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锦、龚柏泉,还有那两名和他们打架的男生,脸上身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衣服也在纠缠中扯破了,看上去甚是狼狈。

我还是第一次被抓进警察局,心里非常的害怕。前面妈妈接到我的电话非常的焦急,没说什么就挂上电话了,等会儿她看到我们这副样子还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而且我也担心这件事会传到学校,到时候班主任和班上的同学不知道会怎么想。我肯定会更加被讨厌吧……

怀着这样忐忑不安的心情,我终于等来了爸爸和妈妈。他们两个几乎是冲进警局的,一看到我就扑了过来,抓着我的肩膀上下打量我,生怕我掉了一根头发似的。

“小宇,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伤着了?”爸爸紧张地问,声音都是抖的。可想他们一路上有多担忧,我心里一阵内疚。

“我没事,我一点儿事都没有。”我用力摇了摇头,想让他们放心。

他们确定了我没事,才终于松了口气。

“爸爸妈妈担心死了,你差点把我们吓死。”妈妈的眼中还泛着泪光,眼眶红红的,似乎是刚哭过的样子。我非常的难过,觉得自己真没出息,老是让他们担心。

就在这时,有一名穿着职业装的年轻女性走进了警局,高跟鞋把大理石地面踩得哒哒响,举手投足都散发着美丽和优雅。

“我是律师,是来保释唐锦和龚柏泉的。”她走到警察面前,从容地说道,一看就是那种独当一面的女强人。

那名正在处理我们的事件的警察打量了她一眼,用冷漠的职业口吻对她说:“跟我来一下“。

年轻的女律师正要跟过去,唐锦突然对她喊了声,等一下。她停了下来,转眼望着唐锦,似乎是在等他开口。

唐锦犹豫了一下,低声问:“能帮我把夏紫星也保释了吗?”

那名女律师沉默了一下,面无表情地说:“萧总只吩咐我保释你们两个人。”

“她是我朋友,拜托你了。”唐锦的语气中带着哀求。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求人,我震惊地望着他,唐锦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可是为了紫星,他能够舍弃骄傲和尊严。

可是那名律师不为所动,依旧一脸冷酷,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对不起,我只按萧总的命令办事。”说完,她就转身跟着警察去办手续了。

“小宇,你在这里等一下,爸爸妈妈也去办手续。”妈妈拍着我的手背,轻哄着我。

眼见他们要离开,我伸出手拉着妈妈的衣袖,小心翼翼地问:“妈妈,能不能帮我把我的同学紫星也保释了,她是因为我才被抓进来的。”

妈妈犹豫了下,点了点头,微笑着说:“好,你在这里等我们。”说完,她就和爸爸一起去办手续了。

“谢谢你,小宇宙。”紫星拉着我的手感激地说。

我笑得很勉强。因为我看到唐锦的表情很挫败很消沉,他一定希望这些事是他为紫星做的,而却是我,这对他一定是个打击。

办完保释手续后,爸爸妈妈就带着我离开了警局。

走出警局,天已经黑了,天上繁星点点,但是没有月亮。

我想跟大家道别,可是爸爸妈妈却拉着我的手,像躲避瘟疫般拉着我迅速离开了。

爸爸拦了辆出租车,妈妈把我塞进车里,然后对司机说了声快走,然后出租车就迅速驶离了警局。

“小宇,你怎么跟这些人混在一起?”

一上出租车,妈妈就责备道,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表情非常刻薄。

我低着头不说话。妈妈就碎碎念起来,“那个女孩子连她自己家人都不来保释她,她爸爸妈妈肯定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对孩子都这么不负责。还有那两个男孩子,家里人也没来,只是叫律师来,肯定家里很复杂,你不要跟他们来往了。”

“妈妈,他们都是好人,他们是我的朋友。”我不能容忍妈妈如此误会紫星他们,着急地大声解释。谁知道我的解释起了反效果,妈妈更加生气了,语气刻薄地说:“什么朋友啊,你肯定是被哄骗了,今天一定是因为他们,你才会被连累进警察局的吧?”

“不是啦,妈妈你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就是不相信我的话,这让我很生气。

“我怎么不知道了,我最了解自己的女儿了,你这么乖肯定不会惹事的。肯定是他们打架惹事连累了你,那三个人看上去就流里流气的,一看就是小混混。”妈妈振振有词地下着结论。

“紫星,你怎么会跟他们混在一起?”听妈妈这么说,爸爸也略带责备地说。

“爸爸,他们是我的同学。”我用哀求地眼神望着爸爸,希望他不要像妈妈那样无理取闹。

可是爸爸早就和妈妈站在了同一阵线,严厉地对我说:“是同学也不行,以后不要跟他们来往了,你要跟好学生混在一起,否则要被带坏的。”

“不!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替我决定!”出租车一停下,我冲下了车,然后跑进了大楼。

那天,我第一次跟爸爸妈妈怄气。回家后我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里,不再和爸爸妈妈说一句话。他们的话深深伤害到了我,就算是我最亲的父母,我也无法忍受他们侮辱我的朋友。

这是软弱的我的,唯一的一点,小小的坚持。

第四章天鹅群里的丑小鸭1

越不希望发生的事越容易发生,我们打架闹事被抓进警察局的事情第二天就在学校里传开了。原本名不见经传的我,因此在学校里一举成名,走到哪都会被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班上的同学原本对我只是冷漠和疏离,现在看我的眼神里还带着鄙夷和唾弃,似乎我就是班上的污点。连班主任和任课老师看到我也是直皱眉头,就像看到那些问题学生一样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