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了吗?”

“是。”

“头很痛吧~~我已经帮你请了假了,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吧。”

“哦……”~~我放心了~~

“那我挂了。”

“等——等一下。”

“什么?”

“那个……昨天真的……很失礼,对不起。”我吞吞吐吐道。

“你昨天昏倒的时候真的是把我吓了一跳呢,不过还好~~只是睡着了~~”他的声音中隐约有些笑意。“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先挂了。”

“好,那谢谢你了,再见。”

挂了电话,我躺在床上拿着手机随意按了几个键,跳出一组号码,我看到“江在勋”三个字,接着,我的手指不受脑袋控制地按下了绿色的发话键,嘟——嘟——嘟——随着一声声‘嘟’的等待提示音,我的心也跟着非常心悸地一紧。

“喂,娜娜姐吗?”电话被接了起来,我听到他的声音。

我脑中一片空白,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慌乱地挂了机,把头埋在抱忱里,心慌乱不已~~~~如果事实真如萧小雅所说的,他是因为觉得对自己姐姐的愧疚才会喜欢上我的,那我该怎么办?是继续……还是放弃……

叮叮咚咚叮咚叮~~是小勋打来的~~

我~~该不该接呢~~正犹豫不决间,我听到有人在敲门的声音。

一大早的,会是谁呢?~~我打开门,只见门外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典雅女人,她有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睛,她的双腿~~~我脑中闪过萧小雅的话:他姐姐江天雅曾经为了救他被货车压断了双腿……

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小勋的姐姐江天雅!!!

我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你好,我是江天雅,江在勋的姐姐。”她对我微笑了一下。

“呃,我是王娜娜。”我也想挤出一个笑容,可面对这样的场面,我是怎么也笑不出来~~~

叮叮咚咚叮~~她进了屋望了一眼响个不停的手机,质疑道,“你——不接电话吗?”

“啊——没关系。”此刻,身后那连续不断的手机铃声显得格外刺耳!我忙拿起手机按了关机键~~但愿江在勋那小子不要马上冲过来~~~

“你找我有事吗?”我小心翼翼地问。

“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她的声音冷得像冰。“你知道,小勋才十九岁。”

“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我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就算你们现在在一起,可是——你敢保证小勋将来不会后悔,不会离你而去吗?”她那么端庄地坐着,脸上没任何表情,只是那样静静地望着我,仿佛没有一点退路。

“你一定很爱你的弟弟吧。”我轻轻地问。

“是的,我很爱他,所以我不希望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我已经帮他申请了去温哥华读大学,签证一下来他就走。”她的声音里依旧没有一丝感情。“所以,你别无选择!”

我的心狠狠地揪在一起……原来……从开始就是个错误!

原来……我别无选择!

江天雅没有再说什么,丢给我这么一个炸弹后就走了~~小勋要去温哥华读书~~为什么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难道我们真的就要这样结束吗?难道这就是我和他的命运吗?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又要让我和他相遇呢?我该怎么做,才能把彼此的伤害减到最小呢?我该怎么做……

十分钟后,小勋来了,一见到我劈头就问,“娜娜姐,你是怎么了,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小勋……”

“娜娜姐,你到底怎么了?”他终于发现我的神情有异,开始担心起来。

“小勋……我们……”既然结果都是心痛,那么长痛不如短痛~~我下定了决心,一个字一个字说道,“我们,分—手—吧!”

“你说什么?”他怔住。

“我说,我们分手吧,我和你不合适,不合适,你懂吗!!!”

“娜娜姐,你不要开玩笑了,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我没有开玩笑。”我注视着他,声音异常冷静。

“你是说真的。”他的眼神开始凝重。

我不忍看他眼中受伤的眼神,转过头去,咬着牙,强忍住泪。

“为什么?”他朝我逼近,两大步就将我困在墙边,突然抓住我的手臂,好痛~~“你告诉我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呀?”

为什么?我也想问自己,可是有了答案又能改变什么呢!

“没有为什么,你就当是自己玩了一场游戏好了,或者是在一部喜欢的电影里扮演一个喜欢的角色,游戏结束了,电影也演完了,就如此简单而已。”我知道他会疼会痛,可是我比他还要疼还要痛千倍万倍,我每说一个字就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尖刀在肌肤上划一道伤痕,不停地在滴血……

“游戏……”他用受伤的眼神望着我,“难道我们之间只是玩了一场游戏这么简单吗?”

我咬了咬牙,点头道,“是的。”

哈~~他冷笑起来,一把甩开我的手,转过身去走到门口,声音冷冷传来,“那,如你所愿,我们的游戏结束了。”

说完重重地甩上门。

砰!我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

“娜娜姐,我们来做个约定好吗?”

“约定?”

“我们来约定,就算地球发生异变,就算UFO来袭,就算世界陷入第二次冰河纪,就算……我不在你身边,你也一定要幸福!好吗?”

“可以!但你也要答应我,就算是生病时身边没有一个人,就算是被最信任的人背叛抛弃,就算心里承受着深深的伤痛,你也不能气馁,要勇敢坚强的生活下去。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