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穿过人行道时,我在对面的街角看到了紫星,她站在一家火锅店的门口,脸上挂着苍白的笑容,有客人进门她都要弯腰鞠躬。晚上风有点大,空气骤然下降了好几度,可是她依旧穿着那件短袖的旗袍,非常单薄挡不住风寒。

我突然觉得她有点可怜,却不知道该怎么帮她,心里隐隐有些愧疚之意。绿灯亮了起来,我随着人群匆匆地穿过了马路,紫星穿着大红色的旗袍在寒风中勉强微笑的身影却在我脑海里徘徊不去,让我的心情久久都无法平静。

回到家已经八点多,妈妈并没有责备我,反而非常关心我,我想可能是我身体不好,所以他们对我的宠溺总比寻常父母要多,小心翼翼地,仿佛呵护一件易碎品。

这让我心里暖暖的,却也不免有些愧疚。因为我对他们撒谎了,自从认识紫星后,我第二次对他们撒谎。

洗完澡后,我回到房间开始做作业,可是紫星的身影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不知道她下班了没有……

我心里有点担心,犹豫了一会儿,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拨了她的电话。

“小宇宙。”电话响了两下后,传来紫星悦耳的声音。

“紫星,你下班了吗?”因为紧张,我的声音有点哽塞。

“刚下班,正在回家的路上呢。”紫星的声音听上去比我想想中要精神许多,我心里放心了不少。

我暗暗地舒了口气。

“怎么了,有事吗?”听我突然没了声音,紫星有点奇怪的问。

“没,没事,我只是有点担心你。”我用力摇着头,突然发现紫星并看不到我,觉得自己有点傻。

“你不用担心,打工对我来说只是家常便饭。”紫星说得非常轻松,可是晚上我看到她站在火锅店外的样子并不轻松。

我突然有点心疼她,鼻子酸酸的,喉咙也有点堵。

“我到家了,那就先这样,明天学校见,晚安。”紫星用带着笑意的声音对我说。

“嗯,晚安。”我依依不舍地挂上电话。

我心里舒服了许多。因为我确定紫星现在很平安,不需要我担心,心里积压的一块石头一下子就消失了,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

可是,第二天紫星并没有来学校,打她电话也没人接。于是我跑去问班主任,班主任说紫星打电话请假了,似乎是身体不舒服。

昨晚还好好地,怎么会突然身体不舒服呢?

从办公室出来,我心里隐隐不安。

一整个上午,我都坐立难安,直到上午的四节课都上完,紫星依旧没有出现,手机也打不通。我再也按捺不住,打算去找唐锦问问,或许他知道紫星的情况。

“哟,这不是拖油瓶吗?”刚走出教室,我就碰上了罗嘉妮。真是冤家路窄。她没好气地瞪着我,眼里不带善意。

“麻烦让一让。”我低着头,小声说道。

“你以为你了不起啊,你还不是依附着紫星,才在学校过得如鱼得水。你别以为紫星是真的把你当朋友,她不过是把你当做她的陪衬而已。懂不懂啊?陪、衬!”她叉着腰站在我的面前,故意找我茬。

我知道她是不满紫星因为我而和她们决裂,故意找我泄愤,所以她的话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我知道紫星是真的跟我坦诚相待,她是真的把我当朋友。这一点,我毫不怀疑。

“笨头笨脑,长得又丑,看了就讨厌!”

罗嘉妮见她的话不起效,便碎碎念地骂了我两句,然后甩了甩头发,没趣地走开了。

心里全是紫星的事,我没心情理会她,小跑着奔向篮球场。

唐锦和龚柏泉果然在篮球场练习,我也不管周围诧异的目光,站在场外用力向唐锦挥手大喊着他的名字。

唐锦愣了愣,似乎没有想到我会找他,犹豫了一下,把球扔给龚柏泉,然后举步向我走来。

长手长脚的他,没几步就走到了我面前。

他拿起凳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然后不冷不热地问:“找我什么事?”

“你知道紫星今天怎么了吗?”我仰着头,望着他问。

“紫星?她怎么了?”唐锦停下了擦头发的动作,奇怪地望着我。

“你不知道吗?她今天请病假没来,手机也打不通,我有点担心她。”

“……”听了我的话,唐锦蹙起了眉,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

见他不吭声,我继续说,“昨晚我和她打电话时,她还好好地,还说今天在学校见的。怎么突然身体就不舒服了呢,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跟我来。”唐锦扔下了毛巾,然后快步走出了篮球场。

“要去哪?”我小跑着跟了上去。

“去她家。”唐锦头也不回地说,脚步有点匆忙。

“可是马上就要上课了。”我愣了下,担心下午老师会点名。

“那我自己去吧。”唐锦看了我一眼,冷冷地说。

“不,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隐隐觉得发生了恨严重的事情,我也顾不得上课了,跟着唐锦走出了学校。

第三章逆流下的暗涌1

唐锦带着我来到一片老房区,狭隘的弄堂里挂满了晾晒的衣服,阴沟里有腐臭的水流过,蚊子和苍蝇盘旋不去。头顶是错落无章的电线,阳光都很难照进来。

穿过冗长的弄堂,我们在一户破败的小屋前停住。

木质的门破旧不堪,油漆原本的颜色已经辨认不清了。

唐锦抬起手敲了两下,屋子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一阵噼噼啪啪的脚步声后,门被打开。

开门的正是紫星,她穿着碎花的棉布裙,长发随意地束在脑后,看到我们她惊讶地楞了一下。我看到她的额角和嘴角有伤,散落的碎发也掩盖不住那明显的青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