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的颜色有七种

 
  赤橙黄绿蓝靛紫
 
  我追逐它奔跑了好久
 
  才发现自己只是太阳下的影子
 
  不论走到何方
 
  只有一种颜色叫孤独
 
  “哇——好漂亮!!这里是人间仙境吗?!我们学校居然会有这么漂亮的地方!!”
 
  周日,炽热的阳光体贴地配合乐小莲难以掩饰的雀跃心情,显得格外灿烂耀眼。
 
  这是位于黛月山后山一个隐蔽的小山谷,乐小莲穿着郝真希精心挑选的橙色格子连衣裙,戴着白色渔夫帽,和寒秋夜一起站在山谷中的一条约两层楼高、两米多宽的小瀑布旁,一只手压住帽子,兴奋地睁大眼睛张望着周围的一切,不时发出“哇哇”的赞叹声!
 
  整个山谷精巧而宁静,顺着瀑布绵延而下的溪水仿若一条透明的缎带缠绕在整个山谷中间。而溪水两旁的山崖上缀满了青色的岩块,其中一块体积稍大的悬空凸出,仿佛是一张浑然天成的“秋千椅”。
 
  因为已近中秋,偶然一阵清风拂过,山坡上的小草便瞬间化身金色蝴蝶在林间翩然起舞。溪水旁,一朵朵或火红灿烂或纯白无瑕的野山茶花浓烈地绽放,团团簇拥着蔓延至天际。
 
  “啊——我真想搭个帐篷,一直住在这里呢!”乐小莲看着眼前的一切,兴奋得眼睛闪闪发亮。可是突然,她转过头困惑地望着寒秋夜,“不过……学长,这么漂亮的地方为什么从来没有同学提起呢?”
 
  “因为这里的山路并不好走,而且位置也比较隐蔽,如果不注意很难发现。”寒秋夜笑着提了提肩膀上鼓鼓囊囊的背包,然后微微扬起头,凝视着四周的美景轻声回答。
 
  “那学长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呢?”乐小莲歪起头,好奇的望着寒秋夜。
 
  寒秋夜竟然一愣,仿佛被拨动了记忆中的某根铉一般,稍稍沉默了片刻,随即一抹淡淡的~缠绕着一丝忧伤的微笑象风一般拂过了他的双眼。
 
  “第一次来这里,是因为一个可爱的意外~~~~”
 
  他一边说以跨过一块块大岩石,朝瀑布的方向径直走去。
 
  可爱的以外?!乐小莲愣了愣,抬起手来看着寒秋夜修长的背影,但她还是强制自己把所有不安的疑惑抛诸脑后,像只快活的兔子般在石块间跳跃着,快步跟了过去。
 
  到了瀑布下,寒秋夜转头朝乐小莲微微一笑,然后伸出手抓住瀑布边凸出的岩石,背着她开始往上攀爬。很快两人便爬到了位于瀑布半腰处的那张“秋千椅”上。
 
  寒秋夜轻轻地拍了一下乐小莲的肩膀,指向此刻近在咫尺、在阳光中泛出耀目光泽的瀑布:“小莲,你看那边!”
 
  乐小莲顺着寒秋夜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眼睛中的光影瞬间被惊喜替代!
 
  “彩虹!!是彩虹!!啊……学长你看!彩虹在我的手心里了呢!!”
 
  乐小莲欣喜地站在岩石边沿处,右手扶着沁凉的岩块,左手竭力地向前探去,想要紧紧握住虚空中的彩虹。
 
  寒秋夜的脸上浮现出一个会心的笑,可当他发现乐小莲的脚还在一点点向前移动,有些担心地提醒着。
 
  “小莲,小心一点,当心掉下去!”
 
  “学长,你放心啦!”乐小莲一只手仍在彩虹中挥动,她转过头开心地看向身后的寒秋夜,“寒秋夜学长,你听过彩虹的传说吗?”
 
  “彩虹的传说?”
 
  “是啊!”乐小莲点点头,自顾自地接着说,“传说彩虹连接着天与地,负责将人类的气球传递给神,如果这个传说是真的,我希望彩虹帮我告诉神,乐小莲希望她未来的人生每天都像彩虹这么绚丽!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夜,这道彩虹真的好可爱哦!”
 
