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关节生死  结冤家做人情  始终全佛法

    诗曰:

    得失微茫莫强忧,况从秘密创权谋。

    功名纵夺乾坤巧,富贵还贻孙子忧。

    大物每教明似镜,至公何取曲如钩。

    将军猿臂夸三捷,终向东陵讳故侯。

    凡人一饮一酌,莫非前定,没有可强求得来的道理。

    纵有因求而得,也是他精神坚定,福力应之,就是不去求,也应该得。所以道

    “前定”二字,冷淡了许多觊觎的念头,销磨了许多暴躁的手脚。世人每因求而冀

    得,因得而妄求,直到后来收煞不住时节,方始叹悔,这也迟了。譬如做生意的人,

    拿了自家本钱,也要等他运气亨通,机缘凑巧,不论在家走水,整千论万来撰银子

    ;若是时运不通,缘法不凑,要撰三厘半分,费了偌大精神,还不能勾。莫说撰三

    厘半分,连那自家本钱,还有折得精空的。况乎功名二字,关系尤大,享用尤奢。

    一个穷秀才,不上半年之间,中了举人、进士,就去带纱帽坐堂,宰百官,治万民,

    耀祖光宗,封妻荫子,这个岂是可以侥幸得来的么?却是那打关节的着数,自有开

    辟以后,即便有之。古来也有关节得利的,一般居尊官,享厚福,子子孙孙奕世簪

    缨。

    这岂不是可以强求的榜样么?不知俗语说得好:买举须当中举之年。这句俨然

    有个可求不可求的道理在里面。如那不当中举之年,妄求非福,机事不密,一旦败

    露,名实俱丧。那时要依旧还他一个秀才也不可得。大要总不可害人之功名,以成

    自己之功名,这尤是第一件要着。我且说两个比方与你听着。

    曾闻得昔年有个秀才,做人忠厚,肯行阴骘,祖先俱是循良守分人家,只是家

    贫不能上进。那一年有了科举,赁寺中一间房,在那里攻书。场事已近,忽一日邻

    舍房头一起秀才,唧唧哝哝一会,久之高歌痛饮,叫号欢呼,聒噪的了不得。稍顷,

    忽然寂静去了,这秀才耳根才得清净,却睡不着。在那寺廊下闲行,忽见廊下有一

    位女子冉冉而来,将近身,秀才道:“你是何人?”女子道:“君休怕。妾乃是鬼,

    此来非有祸于君。

    闻君立心清正,力行向善,妾特报君功名大事。适才那班秀才饮酒,乃是买场

    屋中字眼的,在此成交。其题目关节,俱被妾听得,今传与君。妾父昔谪此地,妾

    死于此,将柩寄寺中廊下。

    君若得志,烦到某处,传妾父早来搬柩归葬。以君忠厚,不负所托,故敢烦君

    耳。“即将那人如何关节,对这秀才说了。这秀才依法用之,果然高中。到填榜时,

    那房师见拆号的不是前日所说的名姓,暗自惊异。相会时问他缘故,他将遇鬼传心

    的事,直直说了。房师道:”足下必阴德高人,从此前程远大,不卜可知。“这秀

    才果然联捷中了进士,做了高官。

    又闻得有个举人,往北京会试,这举人少年高才,学问精熟,自夸定然是联捷

    的,会元、状元拿在手中。

    那一日正进头场,这举人到了号房,收拾停妥,才待歇息,忽然一个举人进来

    寻坐号。那人彪形大汉,语带北音,手中不拿东西,只是肩膀上驼了一个大砚,约

    莫有磨扇大小,查号坐下,就在他紧邻。这举人暗笑道:“场中拿这样大石砚进来

    做甚么?显得他力气大不成?若是拿来打人,荡着些尖角儿也要打个稀烂。”须臾

    题目传到,他提起笔来,一面想,一面写,完了一篇。他且暗暗去张那大砚,只见

    那大汉将块墨在砚上用力磨。且不管他,又低头完了第二篇,还见大汉在那里磨墨。

    他又笑道:“这人莫不是不曾吃饭进来?若拿这池墨水吃下肚去,也撑个肥饱。”

    又完了第三篇,那大汉还在那里磨墨。他道:“这人只管将墨磨,磨到甚时方住?

    且看他如何收煞,将来做个笑话儿出去说。”又将自己那三篇稿儿吟哦一遍,甚是

    得意。正打帐去做的,只见那大汉跳将出来,对他道:“闻你刚才读法,文章自然

    好,是要中的。但我西北人,文理生疏,兄可将那稿与我,你再另做,万事皆休;

    不然,我将这砚池墨水将卷子涂污,两个人都不得中。莫若把来送我,还落得做个

    人情。”这举人又好笑,又好恼。看那人形粗力大,又斗他不赢,只得叹了一口气,

    将那三篇稿上文字与了大汉,那大汉欢欢喜喜去了。他重新另做三篇,连经文都做

    了。只见大汉又来道:“兄适才送我的文字,想是决要中的,我又不会做经,可惜

    也是枉然。你不如做个全情,把那经文也送了我。倘若中了,决不负你。”这举人

    想了一想道:“三篇好的已是与他,后三篇甚不协意,既不得中,写他何用?不如

    都送了他,下次再不要遇着这样凶徒罢!”即将卷子交付与他,拂衣出常那人果然

    中了。后来访他,他替谋为中了进士报答他。

    你看这个是鬼告关节;那个是力夺文字。似乎这两件,也是场屋中极奇怪的事

    了,却不是暗中害人益己,所以也没甚伤心切骨的仇恨。在下还说个害人成己的,

    后来水清石出,弄得自家功名也无,险些死无葬身之地。看官且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