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妈妈去买菜,你想吃什么?”

看到我专心致志地在背单词,妈妈似乎挺高兴的,笑吟吟地问我。

“随便吧。”我没有什么胃口,随口回答。

“那妈妈就去买你最爱吃的鸡翅膀,回来给你做可乐鸡翅好不好?”妈妈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笑逐颜开的。

“嗯。”我随意地点了点头,眼睛依旧盯着词典上的单词。

妈妈见我在用功,便不再打扰我,拿起包包,哼着歌出门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我松了口气,感觉屋子里的空气终于不再那么沉闷了。

我合上了字典,站了起来,在屋子里晃了两圈,浑浑噩噩地不知道要做什么。打开电视机,满天飞的广告,那种很长很俗的直销片广告,让人心烦,我立刻又关掉了电视机。翻了翻书架上的书,不是古典名著就是测试题,我叹了口气。

这时,熟悉的手机铃声在安静的屋子里响起。

我拿起书桌上的手机,看了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我犹豫着要不要接,对方一副誓不罢休的气势,铃声一直响着。

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起来。

“小宇宙,在干吗呢?”听筒里传来的声音非常轻快,还带着笑意。

我一听就知道是龚柏泉,疑惑他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我似乎没有给过他啊……

“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我忍不住问了出来。

“这不简单,我问紫星的呗!”他一副你问了蠢问题的语气。

我有点气馁,叹了口气,问:“有事吗?”

“出来玩吗?我们在KTV唱歌。”他说。

我果然听到吵闹的音乐,还有似乎走调的歌声。

“不了,我被禁足了,关在家里出不去。”他们那么自由,我不是不羡慕的,可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难不成你还被锁起来了?”龚柏泉的语气有点惊讶。

“那倒没有。”我暗暗叹了口气。

“那不就成了,你还是出得来的。”龚柏泉语气不屑。

“可是我妈回来看到我不在家会生气的。”我语气无奈。

“你都多大了,连这么点自由都没有,难道你出门还会走丢不成。”龚柏泉在电话那头啧啧道。

“他们担心的不是这个……”龚柏泉的思路老跟别人不大一样,我有点哭笑不得。

“废话少说,我来接你!”他连问句都懒得用,说完便直接挂上了电话。

我拿着电话,站在原地傻了半天。

突然意识到,事态正朝无法挽回地方向走!

过了没多久,我果然听到摩托车的轰鸣声从楼下传来。

这么快!

我惊诧龚柏泉的速度,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宇宙,快下来!”

龚柏泉在楼下大喊着,毫不忌讳左邻右里的目光。

为了怕他继续喊下去,我赶紧冲到阳台。他看到我,举起胳膊用力向我挥着手,笑容在阳光下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

“小宇宙,快下来!”

他冲我喊道,朝我招着手,捧着安全帽靠在摩托车上的样子居然如漫画中的男主角般帅气。

“我不能出去。”

我用力摇了摇头,感觉自己像被关在高塔上的长发公主。

“小宇宙,你不想我上来把你扛下来吧?”龚柏泉嘻嘻笑着,看起来像个痞子。

“我不会开门的。”我倔强地咬着下唇。

“那我就在这里唱歌,喊你的名字,直到你下来为止。”他把安全帽往车把手上一挂,仰起脖子就打算扯嗓开唱。

“你怎么这么无耻!”我有点生气,羞红了脸。龚柏泉恐怕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厚脸皮的人了,我相信他绝对能够说到做到。

迫于无奈,在龚柏泉的氵㸒威下,我下了楼。

随后,龚柏泉又让我见识到无耻是没有底线的。

“好哥哥救你脱离苦海,你是不是该亲我一下?”龚柏泉凑过来,一脸花痴的表情。

我赶紧拿过安全帽扣在头上,他的唇就这样准确无误地印在了安全帽上,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唇形的湿印。

一脸陶醉地睁开眼睛,他赫然发现自己亲的是安全帽,无比地沮丧,“为什么是安全帽……”整个人像蔫了的茄子。

“走吧!”

我跳到摩托车后座上,冲他轻盈地笑着。

他似乎是拿我没办法,叹了口气,戴上安全帽,然后像个尽责的司机般,发动摩托车,载着我绝尘而去。

来到KTV,我才发现包厢内比我想想中要热闹,除了紫星和唐锦外,还有几名我不认识的学生,三男一女,长相都很出众,可是脸很陌生,似乎不是我们学校的。

看到有陌生人,我一下子又胆怯起来,站在门口犹犹豫豫地不敢进去。偏偏龚柏泉那个粗神经,完全没有看出我害怕的脸色,一把把我推了进去,连半点犹豫的时间都不给我。

那名陌生的女生正在唱王菲的一首老歌,顾不得跟我打招呼,紫星看到我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笑嘻嘻地对我说:“小宇宙,坐这边。”

“女王陛下,那我坐哪呢?”龚柏泉笑嘻嘻地问紫星。

“你就跪在一旁,等我吩咐吧。”紫星随手一扬,指着KTV挂衣服的那个角落。

龚柏泉看了看那个角落,心寒地瘪了瘪嘴。

“紫星,这位可爱的美眉是谁啊?你怎么不给我们介绍?”看到我,那两个陌生的男生微笑着问紫星。他们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皮肤白皙,戴着黑框板材眼镜;另外一个皮肤稍黑点,看起来挺健壮的,像是运动员,但是很帅气,特别是那双细细长长的丹凤眼,看起来有点像韩国明星Rain。

“这是我的同学,向宇。”紫星若若大方地介绍了我后,又向我介绍那两名男生,“小宇宙,这是复旦大学的潘向东和李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