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

他居然叫我姐了!这小子这么听话,一时之间我还有些不习惯。

“胸牌,胸牌在家里呢,你跟我回去拿吧。”小孩子都知道让步了,我这个做姐姐的总不能还跟他呕气吧。

“好。”他愉快地笑了起来,真像个小傻瓜。

打开门我有些脸红,屋子已经好久没有收拾了,这边扔了一件脏衣服,那边丢了一个垃圾袋,真是乱得要命。趁他不注意,我悄悄地把脚下的脏衣服往沙发底下踢了踢。

这样的小动作很快被他识破了,“你不用掩饰了,昨天晚上我已经见识过了,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女人啊,怎么能把家里弄得这么乱!”

这小子说话真是不积口德!

“你要喝点什么?”我尴尬得直想要找个地洞钻下。

“你家有什么?”他反问我。

“呃!?”我被他问倒了,对啊,我家有什么?

“不会是只供应白开水吧。”他一脸坏笑道。

他怎么会知道?我大大的纳闷起来。难道,难道他昨天送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把我家彻底侦察过了?唉!真是丢脸!“那你要不要喝?”

“当然要啊,我都快渴死了。”他往沙发里面一靠跷起了二郎腿。

我进厨房倒了一杯水递给他,而他此刻正以一个舒服的姿势抱着我的鱼娃娃,手里玩味地翻着我看到一半的漫画书,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一点也不拘束。

奇怪,我看了看手表,都快要到九点了,这小子怎么还这么悠哉悠哉的,难道今天不用去上学吗?

“今天星期几?”我问。

“星期三。”他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你是不是准备跷课?”我双手插腰一脸泼妇样,这小鬼真是太不上进了,不知为什么我竟然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我硬是把胸牌还有一百五十块钱塞进他的手里,谁知他只是轻描淡写地瞥了我一眼,又继续看他的书。

“江在勋。”我简直是用吼的。

“嗯哼?”他翻了一页,只是很随意地应了声。

“听姐姐的话,快去上课。”我伸手去拉他,声音再次扬高几度。

谁知道没把他拉起来,反而自己重心不稳地被扯了下去,结果两人一同身陷沙发,我就这样密密实实地跌在他胸膛上,姿势十分暧昧。

那张俊秀的脸庞靠得我好近,呀!仔细看,他的皮肤好好哦!鼻子也好挺哦!“娜娜姐……”他的呼吸在我耳边轻轻拂过,带来一阵麻麻的酥痒,我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娜娜姐……”他迎上我的眸子时,他没有移开,蓦地,他勾唇一笑。

“干……干嘛啊?”天哪!对这种小弟弟,我脸红个什么劲啊!

“难道你……以前都没有跷过课?”他一开口就命中我要害,提醒着我早已经失去了对他说教资格。

我僵住,声音刹时被卡在了喉咙里。要命了!这小子说话可真是一针见血的教我无言以对。就是因为我以前老是跷课不好好学习,现在才会这么悲惨的呀?这小子真是不懂做大人的苦心。

“娜娜姐。”他站了起来。

“又怎么啦?”我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

“你……”他一瞬也不瞬的看着我,“你眼角有好多皱纹哦,哈哈哈哈~~~~~~”

他暴笑!

哦哦哦!这个该死的臭小子!我真是奇怪自己怎么会没有被他给气死!忍不住上去狠狠地给了他一记暴栗!

“哦,好痛!娜娜姐,你这么暴力小心嫁不出去啊!”他不满地揉着额头。

“你放一百个心好了,你姐姐我的追求者可是有一卡车那么多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娜娜姐可要眼睛放亮一点哦,我还等着喝你的喜酒呢。”

“好,一定会的。”

他突然不说话了,拿起漫画书继续翻了起来,不一会儿又想到什么似地抬头道,“娜娜姐,不如今天中午我们出去玩吧。”

“我没这个心情。”

“不要这样嘛——”他一脸坏笑地拉长了语调,“你也不希望……我天天跷了课来找你吧。”

这死小子竟然在威胁我!真是太小看我王娜娜啦!

“你跷不跷课关我什么事?我可没有空陪你这种小孩子瞎胡闹。”我一脸无所谓地把他往门外推,然后“啪”地一声把门在他面前用力甩上。

“娜娜姐……娜娜姐……姐……”那小子在楼下大喊大叫。

我从窗户探出头去,“干吗啊,吃错药啦!”

“娜娜姐,我明天再来看你!”他对我露出灿烂的笑容,然后转过身帅气地摆了摆手,留给我一个渐渐模糊的背影。

第4话隔天,早晨九点整,闹钟的铃声准时响起。

“懒猪起床……懒猪起床……”

真是讨厌!我把那只正在乱叫的小猪头顶的按钮按掉,然后它乖乖地闭了嘴!呵——好困啊!昨天在网上泡到很晚,现在是严重的睡眠不足,真不想这么早起来,干脆趴下继续睡吧。

叮叮咚咚叮咚叮咚叮叮咚……

桌上的手机不配合的响了起来,我不满地皱了皱眉。

“喂喂,谁呀?”

“王娜娜!!!”是敏儿的千里魔音。

“丫头,干吗呀?”因为她吼得声音实在是太响了,把还在迷糊状态的我吓了一大跳,顿时清醒了不少。

“别睡了,快起来,我就知道你这只懒猪连闹钟都闹不醒你。”

“什么呀,我早就醒了。”

“还想骗我,昨天晚上我不是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今天千万要早点到我家来吗?”

“知道了啦,我马上就来。”我拖长了语调,有些无奈,不就是去见她的一个大学时的学长嘛,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的吗?真是的!越来越搞不懂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