  “夜,你知道吗?彩虹是人类与神的信使哦!我希望彩虹能帮我告诉神,莲希望每天都能和夜在一起,每天都这么开心……”
 
  寒秋夜失神般怔怔地看着阳光下乐小莲灿烂的笑脸,一个仿若海市蜃楼般清晰而又模糊的画面在他眼前浮现。画面里,一个女生在阳光下绽放如水晶般闪耀的笑容,让他总是平静无波的目光激动地晃动了起来。
 
  “寒秋夜学长……寒秋夜学长?”看见寒秋夜一直站在那里发愣,乐小莲侧过身稍稍弯下腰,伸手在他眼前晃动了一下,“学长,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身体不舒服吗?”
 
  寒秋夜一怔,仿佛从梦中惊醒似的回过了神。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乐小莲,不自然地笑了笑,却遮挡不住申请中的一丝混乱。
 
  “我没事……大概是因为风大,所以……”
 
  “该不会是照亮了吧……”
 
  听见寒秋夜的话,乐小莲焦急地转身想要朝他走去,可因为太匆忙,转身时她踩在山岩边的脚突然往外一滑!
 
  “哇啊——”
 
  “啊——夜——”
 
  乐小莲的惊叫声和脑海中一个永远无法磨灭的声音同时在寒秋夜耳边响起,寒秋夜一怔,下意识地大叫着一个箭步往前,不顾一切朝乐小莲和他眼前的欢迎冲了过去!
 
  “莲!小心!”
 
  ……
 
  哗啦啦啦拉啦——
 
  一顶白色的渔夫帽顺着瀑布的水流急速落下,最后淹没在水流飞溅的雪白水花里。
 
  而此时,寒秋夜正一手艰难地扶着身旁的岩石,另一只手紧紧搂住差点摔下山岩的乐小莲,受惊吓的程度似乎一点也不比她小。
 
  乐小莲此刻整个人更像是石化了一样,瞪大眼睛,目光无可逃避地望着此刻和自己只有几厘米距离的寒秋夜。她的脸颊缭绕着寒秋夜微热的鼻息,轻轻呼吸就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清香味,感受着此时此刻仍把她搂在怀中的有力的手臂……因为失足而串上嗓子眼的新长,现在几乎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了!
 
  寒秋夜也定定地看着乐小莲,随着急促的呼吸渐渐平静,眼前那张明媚的幻影也渐渐变回乐小莲羞涩而又带着一丝慌乱的面孔。他这才回过神,像是触电般赶紧松开了手,脸上浮现出一抹带着歉意的红晕。
 
  “抱歉……”
 
  “……”听见寒秋夜的话,乐小莲猛地抬起头,望着寒秋夜像天使一样完美无瑕的脸庞,目光中闪烁着一丝不解。
 
  “刚才吓坏了吧?”寒秋夜很快又恢复了平时的优雅与温和,他抬起手抚了抚乐小莲额前稍稍有些凌乱的刘海,露出庆幸的笑容,“这里的石头很滑,不可以太靠近了!”
 
  “恩……我知道了,学长,对不起……”乐小莲依旧沉浸在那令人心跳加速的一刻,不敢再看寒秋夜,只能低垂着头,小声回答。
 
  寒秋夜温柔地笑了笑,忽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乐小莲身后的一小块山岩上——
 
  碧绿的树丛中,正盛开着一朵红白相间、明艳无比的茶花!
 
  寒秋夜白皙而修长的手指轻轻擦过乐小莲的耳际,摘下了那朵山茶花,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花插在她耳边的发丝里,仿佛在欣赏世间最美丽的风景一般,温柔地注视着乐小莲。
 
  “这……就当做我祝贺你在文化祭中取得好成绩吧。”寒秋夜轻柔的目光就像是一张网,怎么也躲不开。
 
  “礼物……”乐小莲伸手摸了摸耳边的山茶花,心重重地“扑通”一跳,脸颊红得简直像是要燃烧起来了。她望着寒秋夜突然脱口而出,“学长……学长是不是对谁都这么好呢……”
 
  话音刚落,寒秋夜和她同时一怔!
 
