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要学会长大,没有人可以一辈子被人呵护。这是我从小就明白的道理,但是陆潇潇不明白。她从小活在爸爸的羽翼下,要什么有什么,什么也不用担心,因为她知道只要她回头就可以看见爸爸的笑脸。爸爸的爱为她保存下了一颗真心。

如果说陆潇潇真的有什么曾经感动过我,那便是她的一颗真心。那么纯善的一个女孩子,可以漂亮地活在阳光下。这些都是我没有的,我曾经很羡慕。可是现在不是了,爸爸不在了。我必须教会她成长,教会她一个人面对生活。

我停下来看着陆潇潇怔愣的眼睛,一阵心疼,但还是咬牙说了下去:“别总以为有人会守着你护着你,要知道没有人会一直跟着你。你如果总是想着需要别人的安慰,不知道学会自己长大,那么你以后怎么一个人生活?”

“你说什么?什么叫‘一个人生活’?”陆潇潇突然懵了似的,洋娃娃般清亮的眼睛里写满了惊慌。

她上前拉住我的手,我清晰地感觉到她的颤抖。我突然很想就这么一把拉过她,告诉她不要怕。可是,最终我还是甩开了她的手,冷冷地说:“我跟我妈总会离开的,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吗?那么以后当然是你一个人生活。”

“不要,我不要一个人!叶汐沫,你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好不好?”陆潇潇站在那儿,好像被吓坏了似的,连眼泪都忘记掉落,就那么可怜地看着我。

“你是一个人,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个人,要学会一个人生活。”我不再看她,因为我怕再看她一眼我就会心软。

我不能心软,因为我没有信心,我没有信心一直保护她。她需要成长,她需要学会一个人面对现实的寒冷。

“我不!我不要做孤儿!汐沫,姐姐,我求求你,就算你跟妈妈不是真的爱我,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潇潇讨好似的忍着眼泪想要对我笑,可是那笑却比眼泪还要苦涩。她可怜兮兮地说:“你们不要离开我,不要扔下我一个人好吗?我可以不需要钱,所有的财产我都可以给你们,我甚至不需要你们真诚的爱,我只想要有人陪在我身边,只要陪在我身边就好了。讨厌我没有关系,不理我也没有关系,甚至打我骂我都没有关系,我只要有人陪在我身边就好了。所以,即使你不情愿也请待在我的身边,做我的敌人也可以。叶汐沫,答应我,好吗?”

03

下午公司通常人都不会太多,我一个人坐在化妆间里翻看杂志。陆潇潇进来的时候我正趴在化妆台上打瞌睡。

高跟鞋砸在地上的声音把我吵醒,我坐起身看了一眼一起进来的陆潇潇跟辛菲,低下头继续看手上的杂志。

“潇潇啊,真是恭喜你了。我就说这个女主角一定是你的!不像某些人折腾到最后还是空欢喜一场。”辛菲的声音向来都像噪音一样刺耳,我冷笑了一下,没说话。

“辛菲,你去帮我泡一杯咖啡。”陆潇潇说。

这回辛菲倒是识趣,没再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化妆间里只剩我跟陆潇潇两个人,她走到我面前,我仍旧没有抬头看她。

过了一会儿,陆潇潇开口说:“叶汐沫,你这是在让我吗?”

见我没有回答,她似乎有些生气了,提高了声音说:“你不要以为你这么做我就要感激你,我才不会!这是你欠我的!”

我终于放下杂志抬起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挑起嘴角说:“陆潇潇,我不欠你的,我只欠你爸爸的。”

陆潇潇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像是个吵架输了的孩子一样,委屈地掉眼泪。

她长长卷翘的睫毛忽闪忽闪地,哭着问我:“叶汐沫,你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占一次上风呢?就一次也行啊!为什么每次你说话都要把我逼得无话可说,你就不能真的像一个姐姐一样去给我一点安慰吗?”

她把手按在杂志上挡住我的视线,哭得更加厉害,近乎央求地说:“就一次,哪怕就一次也好啊!”

我看着陆潇潇通红的眼睛,白白净净的小脸被眼泪糊得乱七八糟,她看上去就像个受伤的小孩般让人心疼。

我的心慢慢地软了下来,很想伸出手抱抱她,安慰她一下。

可是,就在我的手要碰到她的脸颊的那一刻,我狠狠心把手收了回来。压制住内心的不忍,抬头冷笑地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陆潇潇,你以为你还是公主吗?从你爸爸去世的那一刻起,你已经不是了。”

每个人都要学会长大,没有人可以一辈子被人呵护。这是我从小就明白的道理,但是陆潇潇不明白。她从小活在爸爸的羽翼下,要什么有什么,什么也不用担心,因为她知道只要她回头就可以看见爸爸的笑脸。爸爸的爱为她保存下了一颗真心。

如果说陆潇潇真的有什么曾经感动过我,那便是她的一颗真心。那么纯善的一个女孩子,可以漂亮地活在阳光下。这些都是我没有的,我曾经很羡慕。可是现在不是了,爸爸不在了。我必须教会她成长,教会她一个人面对生活。

我停下来看着陆潇潇怔愣的眼睛,一阵心疼,但还是咬牙说了下去:“别总以为有人会守着你护着你,要知道没有人会一直跟着你。你如果总是想着需要别人的安慰,不知道学会自己长大,那么你以后怎么一个人生活?”

“你说什么?什么叫‘一个人生活’?”陆潇潇突然懵了似的,洋娃娃般清亮的眼睛里写满了惊慌。

她上前拉住我的手,我清晰地感觉到她的颤抖。我突然很想就这么一把拉过她,告诉她不要怕。可是,最终我还是甩开了她的手,冷冷地说:“我跟我妈总会离开的,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吗?那么以后当然是你一个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