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的……我……我是觉得你昨天晚上一夜没睡,今天应该早点回去休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注视着我的眼神,我竟然觉得有些莫名的心慌,说话也语无伦次起来。

“没关系,像这种熬夜,我早就已经习惯了。”他对我笑了笑,“再说,就算要休息,也要吃了饭以后,不是吗?”

“那好吧,不过我有个要求。”

“什么?”

“这顿饭要我请,因为上次答应你的~~”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来公司面试那天~~我答应要请客的。

他想了一下,恍然大悟道,“哦,那次我是开玩笑的,你别把它当真了。”

“不是的,我是应该要好好谢谢你的。”我由衷道,如果不是因为他,我怎么可能会进“叶氏”工作,说不定我到现在还在漫无目的地寻寻觅觅中。

“那好吧,我答应你,这顿由你请。”他笑道,“不过,以后可不能和我争着付帐了,让女孩子买单,我自尊心会受损的哦。”

什么呀!!想不到他还这么大男人主义呀!!!

“好。”我点了点头,说实话,以后就算想让我抢着买单也不干呀,“那我先出去了。”

“好。”

推开门出去,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思绪突然飘回到昨天小勋把我带回他家的那一幕,我真的从来没想大过,他家居然会那么有钱~~~他条件那么好,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他的父母能接受我吗?我的亲人知道了,会怎么想呢?朋友们呢,他们会祝福我们吗?我是否应该在彼此还没有受伤的情况下,抽身离去呢?

还是应该勇敢的面对这一切?

一系列的问题像千斤巨石压在我的身上,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我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放任自己卷进这么一个大旋涡里,而且愈陷愈深。

一想到可能会和他分离,我就觉得心好痛。

也许我早就已经失去了去放手的资格。

嘀嘀!嘀嘀!排着队领午饭的时候,手机短信提示响了,我翻开来一看,是小勋。

~~小勋:娜娜姐,你身体好点了吗?

娜娜:好多了。

小勋:有没有按时吃药啊?

娜娜:有啊~~(无比心虚地吐了吐舌头~~~)

小勋:相信你才怪!

呀!被他看穿了~~~我轻笑出声~~~

“哎哎哎——前面的,你不要吃饭人家还要吃饭呐!!!!”后面传来众人愤怒地声音。我一抬头,才发现早就已经轮到我了~~~我马上收敛起脸上的笑容。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一边道歉一边把餐券递进窗口,领了饭后找了个空位坐下,翻开手机继续发短消息~~

~~娜娜:你现在午休吗?

小勋:是啊,我在图书馆里。

娜娜:呀,难得这么认真的啊!

小勋:娜娜姐,我想和你说一件事~~

娜娜:什么?

小勋:算了,等以后再说吧,你要多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哦。还有~~再次提醒你~~~~被忘了吃药~~~88!!

娜娜:知道了,要好好用功读书,拜—拜。

短消息才刚发完,手机铃声又响了,这死小子还让不让我吃饭呀~~~我翻开手机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咦?会是谁呢?我有些不确定地开口,“你好——”

“我找王娜娜。”是一个陌生女孩的声音。

“我就是。”奇怪了,会是谁呢?

“我是萧小雅。”

“啊——是你呀。”萧小雅?上次在游乐场遇到的那个楚楚可人的女孩,她怎么会知道我电话号码的?我的声音有些意外。“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和你谈一谈。”

“我在公司,有什么事你可以在电话里说。”

“不行。”她声音坚决,“是关于勋的,难道你也没有兴趣吗?”

关于小勋的?会是什么事呢?她最后那句话成功地打动了我。“那好吧,我们在时候地方碰面,我只有半个小时的午饭时间。”

“十五分钟后,在你公司楼下的咖啡馆里见面。”她居然连我在什么公司上班都知道?难道请了私家侦探!!!“有问题吗?”

“没问题。”我挂了电话,囫囵吞枣地吃了两口饭,便下楼到咖啡馆里去等她。

十分钟后,萧小雅来了,我不得不承认,她真是个十分美丽的女孩,又青春又亮丽,长长直直的黑发,大大的眼睛,高挑的身材,如果站在小勋身旁一定很配吧。

她看到我,朝我走了过来,拉开椅子在我对面坐下。

“说吧,什么事?”我开门见山,直截了当。

“你爱他吗?爱他的话请不要这么自私,放了他吧。”她的声音充满哀求,“我求你。”

“什么意思?”是我自私吗?难道是我束缚住了他吗?

“因为你……都是因为你的出现把原定的一切都打乱了。”她的声音激动起来,“你知道吗?他为了你甚至决定放弃了自己多年来的梦想……”

“啊?”我从来没有要求他为我放弃什么?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她从随身的包包里取出一张陈旧的报纸推到我的面前,“这个,你看看吧。”

“这是什么?”我不解地看着那张报纸。

“这上面有一则报道,是关于勋的。”

关于小勋的报道~~我接过报纸开始翻阅起来~~极限运动顶级高手江在勋,2000年10月全国青少年蹦极比赛第一名~~2001年5月第2届国际高空蹦极挑战赛第一名~~2002年5月七星极限跳伞比赛1次优胜~~2003年7月花式自由跳伞赛准优胜~~2004年4月挑战我国高空蹦极的最高记录,使用直升机在180米以上的高空进行高空蹦极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