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袖斥道:“说的胡话!我们是他什么人,要找到人家家里去?不是送上门给人家羞辱?”

桃枝儿便又撺掇:“姐姐的好客人也不止崔老爷一个,要不,都派人去请一请。俗话里说的,患难见真情,倒要看看到底哪一个待姐姐是真心的。”

翠袖笑道:“堂子里把戏,还说什么真心?真是孩子话。”遂置之不理。

舒培一旁听见,暗暗敬服,背地里向田氏叮嘱:“这位翠袖小姐,也算是一位巾帼人才了,她现在一时落难在我家,没有亲朋好友投靠,你万不可薄待了她。”

田氏笑道:“还用你说?她们在这里,吃的用的,都跟我一样,哪里敢慢怠了?只是我有时想想倒觉好笑,家里出去了一个倌人,倒又进来了两个倌人,出出进进的,成了堂子了。”

于是舒培更多地加派人手,向四下里打听胡小姐下落,并叫留意询问夏烟湖去向。

消息倒听了不少,有说那晚上其实有丫头并未睡熟,眼见烟湖浑身缟素自房里出来,登檐走壁地去了的;有说眼见一条狐狸自房中逸出,转眼不见的;有说这赖大帅与夏烟湖原是前世恩仇,烟湖并非人类,来世间就是索命的;也有说在外乡见过一个绝似烟湖的伶人,在江上放船游歌,又是某家娶亲,那新娘子举止音容与烟湖相差无二。

每每得到些风声,不论真假,舒培都立时派人前去,却次次空手而返,到底也没个音信。

不久衙门里传出消息,说是封十四娘因为不堪审讯,竟在狱中自尽了。衙门里因胡乱派个畏罪自杀的名儿,将案了了,其余外场丫头,也都予以无罪释放。

此时舒培因为已经收容桃枝儿在家,只得先替她和舒培圆了房。又问翠袖可要替她寻一门亲事,翠袖婉言谢绝,朗朗地道:“经过这一劫,我也总算长些见识,认清那些人了。有哪一个是可嫁的?明媒正娶,我没那个命;嫁人作妾,我又不甘心。况且靠人不如靠己,靠一个男人不如靠十个男人,我打小儿卖进堂子里,除了做倌人,并没别的本事。且十四娘收藏卖身契的地方,也只有我最清楚。做了这几年倌人,已经看透了这些镜里恩情,还是自己会做生意能赚钱最要紧。”舒培见人各有志,便也不再多说。

翠袖遂回到醉花荫去,自向十四娘藏金处取出银票和卖身契据来,先捡桃枝儿的还了她,接着召齐原班人马,顶门立户,重新营业。

舒培敬她为人,并不肯当作风尘女子看待,因特地请了一班戏子连摆三天台面,天天大戏,庆贺醉花荫劫后重生。

醉花荫经此一劫,声名更胜从前,竟成烟花里一代传奇,生意只会更好。这世上,只要有嫖客,便总会有妓女,又怎么会少了翠袖这般人才的一口饭吃呢?

只是那夏烟湖,却真如湖上轻烟一般,随风散去。从此江湖上,再也没有胡燕侠或是夏烟湖这个人的半分消息。

醉花荫的锣鼓铿铿锵锵地敲,喂喂呀呀地唱,一样的故事,唱了若许朝若许年,仍然一直地唱下去,曲调如旧,连戏词儿也不改,可是戏台上的人已经换了几茬儿了。

舒培眼睛望着台上,忽地想起那日众清客们关于夏烟湖的一番议论来,说烟湖这个人,是活得太隆重了,每次应局,进门前总要停定那么几分钟,仿佛在听锣鼓点儿,然后才将头猛地一抬,自个儿挑帘子进去——宛如英雄赴义一般。

想着,舒培的眼圈儿有几分湿了起来。舒容问哥哥:“想什么呢?”

舒培道:“没什么,看戏吧。”便扭头看戏,却不是刚才的《霍小玉传》了,因问:“刚才明明唱到霍小玉乔装复仇一段,怎么不是了?”

舒容道:“已经唱完了呀,这是另外一台。”

我们这一段传奇故事,到此也便唱完了,改头换面,轮到下一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