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捡完篮球场上的垃圾,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掏出手机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着妈妈的手机号码。

我按下了接听键,然后把听筒贴近耳朵。

“小宇,放学了吧,妈妈在学校门口等你。”听筒里传来妈妈亲切却陌生的声音。她的语气比平时还要小心翼翼,我想是因为我跟她冷战的缘故。

“你怎么来学校了?”我依旧在和妈妈怄气,所以语气中带着不悦。

“妈妈来接你放学。”依旧是小心翼翼的语气,比刚才还要紧张,生怕我又跳起来对她大吼似的。

这让我心里一揪,深深地愧疚感包围了我,鼻子蓦地一酸。

“你先回家吧,不要让你爸妈久等了。”紫星听到了我们电话中的对话,停下了动作对我说。

“可是你呢?”挂上了电话,我愣愣地望着她。

“我没关系,反正也没人等我回家。”紫星淡淡地笑了笑,笑容里却透着无限的苦涩。一丝丝地渗入我的心脏,让我的心隐隐的牵痛起来。

“我也不回家,我等你一起走。”我倔强地摇了摇头。因为我知道,我走后,孤零零的紫星一定会很寂寞,许多伤心的往事会浮上心头。虽然我不曾听她说过往事,可是我似乎可以想象。

我不能留下紫星一个人,当时我坚定地认为。

“不要任性了,不要让你爸妈担心你。”紫星笑了笑,似乎拿我没办法。她的笑容是那么的清丽,盖过了晚霞的瑰丽。

“哎呀,小宇,你怎么还在这里!”

这时,妈妈远远地走过来,不由分说,就扯起我的胳膊,要拉我走。完全不顾一旁的紫星,仿佛根本就没注意到她似的。

“妈妈,我被罚扫操场了,还没干完不能走。”

我想把手腕从妈妈手中抽出来,可是挣脱不开,妈妈用了很大的力气,也不管会不会弄痛我,执拗地要带我走。

“这是什么破规矩!跟妈妈回家,回头我跟你们班主任打电话!”妈妈的语气非常不屑,在她的世界里自有一套逻辑和准则,谁都不能打破。

“妈妈,你不要这样,是我自己犯了错,我受到惩罚也是应该的。”我耐着性子跟妈妈解释,可是她根本不听。

“什么应该的,你只是名学生,你还小,犯点错有什么了不起的!”妈妈有时候固执起来像头牛,十个人都拉不动。

我实在没有办法,拉拉扯扯,被她拉出了学校,连跟紫星说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

我只记得她一直站在那里,静静地望着我们,脸上似乎带着淡淡的羡慕,身影被忧伤和落寞包围着,和寂静的黄昏交融在一起,一直定格在我的脑海中。纵使过了这么多年,依旧是那么清晰,恍如昨日。

“你怎么还跟那个丫头片子在一起?”

一出校门,妈妈又开始对我碎碎念。她提起紫星时,语气中有种轻蔑和反感,这让我很伤心。

仿佛是自己被嫌弃了一样。

“妈妈,她叫夏紫星,是我的同学。”我重重地念着紫星的名字,希望她下次不要再用“丫头片子”之类的词来称呼紫星了。

“我管她叫什么,我不是叫你不要和他们来往了吗?你怎么就是不听!”妈妈根本没耐心听我说话,一听到我提起紫星的名字就皱起眉头,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更年期的关系,之前温柔善解人意的妈妈变得越来越偏执不讲理。

“妈妈,紫星是个好女孩,她帮了我许多。”我希望妈妈能对紫星改观,所以耐着性子跟她解释。

显然,妈妈根本没有这种打算。

“她能帮你什么?带着你到处鬼混,教你一些不三不四的东西?”妈妈冷冷地笑了笑,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这种表情,突然让我觉得好陌生,甚至有点可怕。

“妈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紫星!她没有教我不三不四的东西!”妈妈的执拗让我再也耐不住性子,嗓门也跟着妈妈拔高了。

“哼,你就是被她哄骗了。”见我每次都因为紫星跟她犟,妈妈非常生气而且肯定地下结论。

回家后,我不再跟妈妈说话,她那种年纪的人固执起来非常可怕,我想我一辈子都改变不了她的想法,因为她根本不想听我说。

所以,我就干脆不说了,用缄默维护自尊。

接下去两天是双休,我被妈妈关在家里,不准出门。

被禁足的滋味很不好受,不止是身体受限制,我感觉我的心也被关在牢笼里。上午,我把作业做完了,中午吃过饭后,我就背着妈妈偷偷上了会儿网。我登陆了QQ,想找紫星说话,可是紫星的头像是黑的,她不在线上。

除了紫星,网上我几乎已经没有可说话的人了,不是网上没有认识的人,以前的同学我根本不敢接触。我不敢和他们聊天,怕他们问起我现在的学习和生活,我觉得我没有脸回答。也更怕知道他们现在的学习和生活,我怕我会羡慕,会失落,会对现在的生活失去向往和信心。于是,我就让自己从他们眼前消失了。另外几个都是没有见过面的网友,只在乎你长得好不好看,如果看对眼,就只想把你约出去,一点意思都没有。

所以我现在都是隐身,只对紫星隐身可见。紫星也对我设置了隐身可见,所以她现在的头像是黑的,肯定是不在线。

紫星不在,我了然无趣地随便翻看了下网页,然后就把电脑关了,我怕妈妈随时会闯进来,所以不敢长时间上网。

爸爸妈妈虽然对我宠溺,可是学习方面还是挺严厉的。

关了电脑后,我拿起字典开始背英文单词,才背了三个,妈妈就推门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