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啦~~如果敢骗我的话,哼,小心我把你脸打成茄子!我戴好头盔坐上机车,伸手搂住他的腰,呀!他的背好宽哦,好像很好靠的样子~~真是的,自己在想什么呀,脸唰又红了~~

“娜娜姐,抓好了。”他发动引擎,车子像黑豹一样向前飞驰而去。

这里是哪里?我吃惊地望着眼前的欧式建筑风格的独立别墅~~有钱人真是好啊,和我那八十平方不到的狗窝比起来,这里简直就是天堂了~~唉!我这种小市民还想奢望什么~~可是——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我要带你见一个人。”

“谁?”

“我姐。”

“什么?你姐??还有——这是你家!!!!”我快要死了!我现在的表情一定是难看到了极点!哦哦哦!!!这个还叫无惊无险??!!霎时,我突然惊觉,我对小勋的一切真的一点也不了解。我是不是~~是不是爱得太过盲目了~~

“娜娜姐,你怎么了?”他见我表情有异,上前关心地询问道。

“你怎么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你家这么有钱。”我的声音有些懊恼。

“你又没问过我。”

“可是——”

“有什么关系呢?我家到底是有钱还是没钱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还是我呀!”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不安,注视着我的眼睛很认真地对我说道。

一样吗?我心里突然开始不确定起来。

“可是,你没经过我的同意,怎么可以私自把我带到你家来见你的家人呢。”我的声音有些僵硬,我比他大五岁,这是事实,我该怎么面对他的家人呢?

“如果我告诉你,你会答应来吗?”他反问我。

“起码,也要等我有足够的心里准备以后~~”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他已经发现我的退缩了。

“我……”我摇头,双眼开始迷蒙。是的,我害怕~~我没有自信能让他的家人接受我~~不行~~我要逃~~

“娜娜姐!”他站在原地,一脸无法置信地望着我转身逃跑。

我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甜酸苦辣搀和在一起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叮叮咚咚叮咚叮咚叮叮咚~~~~~

电话响了,我一看来电显示,是小勋。

“喂——”

“娜娜姐,你现在在哪里?”他的声音有些焦急。

“我在……”我望了望四周,突然站了起来~~~~咦?这里是哪里?

“快说呀。”他的声音更加焦急了。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的声音快要哭了~~呜呜呜~~为什么会这样?

“该死,你怎么会这么笨呀!”他焦急地声音转为愤怒。

什么呀!!!这个时候居然对我发脾气!!!我也火大了,对着电话那头的他吼道:“是啊,我就是这么笨呀,所以拜托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然后”啪”一声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一分钟过后我就后悔了~~我该怎么办呢,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而且连一个公车站都看不到~~~看着手机,这死小子真是狠心呐~~~被我挂了一次电话就不再打来了~~~

而我自己又拉不下面子打过去~~算了~~只有靠自己了~~~

滴答!滴答!~~~~呀!下雨了~~~刚才还晴空万里,怎么说下雨就下雨呀,老天爷,你故意在整我吗?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了,真的是好悲惨~~~

雨越下越大,我在雨中缓慢地行走着,好冷啊~~身体冷,心更冷~~~可恶的臭小子,去死吧~~你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出现一次我扁你一次~~~

突然有一个人朝我狂奔而来,是小勋。

“娜娜姐~~”他停在我的面前,气喘吁吁,浑身湿透。

“你还来干吗?”我委屈极了,一把推开他。

“好了,别生气了~~”他一把把我搂进怀里,“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会擅做主张了,这次原谅我吧~~”

“真的?”我的声音闷闷地从他怀里传出来,我真是没用呀,前一刻还发誓说再也不见他了,可现在我却窝在他的怀里不想离开。我是多么爱他呀~~如果将来有一天他真的离开了我,我能潇洒地对他说再见吗?

“以后只要你不愿意做的事,我都不会逼你去做。”他声音温柔,“所以——这次原谅我了吗?”

我点了点头,奇怪,头好昏呀~~~

阿——嚏——我打了个喷嚏。

“呀!”他一摸我的额头,“好烫!娜娜姐,你发烧了。”

发烧~~我的头愈来愈昏了~~~

“娜娜姐~~你还好吧~~”他蹲下来,“快,我背你回去。”

我无力地趴在他的背上,耳边是淅淅沥沥地落雨声,我有些感动,把头轻轻地搁在他的肩膀上,“小勋,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我喜欢你微笑的样子,你发呆的样子,还有,你生气的样子……”

“小勋,如果真的有下辈子,你想做什么?”

“飞鸟!娜娜姐,你呢?”

“我想做一棵树,一棵永远等待飞鸟的树。”

“不要!”他脚步停了下来。

“为什么不要?”我有些奇怪。

“娜娜姐,你知道吗?如果下辈子我是一只飞鸟的话,我也会折断了自己的双翼来爱你!所以,你不要等待,你要快乐……”

听了他的话,我微笑了起来,眼眶却蓦地发热了。那这辈子呢?我和你会快乐吗?

“娜娜姐。”

“什么?”

“怎么不说话~~~感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