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那些记忆的片段,就算已经被大火烧去,却还是我生命里最甜蜜的存在。就跟我和他在一起的每个瞬间,无论是在大雨中抱着一大堆蛋糕材料跟在他身后匆匆地跑进蛋糕店,还是每一天辛苦地打烊,和他一起拉上店门口厚重的卷闸门。

就算明白那些记忆都已经被抹去,就算明白在这一次的轮回里,我身边的他已经变成了可怕的怪物,我还是忍不住会笑。

那些残留在心里的、连生命之花的火焰也无法抹去的不是记忆,不是时间,不是轮回的情节,而是爱。

是爱!

“还有,还有,你还记得那次我们两个一起去看电影,结果遇到怪叔叔的事吗?”唐果眼睛放光地说着,朝我走了过来。

我也朝她走了过去,自然而然地和她一起在花田里坐下。

微风吹拂着火红的生命之花,绯色的花浪在我们身边翻滚摇摆。阳光仿佛变成金色的,照耀着我们,我们似乎都变成了很小很小的孩子。

我拉着她的手,她也拉着我,曾经在一起的记忆在我们之间重现,甜蜜的笑容溢满了我们的身体。

摩杰,你错了。你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种爱能够抵过时间的冲刷。你错了啊,这个……

所有的爱,当它产生,当我的眼睛看着唐霜的眼睛,当我们的手牵在一起回忆起所有关于我们的记忆,爱就在那里。

爱,从它诞生的那刻起就有了穿越时间的魔法,就好像这花田,就好像在我胸中冬眠的白色生命之花,它不会消失,总有一天会被唤醒,疯狂地蔓延。

“你说过你是和我一模一样的玩偶,却因为性格太像我,胸膛里又有放着奇怪的花朵,所以一遇到我就会跟我吵架,对不对?”唐霜还在笑,笑容融化在金色的风里,变得像蜜糖一样甜蜜。

“是的,我说过。”我忍不住笑出了眼泪来,断断续续地说,“就是因为这个,就算后来我们两个关系好了,还总是吵架,总是你骂我我骂你,生好几天闷气谁都不理谁。”

“就跟我们现在一样,觉得这个世界上就属你最讨厌了,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来找你,想和你在一起。”

“我也是,经常会在半夜里头痛,哎呀,我怎么喜欢上这样一个女人啊!”看到她头痛的样子,我也深有同感地笑了起来。

“是啊,或许是我们身上有太多太多相同的地方了,头痛的原因或许是你和我太像了吧。”她微笑着,眼角忽然出现了金子一般的东西。

“金子”从她的眼角跌落下来,我才发现那是一滴眼泪,金子般的眼泪。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说过很多遍,很多遍……你说,你好羡慕我,羡慕我有姐姐,有爸爸有妈妈,有影沙和镏音,有那么多朋友。我还可以去爱别人,去选择我爱的人,去获得被人爱的权利。你说……”

我想被人爱。

“你想被人爱,被一个特殊的人爱着,而你也爱着他。”眼泪从唐霜的眼中落下来,她用力将它们抹去,对我微笑,努力地继续微笑。

“你就是我,我也就是你。如果没有了我,重楼爱上的人就应该是你吧?重楼会爱上你,他那么好,一定会给你幸福的,是吗?就好象99片花瓣的花朵,拥有了最后一片花瓣,完整了,也就不会再寂寞,不会再孤独了,是吗?”

我已经不觉得自己在哭泣了,眼睛里那个控制泪水的器官好像坏掉了,泪水就那样流出来,再也停不下来。

我明白了,我明白这一切的目的,也明白了唐霜要给我的东西是什么。

在那么多的日夜里,我告诉了她我灵魂深处掩埋的痛苦。

我无法爱我想爱的人,因为我是玩偶。

我无法获得爱,因为我是玩偶。

而现在……

“冰晶,拿走我的生命吧。不要哭,请微笑着。”她纤弱的手指捧起我的脸,眼泪顺着手指打湿了她的手腕和臂膀。

“已经让这么多人牺牲的我,不再值得那么美好的故事了。失去了姐姐的我,也不配拥有那样幸福的故事了。只是因为想和重楼在一起,想获得爱和幸福,就可以无视其他人,就可以牺牲其他人。”

“人哪……是这样自私的动物,人不配拥有玩偶,不配让玩偶为我们奉献一生。冰晶……”

她捧起我的脸,对我露出最后的微笑,灿烂如盛放的白蔷薇。

“你比我值得拥有更多,更多美好的东西。”

“我,我把我的生命给你。”

雪白的花瓣随风散去,无论时间曾对我们做过什么,最后留在我眼中的是这个女孩纯洁如水晶般的笑容。

无论流过多少泪水,痛哭过多少个夜晚,最后留在我身边的白色蔷薇花瓣,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微笑着,用它的全部和只有我能理解的方式微笑着。

傻瓜唐霜。

唐霜是傻瓜。

你错了啊,以为这样我就能获得幸福了吗?

你以为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了吗?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变得完整、获得爱了吗?

傻瓜啊,冰晶,你是全世界最傻的胆小鬼。

冰晶,你是胆小鬼!

胆小鬼!

“冰晶……”

我听到一个激动的声音在呼唤我,抬起头,我看到他在哭。

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在哭。

胸膛里那朵白色的花朵在慢慢地变得透明,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从脚底升起来,向身体的其他地方疯狂蔓延。

忽然间,我明白人为什么总是会笑了,就跟花朵总是会开放一样,那是对朝阳、对希望的爱。

忽然间,我明白人为什么总是会哭了,就跟花朵总是会凋谢一样,那是对夕阳、对即将到来的在黑夜里漫长等待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