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跟霍明磊都被霍北身上的血吓到,霍北没喊疼,只是紧紧地抱着霍明磊的腿请求霍明磊不要再和我妈见面,不要再让我难受,否则我会死的。

我目光空洞地望着抱着霍明磊大腿痛哭的霍北,感觉好累好累,心口疼得快要窒息。

霍北……我的弟弟。

这一刻,我终于冲破内心的藩篱,承认了霍北是我的弟弟。

霍北,你不该对我这么好。该受伤的人是我,该流血的人也是我,你是最无辜的!可是,为什么受伤最深的永远都是最无辜的人。

霍明磊被霍北的伤势吓到,将霍北拎了起来,胡乱地脱下外套给霍北包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胡乱地朝霍北点着头。

妈妈也朝我扑了过来,将我抱在怀里,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和霍明磊见面了。

我躺在妈妈的怀里,满眼都是霍北带血的手臂。

妈妈,你看到了吗?你们的自私都报复在我跟霍北身上了。

我挣开了妈妈的怀抱,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来,头发凌乱,跟疯子一般失魂落魄地独自走出了咖啡厅。

站在喧嚣的街道上,我仰望昏暗的天空,感觉光明离我好远。

妈妈跟霍明磊急匆匆地带着霍北去医院,我站在马路中央看着他们慌乱的身影,笑得癫狂。

何必呢?既然知道害怕,为何又要犯错?为何人都要这样,直到失去才懂得珍惜。

我张开双臂,站在吹拂的冷风中,等待着车子撞向我。然而,一辆辆车子从我身旁经过,留下一串恶骂,便扬长而去。

我被丢弃在马路中央,看着街道隐没在昏暗的黑幕下。

原来,我的人生如此悲哀,连死都那么难。

我像行尸走肉般游走在街道,心……真的好累。

第十章01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不早了。

我现在才知道“心力交瘁”原来不只是个形容词,我走在大街上似乎每一步都好似踩在棉花上,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什么都不想看,什么都不想听,只想回到房间一个人好好地静一静。

走到房间门口,我将手搭在房门上突然一愣,房门虚掩着,里面的灯光从门缝射出来,有些刺目。我没来由的一股火涌上来,一把推开房门。

居然看见陆潇潇大模大样地坐在我床上。

陆潇潇见我推门进来,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扯起嘴角冷笑了一下,说:“怎么,你妈妈一个人去见姘头还不够,你也跟着去,母女两个人一起去是不是更有意思?”

她说着,扬了扬手中的一打儿照片。

“怎么?装没看见?”陆潇潇把照片一张一张打开,然后用细长华丽的法式水晶指甲划在照片上。照片里妈妈笑容魅惑地挽着霍明磊从咖啡厅里走出来,霍北跟在他们身后,这一切看起来竟是那么的不真切。

陆潇潇那漂亮得像瓷娃娃一样的脸上,带着骄傲的冷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成了这样,似乎永远可以昂首挺胸的生活,随时随地准备对身边的人指指点点。

她愤怒地瞪着我大声地叫嚣着:“不认识吗?这是你妈妈!你们根本是在欺骗我爸!我说了,让你们小心,不要再被我发现你们的欺骗行为,你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

我的心在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纠成一团,一股无明火直冲脑门,咬牙冷笑道:“陆潇潇,你娱乐圈真没白混,狗仔这一招学得很齐全呀!”

我顿了顿,低头看着床上的陆潇潇无所谓地耸耸肩说:“是!没错,是我妈,那又怎么样?这些照片能说明什么?陆潇潇,我早就不在乎你戳穿我妈妈的谎言,因为我已经习惯了被赶出家门,所以再次被赶走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的心莫名地一疼,但很快又平静下来。我发现自己竟然在低低地笑。原来一切都是可以习惯的,连被赶出家门这种事也可以一笑置之,这算不算一种悲哀?

“叶汐沫!”陆潇潇突然拔高了声音,拿着那打照片指着我说,“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什么都无所谓!”

说完,她攥着照片推开我往外走。

我看着她向着陆正涛的书房冲了过去,下意识地跟了几步,心里叫嚣着喊着:“不要,不要!”

可是,最终我还是没有追上去。或许有些话我真的永远喊不出来,有些事我永远也做不到,即使心痛得快要死掉,我也只能静静地看着陆潇潇的背影。

我似乎看见愤怒的陆正涛狠狠地把照片摔在妈妈脸上的样子,似乎看见我跟妈妈再次流浪在大街上,又似乎看见她在那些不堪的男人指尖穿梭,带着我过着冰冷刺骨的生活的情形……

然而,该发生的没有发生,不该发生的却发生了。

我被陆潇潇的尖叫声唤回神来,我抬步向陆正涛的书房跑去。我冲进书房,看见陆正涛仰面昏厥在地上,照片散了一地。

“爸,爸!你别吓我,你怎么啦?你醒醒,爸,你醒醒……”陆潇潇像是失了魂般哭着,抱着陆正涛的身子失神地摇晃着。

我蹲下身看着陆正涛,他双眼紧闭,牙关咬紧,脸色惨白,看着他完全没有生命力的样子,我整个人都开始颤抖。

我一把拉起陆潇潇说:“快,叫救护车!”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然而我知道,这个时候如果我再慌乱就完了。所以我强压下心中的恐惧,颤抖地拨通120,仔细地说了情况跟地址,撂下电话又拨通了妈妈的电话。我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他没事。

无论陆正涛在我心中的地位是怎样的,我都希望他平安,更何况,在我的心里,他早已经拥有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