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涛很抱歉地看了我妈一眼,然后拿出手机,一看到号码时,脸上立刻呈现出宠溺的笑容,按开接听键,他很亲热地喊着:“怎么了,宝贝,找我有事吗?”

听他的语气那么温柔,我妈一下子失落地坐回到位置上,看着窗外的风景。我想这样也好,免得她费尽心思想要去接近陆正涛。一会儿去医院检查完,我就立刻带她离开。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觉得,这个陆正涛和我妈以前的那些男人都不同,但我仍然不想我妈跟他有任何关系。因为不管陆正涛是个怎样的人,只要妈妈跟了他,都还是得仰仗着他去生存。

陆正涛挂完电话,脸上还挂着笑容。

“是您太太吧?”我妈看似无意地问了一句。

陆正涛脸上立刻有些尴尬,而苏辰逸则微微笑了起来,陆正涛解释道:“我太太在早年就已经过世了,刚才打电话的是我的女儿。因为就这么一个女儿,所以我特别宠她。”

我妈一听他的太太已经过世了,脸上立刻闪过欣喜的神情。我想要是现在车上没人,她一定会大声叫好吧?我别过脸,不去看她的表演,但他们的谈话,却不断地钻进我的耳朵里。

“陆总……哦,不不,正涛。你要忙事业还要照顾家里,一定很辛苦吧?”妈妈对陆正涛的称呼一下子亲昵了很多。

“还好,我女儿比较懂事。”

“女儿总是和爸爸亲,不像我们家汐沫,从小就失去了爸爸,我只能带着她东奔西跑,做着一些临时的杂活去供养她。刚才……刚才就是因为我的老板对我毛手毛脚,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事情,于是让他给我结工资说不做了。可是,哪知道他翻脸不认人,连钱也不给我结,就把我赶出来。我们母女俩,现在连个安身的地方都没有。有时候,我真的很怪自己,没有能力给女儿一个好的家庭,刚才看到正涛你这么疼爱女儿,我真的是很自责……”

我震惊地回过头,看着妈妈抹红双眼,连眼睛也不眨地编造出这套谎话,眼中满是厌恶。

见我忽然回头,妈妈像是害怕我揭穿一般,踩了我一脚,用眼角的余光警告我,不要破坏她的好事。

“居然会有这样的事,真是太可恨了!”陆正涛一听,果然很生气,同情地看着我们,正好这时候到了医院,苏辰逸去停车,陆正涛先带着我们进去做检查。

我不想听妈妈对陆正涛编谎话,于是坐在走廊里,任由陆正涛带着她去做检查,不闻不问。

苏辰逸停好车上楼看到我,走到我的身边打量了我一会儿,露出洁白的牙齿说:“里面那个是你后妈吧?我看你对她漠不关心的。”

我抬起头,对上他的笑容,知道他并没有恶意,但还是很冷漠地说:“你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请你离我远一点!还有,以后不要随便说我们是朋友之类的话,我和你顶多算是认识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害怕他的接近,害怕靠得越近,他就看得越清楚我是怎样的一个人,我的家庭是怎样的一个家庭。所以,似乎只有这样保持着距离,我才能够安心。

苏辰逸听过我的话,居然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说:“看来想要和汐沫做朋友,我还得要努力。对了,你想喝什么,我去买。”

我沉默着不理他,他笑笑起身,过了一会儿,又跑了回来,递给我一瓶橙汁,我没有接,他就放到我的边上说:“四十进二十的比赛,下个月就要开始了。组委会上次给你打电话没有打通,正巧我告诉你一声,这一次进二十强的选手,都要开通博客、微博,以方便宣传,方便和歌迷之间的交流互动,届时,组委会还会举办一次网络性的投票。”

博客、微博宣传?网络投票?我脑子一轰,如果这些作为评测项目之一,我的参赛路线应该会更难走吧?

现在我连采访都不愿意接受,看来想要成功,对于我来说,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知道了。”我淡淡地应了一句,“你可以走了吗?”

刚说完,忽然一个人影窜了出来,一把将苏辰逸抱住,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才看清楚,来人居然是陆潇潇!

“汐沫?”看到我,她也很惊讶,于是转向苏辰逸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和爸爸怎么会到医院来,汐沫怎么也会在这里?”

苏辰逸轻轻地推开她,让她坐到椅子上,把刚才的事情完完整整地告诉了她。

陆潇潇听过之后,立刻拉着我的手,很认真地和我道歉:“真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意外,陆正涛是我爸爸,汐沫,真的对不起,我替我爸向你道歉。”

我别过头,冷冷地说没事,就不再说话,每当我看到陆潇潇的单纯和善良,我就会浑身不自在,好像从她清澈的大眼睛里,看到那个被染满了尘埃,早就失去了单纯善良的模样的自己。我无法拥有她这样的单纯和善良,于是只能让自己去厌恶,厌恶这种我失去的本能,这样或许就不会再想拥有。

陆潇潇以为我还在生气,不知所措地看着苏辰逸,苏辰逸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让她不要担心。经过苏辰逸的安慰之后,陆潇潇又恢复了她活泼的样子,叽叽喳喳地拉着苏辰逸,把她今天一整天的行程告诉他,基本上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看着她像个孩子一般地诉说,我皱着眉,走到一旁。

陆潇潇还是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我觉得很吵,回过头看她时,发现苏辰逸正在对着我微笑,电闪雷鸣之间,我慌乱地收回目光,大脑一片空白。

我想,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个人,让你无法自由地邪恶,即使只是一个微笑、一记目光,便可以轻易地打破你多年来筑起的拿到心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