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江天雅抬头看着他,表情坚决,“如果你能够抛开一切和她在一起的话,那你就义无返顾地去吧,我就当自己从来没有这么一个弟弟。”

“姐!你在说什么?”小勋一脸惊愕地看着自己的姐姐,眼神掩藏着一丝丝不安。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或者是她,或者是我。”

时间一下子凝固起来,周围的喧哗顿时成了虚掩,人流无声地在其间穿梭,世界似乎一下子只剩下了我们三个人彼此对视着~~~~在所谓的对与错,亲情与爱情之间,选择少得可怜,却必须选择,这就是所谓的命运。

一段沉默之后,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轻的像是一声叹息,“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小勋倔眉紧皱~~他现在内心一定很乱吧~~可怜的小勋~~

我垂下双眸,从包里取出他送我的陶瓷公仔递到他面前~~这是我这几天一直带在身上的东西~~小勋,我是多么爱你~~既然你无法背叛为你牺牲了双腿的姐姐,那我只能选择背叛自己的心了~~

我呼吸都不敢太用力,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让心底地情绪泄露出来,“今天我是来还你这个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心非常心悸地一疼~~~

“你说什么?”他的表情遂渐忧结,不停地摇着头,“不,我不相信。”

我把公仔塞进他的手里,强笑着,“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我很快乐,所以,谢谢你。”

“你怎么可以这样残忍?怎么可以?”他失控般大叫起来。

“因为我后悔了,因为这跟本就只是个错误。”我大叫道。

“你——”他狠狠地扬起手,我闭上眼睛,仰高了头~~打吧,打了以后我们就算扯平了,谁也不欠谁了~~

他的手停顿在半空,然后缓慢地握紧了拳头,无力地垂了下来,“哈!真是可笑……太可笑了……你不要的东西,我还留着干吗?”

陶瓷公仔被他狠狠地摔了出去,可怜的公仔顿时粉身碎骨,那一片片陶瓷破碎得再也无法拼贴了~~我的心揪成一团~~好痛~~痛得让我自己感到心惊~~心中的伤口再也无法愈合了。

……

“这个小男孩可真像你呀。”

“当然啦,就是因为像我才买的呀,这样娜娜姐想我的话看着他就可以啦。”

……

“娜娜姐,每年的生日我们都一起过吧。”

……

我想起他送我陶瓷公仔时说的话,泪水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

王娜娜,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我的心大声地对自己说~~是啊,我已经开始后悔了,可是,来不及了!我无法回头了!我缓缓地转身离去,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两人这一路走来的种种情景~~小勋,祝你一路顺风~~

如果,有那么一天,你不再是十九岁……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们再次相遇……

如果,有那么一天,彼此的心不变……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那么,在一起吧!不离不弃~~~

第14话三年后。

电话铃声坚决而固执的响了很久很久,我窝在温暖的被窝里真不想动,可是电话铃声就像催命咒一样在我耳边打着持久战,叫得我心都烦了,于是只能不情不愿地伸出一只手在矮柜上摸索电话,然后拖长了声音道,“喂——”

“该死的!王娜娜,你快点起床行不行?!”是敏儿的咆哮声。

我错愕了三秒钟——马上想到今天是我最好的朋友敏儿踏入爱情坟墓的日子。

呀呀呀!!!我从床上跳了起来,真是太该死了!什么日子都可以忘,可是敏儿结婚的大日子我怎么能忘了呢?

“敏儿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忙从床上跳了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问。

“还能在什么地方,我在影楼准备化妆。”她的声音充满了无奈。

“哦,我知道了。”我挂了电话,飞快地冲进洗手间刷牙洗脸,抬起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失了一下神,三年了,我似乎改变了不少,可是唯一没有改变的是对小勋的思念,他一直都占据在我心中,深刻地存在着,从来不曾淡去。

我曾经试过无数次想要忘记他,可是,要忘记他,比想象中的还要困难几千几万倍,每当我一不留神,他的身影就会清晰地跃入脑海,占住我所有的思维。

你看,就一会儿功夫我又走神了~~~~

参加婚礼不能穿得太随便了,所以我穿了一身裁剪合身的套裙,赶到影楼的时候,敏儿正在盘发,看到我非常不爽地翻了个白眼,像打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昨天晚上我对你千叮咛万嘱咐,你倒好呀拿我的话当耳边风,随便吹吹就过去了,今天还是照样迟到不误!!!有你这种朋友早晚要被你气死!!!”

如果不是因为正在盘头发不能动的话,我看她早就起来扁我了。

“今天可是你结婚的大日子,可不能生气哦,会不吉利的。”我在一旁赔笑道,然后故做惊喜道,“呀!我们的崔敏儿小新娘今天可真是美到掉渣呀!你老公看到的话一定会爱死你的!呵呵~~~”

“哼!”她冷哼了一声,不过眼中已经有了一丝笑意。

半个小时过去了,她一直在弄头发,在一旁无所事事的我百无聊赖地问,“敏儿,你说人为什么要结婚?”

“因为上帝创造了亚当又创造了夏娃,所以要结婚。”她随口回道。

“婚,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什么意思?”她在镜子里看我,好奇地问。

“是女人昏了头,所以要结婚。”我慢条斯理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