  天啊!我刚才究竟在说什么啊?!虽然……虽然一直很想知道这个问题,可是……可是问得也太直接了吧?!学长会不会……会不会已经发现我……我……
 
  乐小莲的心顿时乱成了一团麻,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她赶紧转过头,慌乱地看着旁边的岩石,可是心里就像关着一只不听话的兔子,在胸口拼命地乱撞!
 
  寒秋夜怔了怔,有些惊讶地看着乐小莲,可是很快地,他脸上惊讶的表情便被一个温柔的笑容取代。
 
  “不,对小莲……是特别优待哦!”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听见寒秋夜的话后,乐小莲的心就像是冲向天空的云霄飞车,再也无法平静!当她和寒秋夜并肩在山岩上坐下时,她已经激动得连双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摆放了!
 
  寒秋夜却温柔地转过头,有些神秘地微微一笑:“小莲,想听我吹笛子吗?”
 
  “恩!”听见寒秋夜的话,乐小莲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毫无抵抗能力地拼命点头!
 
  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吗?不但能和寒秋夜学长一同前往这个宛若仙境的地方,而且收到了寒秋夜学长送给我的礼物,现在更能亲耳聆听他吹笛子!难道连上帝也赞同我今天向学长告白吗?呵呵呵呵!
 
  乐小莲期待而又忐忑地望着寒秋夜优雅地将笛子放到花瓣一般的嘴唇边。他长长的睫毛就像是碟翼轻落在白皙的皮肤上,温柔得几近无瑕的美好旋律很快在清澈的空气中弥散开来。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乐小莲抱着双腿坐在寒秋夜身边,静静的陶醉在这清澈的仿佛能洗净世间尘埃一般的笛声里,原本紧绷的心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她把头靠在膝盖上,一语不发的望着寒秋夜,但思绪却始终难以平静。
 
  从这样的角度,可以看见学长秀丽而优雅的侧脸,他的睫毛好长……头发像丝缎一样随风飞扬。为什么每次看着寒秋夜学长,都会不由自主地被打动。明明很清楚学长有自己喜欢的女生,但还是大胆的产生了想跟学长在一起的想法,这样的自己会不会很过分呢?……
 
  一曲终了,寒秋夜放下手中的竹笛,沉静的双眼却像是停留在往昔的回忆里,仿佛连身边的乐小莲也被他忘却了似的。乐小莲望着浑身散发出一种疏离气息的寒秋夜,却猛然间发现他手中竹笛的末端,居然刻着一个“莲”字!
 
  “乐小莲……原来你的名字里也有一个‘莲’呢……”
 
  扑通!
 
  看见这个字,乐小莲的心仿佛被鼓槌敲打了一下,耳边再次回荡起寒秋夜曾经对她说的话。她下意识地轻咬住嘴唇,目光揣揣不安地来回扫视了竹笛末端好几遍,终于鼓起勇气问到。
 
  “学长,刚才那首曲子……可不可以告诉我叫什么名字……”
 
  “这首曲子吗……它叫《夜之莲》……”寒秋夜修长的手指在“莲”字上轻轻地摩挲着,眼神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深情。温柔的声音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
 
  扑通!
 
  寒秋夜的回答让乐小莲的心再次猛烈一跳!
 
  果然又是“莲”……
 
  “呵呵呵呵!寒秋夜学长,这是因为你特别喜欢莲……莲花吧。我的意思是说,你的笛子上有一个‘莲’字,喜欢的曲子名字中也有‘莲’,还有‘莲’的香味,都是因为莲花对不对……”
 
  乐小莲忐忑地伸手抓了抓头发,傻笑着说出心中的推论。分明是想说服自己的声音却越变越小,胸膛中不安的心脏却越跳越快!
 
  “呵呵,是的。”寒秋夜将头靠在身后的岩石上,怀念地望向湛蓝的天空,“我的确很喜欢‘莲’……可那是因为,她的名字里有一个‘莲’字……”
 
  哐啷!
 
