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快开始了!所有人做好准备!”

有人大喊着摇起了旗,打断了我们的对话,也把我从窘境中解脱了出来。

“快开始了!快开始了!”

刚才还在生气的紫星一下子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像个孩子般在原地欢欣雀跃着。

唐锦重新戴上了安全帽,然后把扣在车头上的另外一个红色安全帽递给紫星,紫星接过安全帽戴在头上,然后抬起修长的腿跨坐在唐锦的摩托车后座上。

“柏泉,你带小宇宙吧!”紫星掀起安全帽的挡风镜,对柏泉说道。

“好啦,为了补偿刚才对你的失礼,这次我就带你一回吧。要知道,我可是从来没载过女孩子的哦,你可是第一个!”龚柏泉像是恩赐般用高傲的态度对我说道。

“带我?!你是说要我坐这个……”我的视线游移到龚柏泉的摩托车后座上,突然意识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他们是要我和他们一起飙车!“不不不!这绝对不行!”我用力摇着头,后退了一大步。

“怎么不行了?你怀疑本少爷的车技?”闻言,龚柏泉不高兴了,怒目瞪着我,看起来像头即将发怒的狮子,很可怕。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我语无伦次,自己都不知道想说什么。但是我知道我绝对不能坐上去,飙车是不良少年才做的事情,我不能加入他们,而且飙车很危险,要是被爸爸妈妈知道一定会担心死的。

“哪来那么多废话啊!婆婆妈妈的麻烦死了!”龚柏泉失去了耐心,二话不说抓起我把我按在他的摩托车后座上,然后把另外一个安全帽扣在我头上。

“坐好了,抱紧我的腰,摔下去我可不管!”

来不及等我反应过来,比赛已经开始,所有人发动了引擎像离弦之箭般向前冲去,一个冲劲让我差点被甩下车,我赶紧伸出胳膊抱住了龚柏泉的腰。

“放我下去!我要下去!”

高速上的路灯光怪陆离,周围的引擎声就像野兽在嘶吼,这一切都让我不安,我慌乱地大喊大叫。

“比赛都开始了,我怎么放你下去啊?”龚柏泉的声音听上去很无奈。

“我不管!我要下去!快放我下去!”

第一次坐摩托车,我心里非常的害怕,过度惊吓中哭了出来。

“喂!你不要哭啊,坐我的车有让你那么不开心吗?”听到我哭,龚柏泉也慌乱了起来。

大队的人马冲上高架,狂风吹拂着我的头发和衣服,似乎是要把我吹下高架,闷热的安全帽几乎让我窒息,我完全崩溃了,对他大声咆哮:“停下!快停下!”

“好,好!我马上停下,你不要哭了。”

龚柏泉手忙脚乱地靠边停了下来,然后扶着双腿发软的我下了车。

我摇摇晃晃的,脚底接触到地面才安心下来。我摘下了令我窒息的安全帽,站在风中委屈地抽泣着。

我怎么会遇上这么倒霉的事,明明我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会被他们拉来飙车呢,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越想越难受,连白天发生的不幸的事情也一股脑地席卷过来,我竟然哭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龚柏泉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烦恼地挠了挠头发,他站在我面前手足无措地望着我,两条眉毛像根可笑的麻花扭在一起。

我不去管他,一个人自顾自地哭着。他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阵,摸出一块手帕递到我面前。

“不要哭了,是我不好。”他蠕了蠕嘴唇,小声嗫喏。

我接过手帕,抹了抹眼泪,感觉好受多了。心里积压的委屈和烦闷仿佛随着泪水都挥发了似的,胸口也不再那么堵了。

“你不要生我气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女孩子,要是被紫星知道我把你弄哭了,她肯定会骂死我的。”龚柏泉双手合十,低下头向我恳求道。虽然嘴巴笨笨的,但是样子看起来很诚恳。

我吸了吸鼻子,口齿不清地说:“……我不会告诉紫星的……”

“真的啊?”龚柏泉像是得到了特赦般高兴地睁大眼睛,黑白分明的眸子在夜色里闪闪发亮。

“嗯。”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他这才放心下来,捂着胸口长舒了一口气。

我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尖,路灯把我的影子拖得长长的,一路向远方蔓延。

晚上,行车不多,高架上的空气特别好。风吹着我的头发和面颊,远方的星星看起来特别明亮。我感觉这个世界真的很神奇,白天我还待在教室为迎接高考紧张复习着,晚上就和这群飙车族在高架上飙车,如同电影般戏剧化。

“上来吧!”

我听到龚柏泉在叫我,回过头,看到他正跨坐在摩托车上朝我招手。

我愣愣地望着他,然后用力摇了摇头。

龚柏泉叹了口气:“你不想今晚就在高架上过夜吧?”

“……”我沉默地望着他,无话可说。因为他说的是实事,这个时候,而且还是在高架上,又没公车也没出租车,靠我的双脚什么时候才能走下高架呢……

“上来吧,这次我开得慢点。”他朝我招了招手催促道。

我犹豫了一下,抬起脚慢吞吞地朝他走过去。

“戴好安全帽。”他把安全帽递给我。

我默默地接过安全帽,然后戴在头上。

“快点,他们要等急了。”龚柏泉摆着手催促道。

我这才抬起脚,跨坐到后座上。

“抓紧了,我要开动了!”龚柏泉叮嘱了一句,然后发动了引擎,很快摩托车又驶上了高架。

如他所说,这次他开得慢多了,微风徐徐地从耳边吹过,夹杂着夜露的潮湿。明亮的月亮悬挂在夜空上,城市的灯火像繁星般璀璨,在高架上一览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