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的时候,我终于从那个杂物室里走出了,整个人像虚脱了一样。

在大厦的洗手间里,我看见镜子中,颓败的自己。眼睛红肿、头发蓬乱,身上也沾了灰。匆匆洗了下脸,我随随便便抓了抓头发,转身出了洗手间。

走出大厦的时候在电梯碰上昨天那个秘书,她看着我的样子也没有多问。她应该知道昨天陆潇潇也来过的事,也许她以为我这是和陆潇潇争吵,然后伤心过度吧!

我简单地吩咐她派人把爸爸的东西送回家去后,没再说话。

我抬头望着天,清晨的阳光洒在脸上,亮得刺眼。

我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经纪公司。

我从来不是陆潇潇,我很清楚自己的路要怎么走。但是我恨这种清醒。有时我在想,如果我可以稀里糊涂地,什么都不明白,是不是日子会好过一点儿?那样我就可以像陆潇潇一样开开心心地笑,痛痛快快地哭,我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苏辰逸的爱。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我清清楚楚地知道。

我、不、能。

在那栋大厦楼下,我抬头向上望,天很蓝,像我第一次来到这里那一天一样,没有一朵云,只是干净的蓝色。

这些日子的一幕幕慢慢浮现在我眼前,海选遇到陆潇潇苏辰逸然后一路走来,妈妈嫁给陆爸爸,娱乐圈的勾心斗角,跟陆潇潇的针锋相对,以及苏辰逸的陪伴。这些都清晰得像是昨天一样。

好像我一回头还是可以看到爸爸肯定的眼神和陆潇潇自信满满的笑。

我不知道这条路我还要走多久,还能走多远,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要一个人走下去。这本来是我习惯的,可是现在却有些害怕,在有过温暖之后害怕寒冷,这是人之常情吧!

“叶汐沫你考虑清楚,你和苏辰逸之前合作的那个MV反响很不错,这个新的MV会比之前那个的影响力更大,对你以后的演艺生涯很有帮助,你不要轻易就让红的机会溜走了!”公司经理皱着眉头似乎很不理解我的行为。在他看来只有傻子才会自动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

“我考虑得很清楚。”我淡淡地说,“换陆潇潇吧!她的样貌气质跟这个MV更贴合。”

“你这不是傻吗?这大好的机会就这么放弃太可惜了。”经理依旧不死心地劝着我。

“我说了,我不演。这样说您明白吗?”我的声音冷下来。反正已经不止一次被人说冷漠了,再多一个人这么说,我也不在乎。

“叶汐沫,你一个新人不要太嚣张!”经理刚要暴跳却被一个人按住肩膀,他气愤地回头却见按住他的人是苏辰逸。

经理一见是苏辰逸便立刻眉开眼笑了,好像刚刚要生吞活剥了我的并不是他一样。

“什么事?”苏辰逸微笑着问,眼睛并没有看向我,好像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个叶汐沫,都定下来的事,她现在突然说不参孕X了,反而推荐那个陆潇潇来和你拍MV,您说这让我怎么跟上头交代呀?”经理指着我数落道。

苏辰逸听了笑笑,好看的脸像是可以折射阳光一样,他说:“那个MV呀?我今天找你也是这个事。换陆潇潇吧!我觉得她的感觉跟这首歌的想要表现的感觉贴切一些。”

有些时候有些事,你费尽心机都办不到,却可以被一些人的一句话解决。苏辰逸就是这样的一些人。

有了苏辰逸的推荐,事情很快就定下来了。公司里很多人窃窃私语说我被苏辰逸嫌弃,估计好日子到头了,以后想上位可就难了。

这个就是娱乐圈,永远都不缺流言蜚语的地方。

03

下午公司通常人都不会太多,我一个人坐在化妆间里翻看杂志。陆潇潇进来的时候我正趴在化妆台上打瞌睡。

高跟鞋砸在地上的声音把我吵醒,我坐起身看了一眼一起进来的陆潇潇跟辛菲,低下头继续看手上的杂志。

“潇潇啊,真是恭喜你了。我就说这个女主角一定是你的!不像某些人折腾到最后还是空欢喜一场。”辛菲的声音向来都像噪音一样刺耳,我冷笑了一下,没说话。

“辛菲,你去帮我泡一杯咖啡。”陆潇潇说。

这回辛菲倒是识趣,没再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化妆间里只剩我跟陆潇潇两个人,她走到我面前,我仍旧没有抬头看她。

过了一会儿,陆潇潇开口说:“叶汐沫,你这是在让我吗?”

见我没有回答,她似乎有些生气了,提高了声音说:“你不要以为你这么做我就要感激你,我才不会!这是你欠我的!”

我终于放下杂志抬起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挑起嘴角说:“陆潇潇,我不欠你的,我只欠你爸爸的。”

陆潇潇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像是个吵架输了的孩子一样,委屈地掉眼泪。

她长长卷翘的睫毛忽闪忽闪地,哭着问我:“叶汐沫,你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占一次上风呢?就一次也行啊!为什么每次你说话都要把我逼得无话可说,你就不能真的像一个姐姐一样去给我一点安慰吗?”

她把手按在杂志上挡住我的视线,哭得更加厉害,近乎央求地说:“就一次,哪怕就一次也好啊!”

我看着陆潇潇通红的眼睛,白白净净的小脸被眼泪糊得乱七八糟,她看上去就像个受伤的小孩般让人心疼。

我的心慢慢地软了下来,很想伸出手抱抱她,安慰她一下。

可是,就在我的手要碰到她的脸颊的那一刻,我狠狠心把手收了回来。压制住内心的不忍,抬头冷笑地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陆潇潇,你以为你还是公主吗?从你爸爸去世的那一刻起,你已经不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