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暗暗呐喊。

篮球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嗖!成功投篮!

“Yeah!阿姨好厉害呀!”那群臭小子拍打着空的可乐瓶。

我瞪了他们一眼,呵呵~~~不过心里还是很开心。

几个回合后,他已经漂亮地投进了四个球,眼看我就要输球,突然想起以前惯用的一招。

“哎,你看那边是什么?”

趁他一个闪神,我一下子抢走了他手上的球,眼看一个漂亮的三分球就要进篮,谁知道却被他中途拦截了下来。

哇哇!好惊人的弹跳力!

又进了一个漂亮的篮板球后,他讥笑道,“你一直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赢球吗?”

“不是说好了没有比赛规则的吗,所以不管怎样打都不算犯规啦。”我暗暗地吐了吐舌头,耍赖道。

“不管怎么样,现在场上的比赛结果为五比三,阿姨,你输了。”那个头发微长的男孩左右手分别伸出五个手指和一个手指宣布道,又引起了同伴们的一阵共鸣,“噢!噢!请客!噢!噢!请客!”

输了就是输了,我还有什么话好说。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们一群人坐在路边大排挡的帐篷里。那些小鬼们正邹这眉对着桌子上的菜唉声叹气。

“阿姨,这些都是多么啊?救助贫困儿童的吗?”

“炒青菜、煮萝卜、青椒土豆丝……怎么全都是蔬的啊,点一盘有肉的吧,这样我们这些还在成长发育中的青少年会严重营养不良的。”

“……”

“好了,别罗嗦了!”我不爽地拍了拍桌子,“我是说请你们吃饭,又没说请你们吃山珍海味,爱吃不吃,请自便。”

“可这伙食也未免太差了吧……起码也要来几瓶酒嘛!”一个不怕死的声音继续抗议着。

酒!?我脑中浮现出了周明宇和杨沁惠温柔对视的脸,心里一阵烦躁。

对!我要喝酒!

“老板娘。”

我扬了扬手,高声道,“请给我们送十瓶,不,二十瓶啤酒上来。”

哐!二十瓶啤酒送到桌上来,那群小鬼们看见酒立即兴奋了起来,“阿姨,这才爽快嘛!我们今天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谁不醉就是乌龟!”

“干杯!”众人的酒瓶碰撞到一起。

“干杯……”

“干杯!干杯!”咕噜咕噜!我拿起酒瓶猛灌起来,完全忘记了自己那可怜无比的酒量,啤酒才半瓶下肚就感觉到自己浑身轻飘飘起来。好舒服啊,感觉像是在飞一样,呵呵呵……

“阿姨……”

“小子!”我一拍桌子!“不要叫我阿姨,知道吗?我叫王娜娜,王、娜、娜!”

我指着他的鼻子一个字一个字纠正道,“咦!真是奇怪?你怎么会有……四个眼睛,两个鼻子呢?”

“你醉了。”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醉了……我醉了……王娜娜醉了,哈哈哈哈~~~~~~”我站起来高声叫道。

一双手把我使劲按了下去,然后搂着我不让我乱动,“哦,真是的,我快疯了,你不会喝酒还逞什么强啊!”

“小勋,现在该怎么办啊?真不知道这位大姐酒量怎么会这么差啊!”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还能怎么办,把她送回去啊,难不成把她丢在这里不管吗?”声音停顿了几秒种,接着我感觉有一只手在拍打我的脸,“喂,你清醒清醒,你家住在哪里啊?”

“我家?我……我要去桂林啊,我要去桂林,可是有了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啊!呵呵呵~~~”

“哦,该死!”显然他已经放弃继续追问我,一把夺过我放在桌上的包包,淅沥哗啦地翻找起来。

“啊……我要去桂林啊……我要去桂林,可是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

“这女人是不是开杂货店的啊,包包里的东西怎么会这么多?”一阵咒骂声响起。

“我要去桂林啊……我要……”

我的嘴巴被一把捂住。

“拜托你不要唱了,真是让人受不了。”那个声音快要抓狂了。

我张开嘴狠狠地咬了下去,“坏蛋,你干吗乱翻别人的东西……”

“Shit!”一阵低吼。

我挣扎着站起来,想要把包包从他的手里夺回来,可是一阵晕眩,“快……快还给我。”

我好难受,好想吐啊!

“别乱动。”他又把我按了下去。

几秒种后我又听到了他的声音,“呼!找到了,天哪!怎么会这么远啊,真是的,今天太倒霉了,阿翔、呆子,我送她回家,你们继续。”

“可是,这顿饭怎么算?”

“还能这么办,算我的吧。”他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百元大钞丢在桌子上面,搀扶起我朝大排挡外走去。到了帐篷外面,我感觉有点冷便不由自主地往他的怀里缩了缩。

他并没有把我推开。

伸手拦了辆的士,他使劲把我塞了进去。接着他也上了车,然后对司机说了一个地址,就这样,我被安然无恙地送到了家门口。

“真是的,你是人还是猪啊,怎么会这么重!”他一只手搂着我,让我整个人的重心全都靠在他的身上,用另外一只手开门,一连串的钥匙发出叮铃当啷的清脆碰撞声。

连续试了几把钥匙以后,门终于打开了,他把我丢到沙发上面,然后从房间拿出一块薄毯子盖在我的身上。我不安分地跳了起来,“我还要喝……来,弟弟们,干杯……干杯……”

“干你个头啊,快睡啦!”他拍了一下我的额头。

“明宇……”我的手像八爪鱼般牢牢地扣住他的手臂。

“拜托你清醒一点。”他使劲想要挣脱我的魔掌。

“周明宇,你这个大白痴!你不知道我暗恋了你整整三年吗?就算不喜欢我,也不要和杨沁惠那个恶毒的坏女人在一起啊,她有多坏你知道吗?她毁了我的人生……是她毁了我的人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