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死小子趁机损我!“大人的事小孩少管~~”

“我不是小孩子!”他大声抗议道。

“拜托!!!你本来就是小鬼头一个嘛,呵呵~~”

“随你怎么说好了。”他的声音渐渐凝重,好像有些生气了。

“哎呀!今天要好好庆祝一下,晚上请你吃大餐。来不来?”我连忙转移话题。

“难得娜娜姐请客,为什么不来。”他为什么不干脆直接说不吃白不吃呀!坏东西!

约好时间后挂了电话,我对着自己笑了起来,今天天气真的是很不错呀~~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我一边走还一边很惬意地哼起了歌,“我得意地笑~~又得意地笑~~笑看红尘人不老~~我得意地笑~~又得意地笑~~求得一生乐逍遥~~~”

正好经过了一家大超市,我进去疯狂大采购了一番。今天一定要好好庆祝一番,为自己扫除霉运迎来光明!

好重呀!!!我提着超市里采购的大包小包好不容易走到家门口,拿出钥匙准备开门,突然感觉到背后……呃!?有一股杀气……

“砰!”

“哎——哟——”

前一声是某暴力女一记如来神掌拍在我那可怜脑门上的声音,后一声是我嘴里吐出的痛苦呻吟声。我连忙放开手中的袋子,用双手捂住脑袋,一脸心虚地看着她。

那眼神像是要把我千刀万剐!

我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心虚地低下头,一脸忏悔,因为我知道如果不怕死再要笑的话,下一拳一定会落在自己的脸上,我可不想明天被毁了容去上班。

气氛凝重,看着某女脸上高深莫测的阴郁表情,我不由替自己担心起来,“嘿!敏儿,你不会真的想谋杀我吧?!”

她眸光如利剑一闪——

“王——娜——娜——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喜欢上一个比自己小五岁的男孩,本来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我自己也还没能搞清楚,又怎能解释给她听。

“其实,小勋他不是我小姨家的儿子……”

“然后?”

“那天是因为我喝醉了酒,他把我送回去的……”

“接着说。”

“我们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她望着我一脸怀疑地表情。

“真的,我敢指天发誓!”我信誓旦旦地伸出三根手指,“如果我王娜娜骗崔敏儿的话,就让我一辈子嫁不出去,在家里做可怜的老处女~~”

这个誓言够毒了吧!!!

“那,接吻的事你怎么解释?”

“那个……是纯属意外啦!!!”我真的很冤呢!

“纯——属——意——外!?”她的声音又开始发出危险的信号。

“是……是这样的,我在餐厅里遇到了杨沁惠和周……她男朋友,她见我孤家寡人,便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我当然是气不过了,就找来那小子演我的男朋友……”

“你说你遇到了谁?杨沁惠?!”她眼睛瞪得大大的。

我点了一下头。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她抱怨说。

还不是怕你会气疯掉!我微微蹙起眉,“你也知道,她简直是我的噩梦,我连提都不想提起这个人。”

有电话了~~有电话了~~敏儿的手机及时地响起,她接起电话。“喂——哪位?”

“……”

“好,我知道了,马上就来。”

“……”

“拜!”

她收线,然后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两张音乐会入场券,硬是塞进我的手里,“这是维也纳钢琴演奏会,我好不容易弄到的,已经帮你约好东俊学长了,机会要好好把握……公司现在有急事等着我去处理,先闪人了。”

我一看票,时间是明天下午三点半,“哎——我明天没空,得去上班……”

可是——她人已经跑得老远……

这该怎么办才好?

这丫头,人家刘东俊明明对她有意思,却非要把他往我身上推!不行——不能在这样让他们两个人再这样不明不白下去了~~我打开门走进屋里,从包包里翻出刘东俊的名片,握着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按照上面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喂,你好,我找刘东俊。”

“我就是。”

“我是王娜娜。”

“哦——你好,有什么事吗?”接到我的电话他似乎有些意外。

“是这样的,我想和你谈一下关于敏儿的事情。”

“敏儿?”

“你喜欢她,对吗?”我不想拐弯抹角,直奔主题,“不是学长对学妹的那种喜欢,而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喜欢。”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久久才轻叹了一声,“是。”

敏儿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她可以幸福,“不让她受一点伤害,你可以做到吗?”

“可以。”

“好,我相信你。”我微笑起来。“敏儿给了我两张音乐会的入场券,我想她已经和你说过了吧,你如果不采取主动的话,那死丫头是永远也不会明白你的心的,懂了吗?”

“可是——我……暗示过她好多次了。”

我真的好想去敲敲他那不开窍的木鱼脑袋!“对那种一根筋通到底的死丫头,你不能用暗示的啦!一定要脸皮厚一点,要直接向她表白~~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逼她答应做你女朋友。懂吗?”

“……嗯。”

挂了电话,我一个人哈哈笑起来,敏儿啊敏儿,有我这样的好朋友为你“鞠躬尽粹”,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哈哈~~

咕咕——咕咕——

一看墙上的钟,呀!时间不早了,得快点开始动手整理房间。我先把所有窗帘全都拉开来,收集起所有的脏衣服扔进全自动的洗衣机里,然后把一些该扔的垃圾全都丢进纸篓桶里,这样看起来舒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