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当叔叔要你管啊,你以为是谁把她养这么大,你知道我有多辛苦吗!”他说着说着,声音居然哽咽起来,仿佛受到伤害的那个人是他。

“我不知道你有多辛苦,我只是看到你一直打紫星,你简直不是人!”当时的我气急了,想不到任何骂人的词汇,只是用我能想到的最恶毒的字眼骂人。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气概,可能我是被紫星的勇气鼓舞了,我觉得我不能置身事外,我也要保护紫星,像她保护我那样保护她。却不知道,我的鲁莽举动会给紫星带来一场灾难。

“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骂老子!看老子不打死你!”紫星的叔叔一下子恼了,伸出手就想来抓我。紫星赶紧把我拉在身后,然后抬起头挡住她叔叔。

“你们两个联合起来来气我是不是!你个贱人,胳膊肘知道往外拐了!”他叔叔看到紫星帮我,更加恼火了,一把抓起了紫星的头发。紫星用力挣扎着,他抓着紫星的头发把她拖出了房间,我急得不行,想上前去拉紫星,却被他叔叔一把推开,重重地摔在地上。

尾椎骨狠狠地磕在地上,疼得我眼前一黑,眼泪都流了出来。

“……你个婊子生的,亏老子养了你这么多年……”

“……贱人,赔钱货,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啊——叔叔不要打了……”

“……今天我就让你看看老子的厉害……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顶撞老子……”

我听到紫星的尖叫声和重物倒地的声音,还有她叔叔不堪入目的骂声。赶紧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当我跑出房间时,眼前的一幕把我吓呆了。

她叔叔握着一个啤酒瓶往紫星的头顶敲了下去,砰地一声,玻璃瓶的碎屑伴随着鲜红的血液飞溅了起来,几滴温热的血液溅在我脸上。我当时实在是吓傻了,连叫都叫不出来。

我看到紫星的身子一下子软了下去,头一歪倒在了地上,血从她的头皮流出来,染红了污垢堆积的地面,就像一朵朵赤红色的花朵,红得触目惊心。

我扑通坐在了地上,瞬间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她叔叔似乎也吓傻了,丢下了手里的半个啤酒瓶,仓皇而逃。

看着他落荒的背影,我才猛然惊醒,赶紧掏出手机打电话求救。我当时想到的不是打110或是120,而是反射性条件的拨了龚柏泉的电话。

我很庆幸之前存了龚柏泉的电话,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已经不太记得接下去发生了什么事了,只模糊地记得自己好像哭着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龚柏泉,然后他让我打120,然后在家里等他。龚柏泉、唐锦,还有救护车几乎是同一时间赶到的。

紫星被医务人员抬上了救护车,我们跟着救护车一起来到医院。在紫星紧张抢救的过程中,我只对那盏红色的警示灯有印象,显示着“手术中”三个字,我什么都不敢想,一直紧紧地盯着那三个字,怕只要一胡思乱想我就会崩溃。

我已经不记得当时我有没有哭了,因为我整个人都麻木了,一直用力地抠着自己的指甲,连疼痛都感觉不到。

直到最后主治医生从急救室走出来,对我们说了句,“手术很成功,病人已经脱离危险。”我才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昏倒前我似乎看到龚柏泉朝我冲了过来,伸出手接住了我的身子,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昏迷中,我做了个很可怕的噩梦。

我梦到紫星受了很重的伤,浑身是血。我背着她冒着倾盆大雨赶去医院,四周一片黑暗,一个人都没有。雨哗啦啦着,我力气不够,背着紫星寸步艰难,几乎是挪着往前近。紫星的血顺着我的肩膀流下来,我心里很急很急,可是心有余力不足。力气都耗尽了,我摔了一跤,紫星从我背上摔下来,狠狠地磕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血顺着雨水晕开,因为我的关系,紫星的伤势越来越重。我很急,很害怕,紫星的身体冰冷,血不停地从身体里流出来,她一动不动的,像是死掉了一样。我很急,又背着她往前走,可是根本没有力气了,走了两步又摔倒。我就这样,背着紫星摔倒了又爬起来,爬起来了又摔倒,反反复复,仿佛永无止尽。最后我实在没有力气了,绝望了,趴在紫星身上痛哭起来。

就算是在梦里,我也依旧能够感觉到那深深的绝望,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没有任何人帮助我们,就算我哭得再伤心也没用。我感觉自己好无能,难过得要死掉了。

我绝望地哭啊哭,就这么哭着醒过来了。

醒来了很久,我依旧没有从那个梦中回过神来,因为如果那是现实,我依旧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绝望地哭。我的心情很糟糕,从来没有过的沮丧,一瞬间都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了。

妈妈被我的哭声吵醒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看到我醒过来了,高兴得瞬间就清醒了。

“小宇——你总算醒了!”妈妈握着我的手,激动得热泪盈眶。

“妈妈,我怎么了……”我的脑袋晕乎乎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躺在病床上。

“医生说你伤心过度加上身体疲劳,才会支撑不住晕倒,好好静养两天就好了。”妈妈抹着眼角的眼泪,情绪波动地说。

我这才想起自己是在紫星的手术室外晕倒的,不知道紫星怎么样了,一想起紫星我就很担心。挣扎着要下床,妈妈见我如此,赶紧紧张地按住我的肩膀:“小宇,你现在还不能下床。”

“我要去看紫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我好担心她。”我想要去拔手背上的针头,被妈妈扣住了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