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

他、他、他、他……周明宇!

呜呜呜……老天爷,是我做错了什么事,你在惩罚我吗?这个世界上我最最喜欢的男人和我最最讨厌的女人竟然走到了一起,这个事实让我郁闷地想要去撞墙、上吊、跳海。

你见我这么不爽的话,干脆打个雷当场把我劈死算了!

“明宇,你看我遇到谁了!”

这时,我看到杨沁惠那无比得意的眼神。

天哪!她可真是会耍心机的坏女人!周明宇怎么会瞎了眼看上她的,真是的,我开始有点担心他了。

“王娜娜!太意外了!”他见到我时口气有些吃惊。

意外?见到他们两个在一起那才叫意外!我看到他还会觉得有些尴尬,只好傻笑以对。

“你现在过得好吗?”他表情倒是很自然。

“很好啊,看来你也过得不错。”我若有所指道,心里却在感叹,周明宇呀,周明宇,你这个二百五,那么多女人你不选,却偏偏选上了这个死丫头,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明宇,时间快来不及了,我们走吧。”杨沁惠不甘寂寞地挽上了他的手臂,对我示威般扬起了一抹炫耀的笑容。好像在对我说:怎么样,王娜娜你最最喜欢的男人,现在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了!哈哈哈哈……

我正在气极之时,只听见周明宇听话地回了她一声,“好的。”

我眯起眼睛,看到他和她眼神无比温柔地对视了一眼。我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这个什么是好什么是坏都分不清楚的笨蛋、白痴、蠢瓜!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到我面前,“娜娜,以后再联系。”

“哦。”我接了过来。

“对呀,娜娜,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尽管来找我们啊。”杨沁惠表情得意,笑地嘴巴都快要歪掉了,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上去帮她把嘴巴扶扶正,然后用手指点着她的额头告诉她:嘿,死女人,你别太得意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尝尝我王娜娜的厉害!

“我、会、的。”我扬了扬手中的名片,然后咬牙切齿道。

“那,再见了。”周明宇对我摆了摆手。

“再见。”我很没性格地也朝着他们摆了摆手。

“别忘了联系啊。”他对我微笑起来,然后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天哪!怎么回事?我的心跳得频率好快!难道我对他还余情未了!?不会吧——

“好。”我傻笑起来。

“娜娜,我家电话号码没有变,记得要找我哦。”杨沁惠对我扬起一抹恰倒好处的笑容。真是奇怪,为什么在别人眼中美美的笑容,在我的眼中却会觉得很恐怖呢?“你家的电话号码也没有变吧?”

“是啊,我们两个是应该‘好好’的叙叙旧了。”我挑衅地扬了扬下巴,这个臭女人如果再敢惹我的话,我不会就这么轻易地饶过她,如果她还把当作是高中时的那个不知道反抗的小可怜,那她可就大错特错了。

“好,那下次见咯。”她临走时还丢给我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

我不甘示弱地对她瞪了瞪眼睛,然后目送着两个人的背影渐渐在我的视线中消失。

十秒钟、三十秒钟、一分钟过去了……

“杨沁惠,你这个臭女人,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周明宇,你是个眼睛被狗屎粘住的大白痴!大白痴!大白痴!”

我冲着他们两个人消失的方向大声叫道,以宣泄堆压在自己心中的郁闷情绪。

这时候,耳边响起了一阵悲伤的歌声,“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到底我是做错了什么,有一天有一个他真心爱我……”呜呜呜……真是的,连老天爷都要欺负我,让我在这么悲惨的时候听这样悲惨的歌!

不行,我不能让自己像砧板上的肉一样任人宰割!

决不!

“杨沁惠,你等着吧,我不会被你打倒的!我一定会成为最后的赢家!”我仰天大喊,一脚踢飞了地上的可口可乐的空铝罐。

“哎呦!”远处传来一声哀号,接着是一连串的咒骂,“是哪个混蛋,把人家的脑袋当垃圾桶了吗?想死吗?有种的给我出来……”

我转过身去,吐了吐舌头。

第2话深受刺激以后,我拨通了好友敏儿的手机。

“喂,哪位?”

“是我。”

“娜娜啊,什么事?”

“敏儿……”

“快说!”

“我、要、谈、恋、爱!”我吼道,声音之大,连我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电话那头沉默了将近三十秒钟,才传来敏儿异常冷静的声音,“那首先,你要先找个男人!还有,以后这样无聊的事别来浪费我的宝贵时间。”

然后她“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只留下嘟、嘟、嘟的声音宣告着我再一次被我最好的朋友无情的抛弃。

“崔敏儿,你这个无情的小女人!”我对着手机大叫道,然后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拖着灌了铅般的双脚朝家的方向一步一步走去。

咚!才没走几步,突然一个从天而降的篮球,打乱了我的思绪。篮球还很有节奏地在我面前弹跳了几下,把心不在焉的我吓了一大跳。是谁,这么不识相,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惹老娘!我正好有一肚子火无处发泄!

我弯腰捡起篮球,只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喂,请把球递给我。”

我转过头准备开骂,突然觉得眼睛一亮,硬是把已在喉咙口的话咽了下去。我身后正站立着一个青春洋溢的高个子大男孩,穿着宽大的白色的运动衫、有N处破洞的浅色牛仔裤、球鞋,他有一双最近正流行的单眼皮,清爽的短发更显他的帅气。

应该是高中生吧,年轻真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