  寒秋夜的话音刚落,乐小莲似乎听到自己的胸口处传来一个支离破碎的声音。
 
  这么说,是因为那个女孩的名字里有一个“莲”字,寒秋夜学长才会对一切与“莲”有关的东西格外关照……那么,寒秋夜学长对我的“特别优待”,也仅仅是因为我的名字跟“她”有着这样微乎其微的关系吗……
 
  “说起来,她和小莲你还真是有几分相似呢!”说到“她”寒秋夜的话似乎也多了起来,语气不自觉地变得轻快。他继续喃喃自语,耳边轻柔的发丝仿佛留恋过去的记忆般随风轻轻地飘动,“她经常毛毛躁躁的,就像是风一样会突然消失不见,可是等我生气的时候她会突然笑呵呵地出现在我的身边,向我道歉。她就是这样,总是让人生气,却又让人无法不喜欢……我总在想,或许再也没有办法像这样去喜欢一个女生了……”
 
  乐小莲只觉得脑袋像钝物重重敲击了一下,一种疼痛的感觉瞬间蔓延到全身……她转过头,看见寒秋夜那双喜悦与落寞交织的眼睛,漠然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然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就在这时,寒秋夜转过头来深深地注视着乐小莲,轻声问道。
 
  “小莲,你在想什么?”
 
  “啊……没……没什么啦!”她望着寒秋夜飘逸俊秀的脸庞,目光像是沉浸在一幅美好的画卷中一般轻轻晃动着。
 
  那个女孩子能和寒秋夜学长并肩站在一起,一定足够优秀吧!索然心里有一点点想嫉妒,可是这样的心情却情不自禁化成了浓浓的羡慕……真的好羡慕她……
 
  乐小莲想着,朝寒秋夜挤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带着一丝憧憬地说:“我只是在想,那个女孩子,她好幸福……”
 
  寒秋夜似乎有些意外,怔怔地望着微笑的乐小莲。他沉默了一会,转身拉开身边那个鼓鼓囊囊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一件白色休闲外套,披在乐小莲身上。
 
  “最近在学校里怎么样?交了不少新朋友吧?”
 
  “咦?”乐小莲有些惊讶寒秋夜突然改变话题,但还是点点头,认真地回答,“嗯!大家对我都很好……尤其是和小雪……”
 
  “呵呵,那就好!”寒秋夜笑了笑,微微的合上眼帘,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皮肤上落下一道阴影,“我……我有时还看见你和星高的一个男生……”
 
  “啊!学长说的是时荀吧!”乐小莲赶紧摇摇头,生怕寒秋夜误会似的解释道,“这个家伙……我,我……原本是想让他做我在星高的卧底,可是他经常捉弄我,也帮助过我!不过……我们只是朋友,朋友而已!”
 
  “时荀?你说他叫时荀?”寒秋夜眼中惊讶的光芒一闪而过,困惑的望着乐小莲。可是看着她一脸焦急的模样,他像是明白了什么,温柔地
 
  微笑着说道,“呵呵,我明白了……多认识几个朋友也好。”
 
  “呼——”听见寒秋夜的话,乐小莲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朝寒秋夜露出一个放心的微笑。
 
  “喜欢他,等比赛结束的时候就亲口告诉他吧……”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乐小莲把下巴抵在膝盖上,怔怔的望着潺潺而过的溪水。不知道为什么时荀曾对她说过的话再次回响在她的脑海里。乐小莲甩了甩头,想把自己因为时荀这句话而涌起的念头彻底甩出脑袋!
 
  刚才寒秋夜学长突然问我最近的生活,一定是他看出了什么,为了避免我的尴尬才故意换个话题的吧!他还是温柔体贴的像个天使!可是这样的“天使”却不属于我。在寒秋夜学长的心里,已经被“她”填得满满的,只给他带来幸福和快乐的女生也只有“她”而已!
 
  乐小莲,你这个傻瓜,你应该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啊!
 
  为什么还要那么不自量力?为什么还要不由自主地被学长吸引呢?
 
  “现在是晚上七点整,接下来请看今天的省内要闻……”
 
  嚓——
 
  “……不要!相公!不要扔下我啊……”
 
  嚓——
 
  “一尝好味道,金顶花牌酱油……”
 
  咔嚓——
 
  一个光线暗淡的房间里,悬挂在墙壁正中央的超大等离子电视机飞快的切换了三个画面后,嘎然而止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与沉寂。
 
  啪嗒!
 
