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烟湖忙死死拉住,劝道:“妈妈且别声张,让人知道了,更不得了。”十四娘听了,赶紧咽住哭声,想一想,却又流下泪来,只道:“这可怎么好?”反过来拉着舒培的衣襟,苦苦哀求:“舒老爷,我知道对不起你家二爷,只求你可怜我没财没势,只好做了这一行,便也讲不得良心道义,求你不要和我一个妇道人家计较,千万不要把昨晚的事传扬出去,就是饶我老婆子一命了。”舒培起初见夏烟湖种种说话布置,便如进了迷魂阵一样,直至见了封十四娘这般央求,才猛醒过来,心里暗暗感激烟湖,表面上却不肯流露出来,只冷着脸道:“那借据……”封十四娘忙接口说:“那借据我这就拿来还给老爷,舒二爷吃酒的钱也只管我出,只求二爷出个名儿让我面上好看就是了,不然,我醉花荫的招牌还要不要做下去呢?”舒培知道鸨儿虽是爱钞,然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时名声儿竟是比现银还管用的,如今他拿了夏烟湖一事做把柄,在赖福生开苞前夜先做了夏烟湖,是为妓院大忌,传出去砸了牌子不说,而且赖福生那里也必不肯善罢甘休,脾气来了拿枪扫了醉花荫也有可能,是以封十四娘才会吓成这副样子。如今既取回借据,遂也不为己甚,淡然道:“我弟弟亏待桃枝儿姑娘,是我自己教弟无方,吃酒摆席理所当然,我这里给你立个誓,不是明天就是后夜,我一定叫弟弟替桃枝儿姑娘摆个双台,隆隆重重地办一回酒席,圆了十四娘的脸面。但是从此之后,我断不许弟弟再踏进醉花荫一步,还望十四娘帮忙管教才是,如果他敢来,我除了打弟弟一顿之外,必还要寻醉花荫的晦气。”

封十四娘心里不服,却哪里敢驳回,只管满口子答应,但求舒培为夏烟湖守口如瓶,过了赖福生这一关才说。至于夏烟湖已非处子之身,如何蒙混过关,封十四娘囊中岂无妙计?倒并不太过担忧。舒培再料不到这件事竟能如此轻易解决,真是意外之喜,正欲告辞,忽然想起下午桃枝儿表白爱慕舒培之心,以及方才夏烟湖说的得饶人处且饶人之语,不禁心有所感,复又说道:“还有一事,要向十四娘讨个主意,求十四娘问问桃枝儿姑娘,是不是真心要跟我二弟?若是真心,还请十四娘给个准话,我想替桃姑娘赎身,十四娘允是不允?”说完眼里只管望着烟湖,见烟湖在十四娘身后轻轻点头,似有赞叹之意,自觉做了件好事,倒也感慨。十四娘心下划算良久,方抬头说:“这件事,须从长计议,若是桃枝儿愿意,舒大爷开了口,我哪有不从之理?我养了桃枝儿这些年,她能嫁入像府上这样的人家,也是她的造化,至于赎身银子,行里都有定例的,总要一千几百块,舒大爷是明白人,我不会讹了舒大爷就是。”烟湖见两下里说讫,便劝解道:“将军既然酒醒,倒不如趁时辰尚早,此间无客,早些回府的妙。免得晚了有客人来报到,彼此撞见,少不得要取笑生事。”十四娘和舒培听了,都觉有理。舒培也不言声,站起身向着夏烟湖深施一礼,转身离去。夏烟湖虽然身不能相送,眼睛却只管望着,直到他人影儿不见,这才回身躺下,身子侧向床里,任十四娘长篇大论,只不言语。

第八章争风舒培自醉花荫回来,自思无故受了夏烟湖一番盛情,深觉不安,形容闷闷地,半晌无语。舒容自哥哥出门,心里就坠坠地,他自小由哥哥养大,管教甚严,想这回闯了大祸,还不知要怎样教训。及至见到哥哥,却见他神色郁郁,却又并不似生气的模样,真正摸不着头脑。

舒田氏端上粥来,问舒培:“昨晚说你喝醉酒不回来了,害我担了一夜的心。今早倒回得这么早,还没吃呢吧?那件事可是谈好了?醉花荫的鸨儿怎么说?”

问了三四声,舒培只作没听见,一言不发,默默接过粥来三两口喝了,又出一回神,这才缓缓地向兄弟说了欲为桃枝儿赎身一事。舒容自然大喜过望,立刻便要去向桃枝儿报喜。田氏却犹疑道:“兄弟尚未娶妻,倒先纳妾,只恐林家听了不愿意,倒耽误了正经婚事。”舒培也觉扎手,思忖半晌,道:“可先同老鸨谈讲明白,在醉花荫照规矩替桃枝儿摆了开苞酒,却不必急着过门。表面上,桃枝儿仍在醉花荫做倌人,舒容只当是她恩客。直到舒容和林小姐完婚,过上半年,再将桃枝儿接出来,也就不妨了。”

田氏笑道:“这倒也是个办法,只怕兄弟天天往那种地方吃酒,半年后开了眼,吃着碗里望着锅里,这山看着那山高,还不想娶桃枝儿了。”

舒容这半日只是笑嘻嘻地听哥哥嫂子谈讲,直至听到嫂子打趣,才不好意思地笑道:“嫂子放心,舒容不是那样的人,一切但凭哥哥嫂子安排。”说罢搓手蹭脚地,不知如何是好。

田氏更向舒培笑道:“你看二弟急着去见他相好,在家里已经是呆不住了,你还不快放了他去呢?”

舒容益发不好意思,低了头嘿嘿笑着,舒培心里有事,也不去教训他,只道:“去吧。”又向田氏道:“昨夜吃酒,一夜没睡好,我要补个回笼觉,没事的话,不要叫醒我。”自向里屋侧着身子躺下,其实辗转反侧,哪里睡得着?

闭上眼,满脑子里都是昨夜夏烟湖在雪中狂舞的身影,看她那般委屈模样,分明有着满腹心事,且又听她说什么身负血海深仇,更不知应做何解?若说胸中有什么重大谋图,然一个弱质女子,初而为婢,继而为妓,又能有什么大志向大事业了?少不得屏神静气,细细地想回头,自那夏烟湖自卖自身往府上为婢,后来盗刀留书,不辞而别想起,直至昨晚以身相侍,同床共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