她的嘴角顿时不停地抽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哭还是笑!这个家伙……究竟该说他什么好呢?!明明是他一直在捉弄我,却又偏偏让我放心不下!而且,今天又得知了他有着跟自己相同的命运,就更加不自觉地总会想到他!
 
  呼呼……他到底怎样的一个人呢……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第二天下午放学,依照"校园秋日文化祭"后的约定,乐小莲和她的"战友"-沈雪池、张馨茹以及同班同学小月一起,来到了距离星盟不远的一家名叫"飙歌狂人"的卡拉ok厅,庆祝她们在"校园秋日文化祭"上的伟大胜利!
 
  "为了祝贺小莲、小茹还有沈雪池同学大胜嚣张的星高,接下来我为大家演唱一首歌,祝大家开开心心度过每一天!"小月站在包厢的电视机前面,对着话筒开心地宣布。
 
  张馨茹兴奋地坐在电视机对面的沙发上,一边认真听小月唱歌,一边拍着节奏。而坐在她旁边的乐小莲,却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两眼没有焦距地盯着电视屏幕,却时不时地紧张兮兮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奇怪,时荀除了今天下午发短信给我说"阿绿"暂休一天,到现在都还没有给我电话呢?都已经7点了……难道是包厢里的信号不好?他说有急事要办,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真是的,不管怎样也应该跟我说一声吧,让人放心不下……
 
  "等电话?"原本一声不吭坐在乐小莲旁边的沈雪池仿佛太阳穴上长了眼睛似的,完全没有朝旁边的乐小莲看一眼,却精准无比地说出三个字。
 
  "咦?!"正陷入种种猜测不可自拔的乐小莲被沈雪池的话一惊,一片红晕诚实地爬上了她的脸颊,"啊……是……是吧……""……"听见乐小莲的回答,沈雪池一边嚼着饼干一边满脸漠然地说,"时荀?""嗯……嗯……"乐小莲心慌慌地点头。这个家伙是火眼金睛吗?怎么什么都知道?"……"沈雪池转过头定定地望着乐小莲几秒钟,脸上就像是刷了好几道糨糊,不带任何起伏地说,"昨天来过。""咦?时荀来找过我吗?""寒秋夜。""啊……我……我……"想起寒秋夜澄澈温柔的目光,乐小莲的心就像被千丝万线杂乱地缠绕了起来,脸上一阵阵发烫。
 
  沈雪池的目光淡漠却又像能看透一切:"你需要一个答案。"……
 
  雨势渐渐转弱,细密的雨丝淅淅沥沥地倾洒向大地,像是在天地间织起了一张清透的幔帐。但却丝毫笼罩不住街道上车水马龙的热闹气息。
 
  乐小莲和沈雪池并肩走出ktv。望着前方张馨茹和小月雀跃的背影,乐小莲揉了揉发疼的耳朵,又想起沈雪池对自己说的话,整个人就像被雨水打湿的小草,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不过,更没想到,平时冷得像块冰的沈雪池在ktv里居然摇身一变,成了超级大麦霸!而且,她飙的高音就像外星人入侵时发出的吼叫,连她这个在福利院中号称"唱遍天下无敌手"的"厕所歌后"都沦为她的手下败将!令人不敢恭维的"魔音"简直比世界末日的到来还要可怕!想到这里,忍不住一个颤栗的乐小莲转头看了一眼身旁意犹未尽哼哼不停的沈雪池,后脑勺顿时滑下一滴豆大的冷汗。
 
  小雪似乎很开心呢……这样发泄一通,之前的阴霾一扫而空。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都已经晚上九点了,那个麻烦家伙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正当乐小莲重重地甩了甩头,暗自责怪自己为什么要对那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放心不下时,手却还是不受控制地把手机拿了出来,按下了时荀的电话号码!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电话很快有了回应,却是一连串冗长单调的忙音。
 
  听见这个声音,乐小莲心中的一块大石头高高地悬到了喉咙口。难道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原本每天都会缠着自己去家里做饭打扫的时荀,今天竟然破天荒地放假,这本来就太不正常了!都怪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多想一想呢?说不定是这个家伙想故意支开自己呢!
 
  乐小莲越想越觉得不安,不好的预感像是笼罩在头顶上的乌云越来越浓。终于她挂断电话,抱歉地看着一直在旁边等候的沈雪池、张馨茹和小月。"对不起,我临时有些事,你们先回学校吧。""嗯,小莲,那你一个人要小心!"张馨茹笑着点点头。
 
  "……"沈雪池面无表情地看着乐小莲,突然抬起手中的手机,朝乐小莲晃了晃,仿佛在说:有事,电话。接收到沈雪池独特的脑电波,乐小莲先是不可思议地愣了愣,可是很快便绽放出一个开心又幸福的笑脸!
 
