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疯婆,我们来比赛跑步怎么样?”

她唰一下抬起头,“王娜娜,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小疯婆。”

“你如果可以赢我的话,哈哈~~~~~~”说完朝拐弯处的早餐店里飞奔而去,如果长大就是要承受更多烦恼的话,那我也要学会乐观去面对。

在早餐店里喝豆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嘀嘀地鸣叫了两声,谁会这么早发短消息给我呢?肯定又是什么垃圾短信。真是讨厌!

我翻开手机:喂,你欠我的一百三十八块钱,什么时候还?署名,讨债鬼。

哦!讨债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对方一定是发错短消息了。

我礼貌地回了一句:你发错消息了吧。

嘀嘀!~~~~又是那个号码发来的消息,哎——这个人还真是纠缠不休呐!我翻开来一看:你想赖债吗?王娜娜!

看到我的名字,我眼睛都快要弹出来了,是谁在跟我开玩笑吗?太无聊了吧!

于是马上追问了一句:你是谁啊?

过了好一会儿,手机才嘀嘀地叫了起来:怎么?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看起来你是存心不想还钱了,小心点,我会杀到你家来的。

什么跟什么嘛?莫名其妙!

“是谁呀?”刚喝完豆浆的敏儿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我的思绪还停留在那个莫名的短消息上面,会是谁在和我开玩笑呢?难道我借了别人的钱忘了还了,那不是糗大了……不行,我要打电话问个清楚……

“不知道还聊得这么欢啊!”她用手纸擦了擦嘴巴,“明天中午你有空吗?”

“有空啊,什么事?”

“一起吃个午饭吧,我介绍你和我学长认识。”敏儿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

“不用了吧,昨天我是开玩笑的啦。”我连忙摆手,这个……这个不就是变相的相亲吗嘛!到时候多尴尬啊!

“什么不用了,我都已经和我学长约好了。”她站了起来,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就这样说定了,我现在赶着去公司上班,到时候电话联系啊。”

“好吧。”我无奈地答应道。

“那明天等我电话……啊!公车来了!娜娜,再见啦。”敏儿赶着去追公车,远远地朝我挥挥手。

“再见,你路上小心啊。”我站在店门口有些鸡婆地嘱咐道。

送走敏儿后,我一个人回到座位上,仰面把没有喝完的豆浆一口气消灭掉,哈哈,好爽!付了钱,慢慢散步着回家,突然有一种孤单感。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好像很忙似的,忙着学习,忙着上班,忙着谈恋爱,只有我整天无所事事地过着日子呢。

好无聊啊!

嘀嘀!嘀嘀!又有人发短信过来了,不会又是那个讨债鬼吧?真是烦呐!

打开短信一看:你现在在哪里?

果然又是那个号码,到底是哪个混蛋在恶作剧?被我抓到的话,有你好看的。嘿嘿嘿……

我回了一句:我为什么要向你汇报。

很快他又发来了:呦,拽得很嘛!阿姨!

阿姨!?

我顿悟,这个该死的臭小子!因为嫌短信发来发去太麻烦了,所以我直接拨通了他的手机,炮轰道,“臭小子,你是怎么知道姐姐我的电话号码的?还有我什么时候欠你的钱啦?啊?快给我说清楚!”

“这还用问吗?你昨天请客的钱加上我送你回家的打的费,如果我不记下你手机号码的话怎么向你讨这笔债啊。”

说的好像蛮有道理的,我口气缓和了一些,“那……昨天是你送我回家的吗?”

“不是我的话,你还以为谁会这么好心。”

我脑子里忆起早上敏儿在地毯上捡到的那块胸牌,突然开玩笑地叫道,“江在勋,江——在——勋——”

“你是怎么知道的?”听到我叫他的名字,电话那头显然是有些吃惊。

“你的胸牌。”我提醒道。

“哦,该死的,原来掉在你家了……”他的声音有些懊恼。“快还给我!”

“如果你肯改掉叫我阿姨的坏习惯,我就还给你,不准讨价还价。”我都还没有谈过恋爱,为什么要被一个19岁还乳臭未干的死小子叫阿姨啊!说真的,我有那么老吗?

“你本来就是阿姨嘛,为什么我不能叫你阿姨啊,阿姨!”

这个该死的混小子!如果你现在在我面前出现的话,我一定要狠狠地踹两脚!“既然这样,那么,我要挂电话了。”

然后“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哈哈,看谁狠过谁!

“你一个人站在那里傻笑个什么劲呀?”一个懒懒的声音在我身旁响了起来,“真像一个白痴!”

呀!?我慢动作般缓缓地侧过脸去,只见刚才还在和我通电话的臭小子正斜斜地靠在路旁的电线杆上,歪着嘴角一脸嘲笑望着我。

“你什么时候开始站在这里的?”我傻傻地问了一个比较白痴的问题。

“从我问你在哪里的时候开始。”他慢慢向我靠近。

“呵……我可真是个傻瓜。”我有一种很不好的被玩弄的感觉,死命地怒视了他一眼,转身朝家的方向大步走去。我是真的真的生气了!

“干吗这么小气呀?”他把我拦了下来。

“让开。”我冷着一张脸道。

“不要。”他也态度坚决!

“让开。”

“我说过了,不要!”

“臭小子,你觉得欺负我很好玩吗?”我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为什么每个人都要欺负我呢?杨沁惠那臭女人是这样,这个刚认识没多久的死小子也是这样。我到底是前世造了什么孽啊?

“好了,你别生气了,我答应你就是了。”他的声音突然柔和了下来,“快把胸牌还给我吧,娜娜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