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好不容易,妈妈做完检查,陆正涛过来宽慰我说我妈的身体没事,只是受到了惊吓,让我不用担心。

我点点头,把妈妈拉到一旁,很不耐烦地问,可不可以走了。

“走?当然要走,我们要一起走。”

我妈很开心地说着,还回过头看了陆正涛一眼。陆正涛一行人,站在走廊没有离开。

我心中一沉,问:“什么意思?”

“我已经答应去陆正涛家做帮佣了,我们现在根本没有地方可去,身上的钱也差不多了,难道真的要过那种担惊受怕、居无定所的日子吗?”

“担惊受怕?居无定所?难道你以前过的日子就是安稳的?你根本是不想靠自己的努力去生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主意!”我很生气地说,“要去你自己去,我绝对不去。”

“就算妈求你了好不好?这么好的机会,如果错过了,下次就不会再有了。如果妈妈抓住了陆正涛,以后妈妈和你就有好日子过了,真的,妈妈保证。”

她好像早猜到我会不同意,所以苦苦地哀求我,并且再三保证。

我冷笑,直视她的双眼说:“你哪一次不是这样说?结果又怎样?”

“最后一次!好不好?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这一次再失败,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我再也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你就答应我好不好?”

我无奈地看着她,我想要自己离开,却又害怕她将来再次被赶出来,无依无靠,最终,我只好同意。

“你记住,这是最后一次了!否则,我会自己离开。”

“一定!一定!我的好汐沫,真是妈妈的乖女儿!”

一见我同意了,妈妈立刻挽住我的手,拉着我和陆正涛他们一起回家。

苏辰逸临时有事,接到电话之后便先行离开。

陆正涛开着车,我们四个人坐在里面,一上车妈妈立刻就热情地和陆潇潇聊了起来。

陆潇潇完全没有一点儿有钱人的娇气,在聊天中,她对我妈说,我妈很像她逝去的妈妈。我妈听到她那句话的那一刻,眼睛的光芒更闪了,在接下来和陆潇潇的聊天中更加努力地扮演起一个贤惠的角色。

看着妈妈殷勤的样子,我心里堵得慌,于是把头偏向一边,让大脑放空,不去听她们的声音。

陆正涛的家很大,比以往妈妈交往的任何一个男人的家,都要华丽。虽然我妈是来当帮佣的,但是陆正涛却给我们安排了客房,而我也有了自己独立的一个房间。

我在整理东西的时候,陆潇潇走了进来,抱着她的一个大娃娃递给我,并且告诉我,这是在她去年生日的时候,陆正涛送给她的,现在她把娃娃送给我,希望以后它能陪着我安睡每一个夜晚。

“你自己留着吧!我不需要。”

对于陆潇潇的好客,我没有表现出多少的友好,但她却似乎很喜欢我和妈妈这两个不速之客。

“你就收下吧!知道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和别人不一样。当你和辛菲打架的时候,我觉得你酷毙了!我真的好希望身边有一个像你这样的朋友,如果是姐姐就更好了。我爸很忙,平常总是我一个人,现在就好了,你搬过来,我们可以一起住、一起玩,还可以一起去参加比赛!”

陆潇潇很兴奋地说着,完全没有受我冷漠的态度影响,亲热地挽着我的手,似乎我和她已经是一家人一般。

“对了,你的电话打不通了,组委会刚有通知,下个月就要进行四十进二十的比赛。汐沫你就好了,每一次出场,都会让人惊艳,我真害怕我会被涮下来。”

说到比赛,陆潇潇嘟起嘴,一脸担忧。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忽然像苏辰逸一样,拍了拍她的头说:“你一定会过关的。”

说完,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立刻收回手,转到一旁。

陆潇潇完全没有感觉到我情绪的变化,很开心地问我:“是吗?汐沫,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点头,却没有再说话,她很开心地拉着我,跑到她的房间里,翻出一堆的CD,说里面有很多很多适合我的歌可以挑选,让我好好准备。

“潇潇、汐沫,吃饭啦!”

楼下,我妈喊着。

来到陆正涛家已经好几天了,自从来到陆家,我妈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每天都扮出无比贤良淑德的样子。

但这样的假象,骗得了陆正涛父女,却骗不了我,基本上她每次想获得某个男人欢心的前期,都是这样去伪装自己。

陆潇潇欢快地下楼,对着我妈做的一桌子菜流口水,还亲密地挽着她的手说,她已经好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家常菜了,直到我妈来到她家之后,她又觉得在家吃饭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我妈轻轻搂着她,宠溺地说,喜欢就天天给她做,陆潇潇听完,撒娇似的朝我妈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

我拿起碗,用力扒饭,不去理她们。

陆正涛回来的时候,我妈正在为陆潇潇清理嘴边的饭粒,看上去就好像母亲和女儿一般,画面感人。

我发现陆正涛的目光越来越不一样,甚至有时候他看到我妈和陆潇潇相处,就会露出欣慰的表情。

“潇潇很小就没有了妈妈,现在有你照顾她,我放心多了。”

我妈接过陆正涛的公文包,拿过一双棉拖为他换上,他抬起头看着我妈,眼中有着一种别样的期待神情。

“你就放心好好工作好了,家里的事情我会处理的。你看你,今天一定很累吧?一脸疲倦的样子,快过来先喝汤。”

我妈说着,转身把公文包放好。然后一边提醒陆正涛快去洗手,一边走进饭厅给陆正涛盛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