  电视机对面的沙发上,响起硬物被扔在玻璃茶几上发出的声响,随后显得有些焦躁的叹气声在黑暗中响起。
 
  时荀盘着腿窝在沙发里,浑身软趴趴的像是没有一点点力气。他出神的望着刚刚关掉的电视机发了一会呆,接着一把抓起手机,见屏幕没有任何变化,第n次郁闷的把手机随手扔回沙发垫上。
 
  “那个笨可乐,居然连个电话都没有……今天和寒秋夜一起出去,不知道情况到底怎么样……”
 
  时荀自言自语地说着,用手一下一下的点着额头,忽然他又伸手抓起手机,选定了一个号码后,摁下了通话键。
 
  嘟—嘟—嘟—
 
  “喂……我是乐小莲……”
 
  听筒很快有了反应,不过传来了一个有气无力的声响。
 
  “喂!乐小莲同学,”时荀躺倒在沙发上,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一边用手揉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故意哽着嗓子粗声粗气地说,“这里是星华省星华市星盟教育基地的学生生活情况调查科。听说你今天告白花了一整天时间?”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接着响起了乐小莲沉闷的声音,“时荀,你不要闹了。我现在心情不好……”
 
  “那……你在哪里?”时荀停下揉着头发的手,神情认真地问。
 
  “在地狱。”乐小莲的声音没好气地传了过来。
 
  “好,你在哪里别动。我过来找你。”
 
  “什么?你……喂!喂!”
 
  啪嗒
 
  嘟嘟——嘟嘟——
 
  电话的另一端,乐小莲站在星盟空无一人的蓝帐上,低头望着传来一阵忙音的手机,脸上满是愕然和郁闷的表情。
 
  那个笨蛋,他想到哪里去找我啊!呼……算了算了,真是败给他了!
 
  乐小莲想了想,气呼呼的鼓起腮帮子,发给时荀一条短信。
 
  大笨蛋,我在蓝帐!
 
  嘀嘀——嘀嘀——
 
  笨可乐,你果然没有撒谎的天赋呢!我不这样说,你会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吗?
 
  呜呼!这个大混蛋,居然今天也敢耍我!实在太可恶了!
 
  看见时荀发来的短信,乐小莲火冒三丈!可是回响起刚才电话里时荀有些担心的语气,她的怒气渐渐平息了下来,无力的叹了一口气。
 
  算了,这一次就饶了他,下一次他如果再敢骗我,绝对巧破他的头!哼!
 
  乐小莲想着,缓步走到蓝帐中央的大草坪上,就地坐下,接着浑身无力的向后一仰,
 
  躺在了草地上。
 
  呼……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呢,天空的颜色就像是大海深处被沉淀的深蓝,显得那么遥不可及……和寒秋夜学长告别已经3个多小时了,不知道为什么不想回寝室,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走到蓝帐来了……
 
  对了,今天还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次的一王三帅榜中本来是“王”的寒秋夜学长降级成了“帅”。本来想好好安慰一下学长的心情,可是和他告别时因为自己有些失控的情绪却什么都没有做……好讨厌这样没用的自己……
 
  想到这里,望着天空的乐小莲抬起一只手,搭在了眼睛上,遮挡住点点星光。
 
  今天的星星为什么会这么刺眼,看久了,眼底那仿佛失控般不停往上涌动的液体,是眼泪吗?
 
  沙沙沙沙!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正当乐小莲再度沉浸在极度挫败和难过的情绪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夹杂着喘息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乐小莲猛地睁开眼睛,谁知她刚刚转过头,右边就发出一声重物倒地的声响!她定睛一看,时荀大汗淋漓地喘着粗气,砰的一下倒在她身边!
 
  这家伙……难道是拼命跑过来的吗……
 
  看见时荀气喘吁吁的样子,乐小莲一时没能回神,用一种“天外来客”的目光差异的望着他。
 
  “傻瓜!别用那种感动的眼神看着我啦!”虽然一直仰望着夜空,可是仿佛什么都逃不过时荀的眼睛,他一边喘着气,一边不以为然地说着,“我只是想来这里看看有没有哪个笨蛋在哭鼻子,污染自然环境啊!”
 
