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来啦。”我跑去开门,迎面来的却是一大束白色的玛格丽特。

“哇!好漂亮,送给我的吗?”我惊喜道。

“是啊,恭喜娜娜姐找到了工作。”一张赏心悦目的健康脸庞出现在花的上方,笑容像冬天里的阳光一样灿烂。

“啊!太漂亮了!谢谢!”我心情愉快地收下花,好大一束呀,快要把我整个人都要淹没在其中了,我忙从房间里找出一个透明的玻璃瓶装上水后把花插上,小小的屋子里顿时充满了生气。

“喜欢吗?”

“喜欢。”我沉浸在幸福的光芒之中,嘴角的微笑也像是鲜花绽放。

我这才注意到,这小子今天穿得很帅,一身质地和做工看上去都很不错的白色休闲西装,一款简约设计的黑色的皮鞋……好像……和我前几次见到他时有些不一样。

到底哪里不一样,我又说不上来,大概是以前他总是穿得很随意很休闲,现在突然西装上阵我一时半刻还有些不习惯吧,呵呵~~

“干吗老是望着我,我会误会你对我有意思的哦。”他突然抬起头对上我的眼睛。

“开什么玩笑。”我忙慌乱地把视线调开,极力想避开那双炯炯迫人的目光。于是低头从超市拎回的塑料袋里取出采购来的虾丸、鱼丸、羊肉卷、毛肚、鸭肠、黄喉、大白菜等火锅料理装盘摆放到桌子上,好丰富呀!!!

“娜娜姐,需要帮忙吗?”那小子舒服地窝住沙发里,望着忙里忙外的我问道。

总算是良心发现了!!!

我手里拿着几罐啤酒,指着桌上说,“你就去准备锅底吧。”

“好。”他在锅底里加了许多许多的四川的花椒,红红一层铺在汤的上面,“哈哈~~~这才过瘾嘛!”

这是人吃的吗?实在是太恐怖了~~~

一切都准备好后,我们便对坐着开始涮火锅,你一筷,我一筷,吃得热火朝天不亦乐乎,还没吃多久我就已经被辣得满头大汗,呼……好辣!!!好辣!!!我一边用手扇着微风,一边还在和他在锅里抢夺着最后一个虾丸。

胜利~~哈哈~~我成功地从他的筷子底下把那颗虾丸抢了过来。

“娜娜姐,我是客人哎——”他一脸心痛地看着那颗可怜的虾丸成了我的盘中餐。

“现在是充满竞争的社会,谁叫你反应迟钝。”活该你吃不到~~~我哈哈大笑。那小子更气闷,只能干瞪白眼。

“人在江湖飘呀,哪能不挨刀~~~乱刀砍死你呀~~~砍~~死~~~你~~~人在江湖飘呀,哪能不挨刀~~~乱刀砍死你呀~~~砍~~死~~~你~~~”呀呀呀!!!什么鬼声音?

只见那小子缓缓掏出手机,原来是他的手机铃声,哦!真够喷血的!!!

他看到手机上面显示的号码,接起来,可是语气很差,“喂——萧小雅,你这么纠缠不休的烦不烦呐!”

“……”

“我就是喜欢她,你管得着吗?”他朝着电话大吼了一声,虽然知道他是在敷衍别人,可我的脸还是很不争气地唰地一下红到了耳根,感觉心里柔柔暖暖的。

“……”咦?声音好像在哭呢!

“随你便,不要再烦我了。”他啪一声挂了电话。

“你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是不是太过分了。”我小小地替那女孩打抱不平一下。

“对她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什么歪理!那小子撇撇嘴很不以为然,拿起一听啤酒递到我的面前,“别说这种扫兴的话啦!来,娜娜姐我敬你!”

“好。”我的啤酒和他轻碰了一下。

“干杯!!!”我们笑着一饮而尽!接着又进入下一轮鱼丸的争夺赛中~~

对了、对了!我把手一摊,“手机拿来。”

“干嘛啊?”

“帮你换掉铃声啊。”

“不用换啦,只有她打来才是这个铃声~~~”他不以为意地笑笑。“娜娜姐打来就是另外的铃声了。”

“哦?那我打来是什么铃声呀?”我好奇极了,不会又是什么搞怪的铃声吧?

“你自己打一下就知道啦。”他买了个关子。

切!小气鬼~~这有什么难的!我拿出手机播了他的电话,熟悉且深情的音乐旋律在我耳边响起,“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

啊?心刹时漏跳了一拍。

他凝视我的双眸,露出了个狡猾的笑容~~气氛太诡异了~~

我脸一烫,别开眼,难掩心慌。

是谁说过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猫,看来此话一点也不假!!!该死的好奇心,真是害人不浅~~~我想我的脸色一定很难看。我想说些什么打破这尴尬的僵局,清了清喉咙,“咳咳~~这铃声~~呃!很好听~~”

该死!我差点想咬掉自己的舌头,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呀!

我懊恼极了,突然站了起来,“我要去一下W-C。”

刚想逃开,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手突然被捉住,只见江在勋那小子收敛起戏笑的神色,表情变得认真,他半眯起眼眸,“娜娜姐,难道,你真的不懂吗?”

我一时无语,他的问题我答不出来……

不懂吗?我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会不懂?可是——我可以吗?我可以放任自己无所顾忌地和他在一起吗?他还只是一个高中生呀!我的心往下沉了些。

见我半天没说话,他微微牵动嘴角,“你在害怕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好了,别开玩笑了。”我使劲想要挣脱他的掌握,可是结果却无能为力地放弃了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