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沫。”他曳谷Z叫我。

我却没有再回头,只是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去。

“汐沫!”他再次出声,这一次他已经站到了我身后。在我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从背后抱住了我。他的下巴盯着我的头,呼出的气体吹进我的耳朵,有些痒,而更多的是心悸。

“我爱你。”他说。

我的心里突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苏辰逸,这个美丽得像画一样的男生对我说“我爱你”。

可是,为什么是这个时候,为什么……

“汐沫,我爱你。”他郑重地重复了一次,“我从来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喜欢到看见就高兴,看不见就心神不宁。汐沫,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很特别,那时候我就在想这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要靠冷漠来保护自己……”

他缓缓地在我耳边一字一句地叙述,语气里带着眷恋,好听的声音像是在讲一个很美很轻的故事:“在那一群参加选秀的女孩儿里,只有你一个人冷冷的,似乎永远站在人群之外。当时我很好奇是什么让一个美到让人心动的女孩儿变得这样疏离冰冷。每次看到你的样子,我都会不自觉地想要靠近,想知道你的生活,想了解你的心。然而越了解你,就越被你的坚强、你的执着吸引,越陷越深,直到不能自拔。汐沫,我爱你,我真的爱上了你。”

他的话引起我心里的惊涛骇浪,我却不能告诉他,只能僵着身子,听他慢慢地说。

我很想很想回头,真的很想。很像看着他那张在我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脸,很像静静地注视他的眼睛,听他说爱我。

可是,我不能,真的不能。

“汐沫,我知道你的心里一直筑着堡垒,害怕伤害所以不愿相信。我好怕告诉了你,你就会从我身边离开。所以我一直把这些话压在心里,静静地等,等你能接受我的时候。”他的气息吹乱我耳后的头发,似乎也要吹乱我的心。忽然,他拥着我的手臂突然紧了紧,他接着慢慢地说,“我愿意一直等,一直守着你,可是……”

他的声音突然干涩,像是在回忆什么:“可是,我怕再不开口就再没有勇气对你说出这些话……”

我的四肢在他这些话里凝固住了。我知道现在应该推开他,然后大踏步地离开这里。可是我没有勇气,我没有勇气推开身后这个说爱着我的男生。

我跟苏辰逸就这样将在那里,我不说话,他也不再言语。空气好像凝滞了一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已经过了很久,又或许只过了短短的几秒,我们都不知道……

02

突然,杂物室的门被推开,光束冲破了灰暗,划破了凝滞的空气。

我看见一脸怒容的陆潇潇。她背着光,公主裙似乎被那光线托了起来,还是那样骄傲美丽。

“叶汐沫,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陆潇潇恨恨地说。可是语气里却像是裹了很多委屈,像是跟好朋友吵架之后,愤怒而委屈的责问。

我第一次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面对陆潇潇。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问题。

“你知不知,我和爸爸平静快乐的生活都被你和妈妈颠覆了,为什么你什么都要跟我争?”陆潇潇红了眼睛,可是始终没哭,她大声地质问着我,“现在爸爸死了,我什么都没有了,你是不是连我的辰逸哥也要一起抢走?!叶汐沫,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为什么死的是爸爸,为什么不是你!”

陆潇潇指着我问,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那尖利的声音像是长了牙齿一样一口一口撕咬着我的心。直到陆潇潇的背影消失在杂物间外,我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只是刚刚干涸的眼泪又忍不住掉下来。

“是啊,为什么死的不是我?为什么死的不是我!”我重复着陆潇潇的话,每重复一次,心就跟着疼上一份,一次又一次,一分又一分。

在我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中,苏辰逸紧紧抱住我的手臂无力地垂下,他也轻轻地跟着重复着这句话。

“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苏辰逸什么都没有再说,缓缓松开拥抱我的手,慢慢地走出了杂物室。

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突然很想抬头看看天,是不是今天的天空也变成了灰色。为什么我看不见阳光只看见一地灰暗。

我的生活又回到了这种颜色,安宁也好,光鲜也好,幸福也好,都不过是稍纵即逝的一场梦。是梦总会醒来,可是为什么醒来的时候会这样痛,痛到我情愿没有过那样的美梦。

眼泪不停的落下,我止不住它,只能让它这样不停歇地掉落。

最后我蹲下来,把自己埋在那些乱七八糟的杂物里,放肆地哭了起来。

我的苏辰逸,我这样想他,想找个名字,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告诉我他爱我,这是我幻想过的最美的梦。这个梦甚至带着彩色的气泡,热烈地冲进我的心里。我应该高兴才对,可是我不能回应他,我不能回应我的爱人,我不能告诉他,其实我也喜欢他。

我不能。

要知道在他对我微笑的时候,我觉得再冷再黑的日子都会过去。可是现在,我却要彻底放弃那样的微笑。

我爱你。看似简单的一句话,我却永远也不能对他说出来。因为陆潇潇真的很喜欢他,这是她的苏辰逸,她说的没错,我不能抢走他。

我和妈妈已经欠爸爸太多了,爸爸那样真诚地甚至自欺欺人地爱着我们,我们却一次次地辜负他对我们的好。

现在,当我们醒悟的时候,却永远都不再有机会去补偿他。

那么,就让我补偿他唯一的女儿吧!

我掏出怀里的iPod,静静地把那段音频播放了一次,又一次。夜很黑,很冷,可是有爸爸的话陪着我,我觉得自己是温暖的。眼泪干了落,落了又干,直到iPod没了电,自动关机,留下一室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