  “混蛋!谁要哭啊……”
 
  “可是你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四个大字……”
 
  时荀侧过头,伸出一只手摩挲着下巴,像侦探似地认真凝视着乐小莲的脸,故作严肃的回答:
 
  “我失恋了!”
 
  砰!
 
  一个闷响声在蓝帐的草坪中响起,接下来,蓝帐再次恢复了寂静。
 
  “喂,你干吗突然变得那么安静,这样很可怕哎……”几分钟过去了,时荀一边揉着被打的脑袋,一边朝一直保持缄默,平躺在草地上的乐小莲,大声说:“好啦好啦!本少爷今天心情好,你有什么要发泄的就统统冲着我来吧!肩膀借你靠,纸巾我都准备好了哦!”说完,他从随身带来的塑料袋里掏出两大盒纸巾,然后又重重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没有任何反应……
 
  “呃……其实失恋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个女生只是比你先认识寒秋夜而已,你也不差啊……”
 
  还是没有丝毫反应……
 
  “你还是我认识的乐小莲吗?干吗垂头丧气的!明明连告白都没有说出口,怎么算失恋呢!要是连这点小挫折都承受不了还说什么称为星盟第一!”
 
  星盟第一……星盟第一……
 
  “笨蛋!少瞧不起人了!我乐小莲才不是那么没用的家伙呢!”一秒钟的沉默之后,时荀的身旁突然传出一阵气势如虹的大吼!
 
  “……”时荀一脸愕然的看着双手叉腰的乐小莲,惊讶地说不出一个字来。
 
  乐小莲看着他哑然的表情,突然仰起头,豪迈无比大声宣布:“哈哈哈哈,别以为我那么轻易就被打垮噢!我已经想通了!”
 
  “想通了?你不会吧……”
 
  “道理很简单啊!说起来我应该感谢那个女生才对呢!要不是寒秋夜学长那么喜欢她,要不是她的名字里也有个‘莲’字,我怎么可能得到学长那么多的关照呢?我实在是很幸运——”
 
  “小可乐,你没有发烧吧?”时荀不敢置信的伸出手想要去摸她的额头,却被乐小莲一巴掌拍开!
 
  “我正常的很!现在以我的实力根本没有达到能跟学长并肩站在一起的程度,为什么要给他带来困扰呢!”乐小莲仿佛在宣誓般用力的点了点头,“我应该更加努力,使自己足够优秀才可以呢!寒秋夜学长,你一定要在前面等着我哦!”
 
  看着乐小莲屈起手臂,眼睛里闪烁着坚定光芒的模样,时荀一时间有点恍神:这个家伙,他真的是女生吗?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子的复原能力会这么强!她是那么坚强……从不服输……
 
  这时的她,就像是永远不会被击碎的宝石般闪闪发亮!
 
  只是……时荀暗暗地呼出一口气,有些后悔得想:早知道会再次挑起她的“斗志”,就不要这么拼命跑来安慰她了……
 
  就在这时,乐小莲忽然鼓起了腮帮子,重重地呼出一口气:“不过……心里明明反复练习了很多遍的话,可是面对寒秋夜学长时,却没有勇气,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这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呢。”
 
  “想告白?那还不容易!”时荀默默地看了乐小莲一眼,突然伸手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对准乐小莲,“现在你就把这个手机当成寒秋夜好了!”
 
  “呜……”乐小莲对时荀的举动有些感动,刚想伸手去接,忽然又警觉地盯着他得脸,“时荀同学,麻烦你先把耳朵堵住!”
 
  “笨蛋!你以为我很想听吗?”时荀不满的瞥了她一眼,但还是乖乖地走到一边坐下,伸手把耳朵紧紧的捂住。
 
  乐小莲再次仔细检查了一下时荀的“隔离”工作是否到位,最后转身坐好。没想到,仅仅是面对一个暂时充当"寒秋夜“的手机,自己竟然也会这么紧张。
 
  她平复了一下忐忑不安的心情,轻轻地闭上眼睛,凑近手机喃喃地说着。
 
  “寒秋夜学长,自从进入星盟之后,我就喜欢上你了……”
 
  终于将所有的说完。乐小莲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一炮的时荀却望着乐小莲有些失落的脸庞,沉下眼脸,若有所思……
 
  突然,一个坏笑声突然传进了乐小莲的耳朵,但不知为什么,这个声音却显得有些沉重。
 
  "小可乐,想知道怎么能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里变得优秀嘛?……"
 
  "呵呵呵呵!"乐小莲冲着时荀干笑了几声,一脸警惕,"你这个家伙,又想什么把戏?"
 