  "嗯!我知道了!"看见乐小莲灿烂的微笑,两片小红晕悄悄地浮上了沈雪池的面颊。她一语不发地赶紧转过头,一个人快步朝车站的方向走去。
 
  乐小莲看着沈雪池的背影,像是明白了什么,轻轻舒出一口气。可是一想起时荀,她不由自主地抬头看着阴霾的夜空,脸上的神情又变得担忧起来……
 
  雨越下越大了。
 
  暴雨不分丝缕,像整块幕布沉重地覆盖下来。雨水泼在脸上,迅急得使人喘不出气来。各种奇形怪状的枝杈向四面八方伸展,像是要将整个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
 
  昏暗的夜空下,晓梅花园12号楼2101室的房间里黑洞洞的,只有客厅落地窗的窗帘缝隙中,隐约透进来一丝街灯暗淡的光。
 
  吱呀-忽然间,客厅的大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浑身湿透的乐小莲抹了抹脸上的雨水,诧异地瞪大眼睛,小心翼翼地探头在房间里打量着。"咦?门怎么也没关?时荀……你在家吗?"感觉房间里沉默得有些异常,乐小莲试探地对着房间里轻轻地喊了一声,见没有人回答,便伸出手朝旁边的墙壁上摸索过去寻找电源开关。
 
  啪-"不要开灯……"当悬挂在客厅中央的那盏水晶吊灯骤然放射出刺目的光华,一个仿佛是被尖锐的光线刺伤般的声音突然在角落里响起!
 
  乐小莲一怔,朝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当他看清楚那张熟悉的脸时,竟然让她有些不知所措。江朔流居然像只受伤的猫似的,蜷缩在落地窗和沙发之间一道狭小的空隙里,头深深地埋在环住双腿的手臂里,看不见灿烂飞扬的笑脸,也看不见时常挂在嘴角的坏笑。只看得见那头原本张扬而又帅气的栗色短发此时却凌乱不堪地耷拉着……窗外的雨打湿了他的衣服,他似乎却什么也感觉不到。整个人就像是变成一座灰色的雕像,身体却不住地颤抖着。
 
  一阵浓烈的伤感在整个房间里蔓延着,就像是窗外被雨水浸透的空气,沉闷而压抑!啪-乐小莲愣愣地看着江朔流,心里明明想快步飞奔过去,大声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她轻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顺从地关掉了水晶灯的电源。
 
  顿时,整个房间再次陷入一片茫茫的黑暗中。
 
  "时荀……"借着窗外暗淡的光线,乐小莲缓缓走到了江朔流面前,蹲下身,伸出双手轻轻扶住他不断颤抖的肩头,"出什么事了?""……"江朔流依旧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只是摇了摇头,闷闷地说,"没什么……你来了……就好……""那你把头抬起来……"乐小莲的手指感受着他柔软头发的摩挲,心里忽然油然而生一种奇异的感觉。是怜惜吗?可是面对整天嘻嘻哈哈的时荀,那个把自己玩得团团转的时荀,这怎么可能呢?江朔流身体的颤抖停止了,像是在思忖着什么,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脑袋反而埋得更深了!乐小莲无奈地稍稍直起身体,上下打量着奇怪的江朔流,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狡黠的亮光,手指着落地窗冒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喊!
 
  "啊!雷把一棵树劈成两半啦!!""什么?"江朔流下意识地抬起头,顺着乐小莲手指的方向看去!
 
  乐小莲坏笑着咧开嘴角,趁机张开双手,像汉堡包一样一左一右用力地夹住江朔流的脑袋,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前一掰!
 