  "小可乐!恭喜你答——错了!"时荀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一只手托着下巴,转过头一本正经的望着乐小莲"如果你天天想着寒秋业夜,就会给之际带来无止境的压力,在你不断努力的这段人日里,暂时忘记他!就把你的时间全部交给我吧!我一定让你的生活过得无比充实!"
 
  说着,他的脸猛然露出一个连白痴都看得出的"不怀好意"的胶结笑容!
 
  把时间交给他?这家伙又在打什么鬼注意……
 
  砰!正当乐小莲在脑海里对时荀刚才的话作者各种各样不堪的翻译和猜测,突然,一个白色的小纸卷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她头顶上!
 
  "哇——干嘛用东西扔我?!"
 
  "呵呵,你应该觉得很眼熟吧?"时荀咧开嘴灿烂一笑,却没有正面回答。
 
  乐小莲好奇的把纸卷展开一看——
 
  阿绿行为规范守则(不完全修订版)
 
  总则:阿绿必须视主人为生命!主人想到的全力为主人办到,主人没想到的提前为主人想到。以主人的悲伤为悲伤,以主人的快乐为快乐。主人的命令就是阿绿必须遵守下列基本行为规范,宝货但不仅仅包或完成下述工作。主人对所有守则拥有最终解释权。
 
  1。阿绿必须随传随到,在接到主人命令十分钟内感到指定位置。
 
  2。阿绿必须无条件遵守主人的全部命令,只能回答"是"。
 
  3。阿绿必须负责主人三餐,不允许出现重复菜色和品种。
 
  砰!
 
  "你的脑袋是不是被踢坏了?!这种东西我才不会遵守呢!"
 
  刚刚看完白纸卷上的前六行,乐小莲便不由分说的把纸卷揉成一团,重重的砸在了时荀的头上!
 
  "小可乐,你想违约嘛?!"时荀不满的捂着被纸团砸中的后脑勺,一脸受伤的表情,"那天我就你出土坑的时候,你可是在合约上盖过手印的哦!"
 
  可是合约上只是说做七天阿绿,有没有说从视么时候开始!"说到这里,乐小莲有些得意的环起了手臂,扬着下巴说,"我决定无限延期!"
 
  "呵呵,这么说起来也没错拉!不过——阿!我忽然想到,"时荀不以为然的敲了敲眉毛,晃了晃闪闪发亮的手机,"寒秋夜徐阿章要是听到你刚才说过的话!一定会开心的彻夜难眠吧!哈哈!"
 
  "阿!时荀!你这个混蛋!居然威胁我!"
 
  看见时许得意洋洋的笑脸,和他手上那个在月光下闪闪发光的手机,乐小莲纵然一肚子的怒火以只能偃旗息鼓,无奈地低垂下头,"呼……算你狠……我答应就是了……"
 
  "嘿嘿!小可乐,那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请多多指教喽!"
 
  看见时荀那张既可爱幼可恨的笑脸,乐小莲恨恨得直磨牙却又无计可施!
 
  可恶的臭时荀,总有一天我会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哼!不过刚才和时荀吵吵闹闹的,心情居然不知不觉间好了不少!乐小莲,打起精神来!fighting!
 
  "阿!小可乐,我肚子饿,要去吃宵夜了!"
 
  "我视么事阿!"
 
  "哦?真遗憾!那不如我们再听听录音?"
 
  "好啦好啦!该死!我去还不行吗?"
 
  乐小莲和时荀打打闹闹的往星盟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他们才离去不远,一道修长二飘逸的身影突然悄无声息的从蓝帐跑边的一栋教学口的拐角后走了出来。
 
  身影隐没在不断放大的嘿暗影里,默默的眺望着乐小莲和时荀渐渐融入夜色的背影,暗暗的捏紧了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