  哈哈!这就叫瓮中捉鳖!竟然没事在这里给我装可怜!看你还往哪里躲!可是当她看清楚江朔流那张俊美的脸庞上满是淤青时,一瞬间整个人石化般一动不动地愣在了原地,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你的脸……这是怎么了?你为什么要跟别人打架?!"江朔流赌气般用力把头偏到一边。过了一小会,他才喃喃道,"心情不好,刚好又有人让我不爽,所以我就把他们揍到爽……""呼,你也太莫名其妙了吧!"听见江朔流的话,乐小莲没好气地摇了摇头,甩给他一个大白眼,"时大少爷,我看明明是你被别人揍到爽才对吧!我敢打包票,你这样走出去恐怕没有一个人能认出是你了!""无所谓。"江朔流低垂着眼睑,默默地看着地面,沉静的目光如起风的湖面微微闪动,"只要你能认出我就可以了……""呵呵,我怎么会认不出你。因为我是阿绿啊!"听到江朔流的话,乐小莲不禁有些心慌意乱。她笑了笑赶紧站起身离开,"我去拿医药箱帮你上药,你坐到沙发上去。"可是江朔流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冷冰冰的地板上,双手紧紧地环着膝盖,脸上冰冷而僵硬的表情却像是被春风拂过的冰面,慢慢变得柔和了起来。
 
  很快地,乐小莲捧着一个小小的白色急救箱,再次在江朔流面前蹲下。她伸手打开沙发旁边的落地灯,然后轻轻打开医药箱,拿出蘸好药水的棉花棒,打量了一番江朔流脸上的伤势,一边在伤口上轻轻擦拭,一边喋喋不休地叨念着。
 
  "你啊,竟然被别人打成猪头!既然打不过干吗还要学人家打架?男孩子就是这样没大脑吗?老是动不动就要挥拳头!""呜……你这个野蛮女人轻一点啦!很痛耶!""痛你才记得住啊!以后才不会打架!"乐小莲说着顺手换了一根药棉,又狠狠瞪了一眼皱着眉头的江朔流,"还有啊,为什么你的伤口全都在脸上?这样子很难看耶!你整个人说起来就只有这张脸还算不错,其他也找不出什么优点了!你就不能好好珍惜一下你唯一的长处吗?""……""嗯!说到打架,我上次看见一本书上说人体最大的弱点之一就是太阳穴,所以……"乐小莲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她像大力士一般屈起一只手臂,目光定定地看着江朔流,"下次打架如果处于劣势,你就先在对方的太阳穴上狠狠地拍一巴掌,然后赶快逃!!这一招你千万要记住哦!"沉默……沉默……
 
  看着乐小莲无比认真的表情,江朔流猛地愣在了原地。可是短短几秒钟过后,他又捧着肚子爆发出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可乐,没想到你对打架和逃跑还这么有研究呢!哈哈哈哈!""笑什么?!"乐小莲鼓着腮帮子,不服气地瞪着江朔流一边笑一边疼到抽搐的脸,"哼!这是不是就叫好心没好报!""哈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江朔流拼命地朝乐小莲摆着手,却仍然止不住笑意!"哼!算了!"乐小莲嘟着嘴忿忿地站起身来,用力一吸气,"你一个人在这里笑个够吧!我要走了!""等等!"正当乐小莲转身想要离开,身后突然传来江朔流的一声大喊。
 
  还没等她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一只手紧紧地抓住,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好几步,然后顺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往后一仰,重重地跌进了江朔流的怀里!
 
  "小可乐……不要……不要走……"江朔流从背后紧紧地搂住乐小莲,在她耳边轻轻地低喃着。一股呼吸的温暖气流摩挲着她的耳根,整个耳朵顿时像是飞窜的温度计,烫得几乎就快燃烧起来!
 
  可是这一刻,他的怀抱好温暖,手臂用力而又小心翼翼地环绕着乐小莲的身体,就像是永远都不要松开……
 
  扑通!
 
  乐小莲的心猛地漏跳一拍!周围的空气也仿佛融入了江朔流身上散发出的好闻香气,大脑里晕晕乎乎的简直不能呼吸!而当她回过神,明白两人的动作有多暧昧时,脸就像被泼了红墨水一般涨得通红!"啊!笨蛋!你干什么?快点放开我啦!""不放。我不想放开,也不会放开。""大笨蛋!快点放开!"乐小莲又羞又恼,就像一条被活捉的泥鳅,在江朔流怀中死命地挣扎着,"别以为被打伤了就可以装可怜吃女生豆腐!你这个死色狼!我要回去了!女生宿舍十点钟要关门了!""可是今天我不想一个人呆在家里!"江朔流不管不顾地加大力道,死死地抱着乐小莲,一边忍受她像雨点一样砸下来的拳头,一边把头紧紧地贴在她的背脊上,闭着眼睛大声说道!"为什么是今天?除非你给我个特别的理由?!"乐小莲郁闷地大声问!
 
  "今天……"江朔流忽然松开了手,睁开眼睛认真地看着回过头来望向自己的乐小莲,轻轻地说,"今天……是我的生日……""这个理由够特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