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群龙鏖战正酣,忽见烟云开处,七队军旗蜿蜒间错着,成了个长蛇阵,静悄悄地,但闻水声泼泼,安闲整暇的向湖中绕着一回。号鼓一起,各队分散。黄龙船上高高的扯起一枝七色长旗来。有一个人,在船头把一面小旗摇着,像是指挥的一般。各队都依着他旗号,按次退下,堪堪却与黄龙相距。同一距离的时候,忽见他执旗的左手一举,接着一声炮起,各队飞一般的抢将上去。那橙色一队的船,四桨齐飞,那船一摇一摆,几乎全没在水里去。那些出跳的人,半个身一浮一沉,在水面上竟如坠在水里的一般。众人都替他捏着一把汗。忽见前队第一船发了声呐喊,“噗冬冬”一船两人,多跌下水去,那船便横七竖八的没了方向。

  看的人都说:“了不得了,这跌下去的怕不丧了命吗?”正没说完,忽见黄龙旗下,水花溅处,突钻上几人来,跳上船去,将那一支七色长旗拔去,大喊一声,跳下水去。那橙色坠船上锣鼓齐举,欢声大作,早已列成纵队,一支七色旗早高建在船上。大家唱着凯旋歌道:

  捣穴犁庭誓不回,搴旗斩将仗英才。

  湖波湖水明如镜,泼泼春风动鼓吹。

  捣穴犁庭誓不回,归来城郭劫馀灰。

  湖波湖水明如镜,倒挽天河洗甲来。

  凯歌声里,分了七队,旗鼓整然的各收入港里去了。众人不觉齐声拍掌欢呼。

  那知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将开去,连苏州嘉禾各处多晓得了。说分湖上划得热闹的龙船,这是难得逢着的,大家都老远的买舟来看,登时分湖上画桨锦帆,花簇簇热闹起来。

  单表那天是初八傍晚,明朝是重阳正节,各船上都知道明天是最挤的,怕泊得远了,看不清楚,便隔夜占了个龙船必经的位置,一行一行排泊湖心,如列阵一般,挨得密密的,只待明天饱看。刚刚天渐黑了,几百只船上,秋火齐明,映着水光,如几条火龙一般。

  忽听得人语桨鸣,从湖北开下只威武华丽的大船来。那船琉璃明窗,织丝帘幕,牙墙锦楫,迥殊常制。船头上有几个人呼呼喝喝的,却被水声冲突着,听不出甚么话来。不多一刻,便有四五只戈矛耀月插着“江苏巡抚部院卫队”旗帜的船,向水上掠了一遍。还到大船附近,再引着大船开到离别船差不多一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那几只小船便停泊在四壁,像保护的一般。

  众人见了这种气概,知道定是苏州下来的官船哩,却不知大船上住的是当今抚苏使者金抚台的宠妾雪娘。那雪娘本是秦淮名妓。

  清兵南下,曲院星散,雪娘欲避不能,竟为八王亲兵所得,献于八王,非常爱宠。当时金抚台还在八王幕下,不知怎样,居然贾午之香,传于袖底,分司上眼,回于筵前,被八王窥破了,立时要杀他两人。金世珍听得这个消息,毅然入见八王道:“金某不才,蒙录诸幕下,自顾弛,不娴小节,拾殿下唾馀,供狂生朵颐。鼎脔之禁,犯者明知必死,然越公尸居,能容李靖。今亦用人之时,吾公将置金某于何地?”说时,不晓得那里来的气概,竟岸然立着。八王万不料他有这样一来,翻踌躇着道:“我原没听见甚么,君是我左右股肱,不要说一两个女子,便再重要些的,某难道不能举此身以外的,酬诸知己么?”世珍听了这句话,不觉喜动颜色道:“殿下既曲恕狂生,则斗胆以侍婢雪儿请。”

  八王不防他竟直捷爽快的说将出来,想全军远出,朝内忌者正多,金世珍是名为参幕,实来监军的,不如牺牲一个侍女,使为己用。天下多美妇人,苟兵权在握,怕另外觅不出一个来。想罢,便故意大笑道:“我疑是甚么事,原来是个侍儿。这妮子原也略有些姿色,得事足下,不是件佳事么?君自回去端正着,即夕便将他装饰着,鼓吹送来,如何?”世珍大喜辞了下去。八王果然当晚厚赠雪儿,送归金世珍寓中,并请了个汉族名士,做了几首香艳芬馨的催妆诗。

  从此雪儿便归了世珍。后来世珍被命抚吴,居然顾恩思义,做了个八王爪牙,并将苏重儿双手奉上,算是夜赠雪儿的一份回礼。

  这次听见分湖上大演龙舟,雪儿便向金抚说明了来与盛会。到了九日清晨,大船头上早张了架疏竹金镶软帘,帘前放了个供几,几上金鸭吐香,一缕缕漾到湖波青处。雪娘在舱中,拥髻凭栏,早听得水鸣人语,远远送过一阵隔浦歌声来。那旁边许多船上,见大船上旖旎万分,华贵无两,不知不觉齐把眼光注射过来,见软帘中渐渐有了钗光钿影,接着有个绝色侍儿,挑帘探出头来,传问道:“娘问龙船甚么时候出港?要是快了,抽早把早饭传上来罢。”那泊在旁边的护送船上,应了一声。侍儿便推帘进去了。

  不多一刻,便见小船上大盘小盒的捧将上去。船上花光侧聚,笑语琳琅。一回撤下盘盒来,见还是满满的。这时湖上静悄悄的,大家都推窗列坐向各港中望着。

  这一天的龙舟,却不比试演,远远听得掌着画角,东西响应,便以有无数龙吟。雪娘听着,知龙舟来了,向镜子里端正了一回,跨上船头,向四围一望,觉明波浩渺,微风扑人,绝异衙中气象,不觉香涡微绽,暗暗的喝了声采。又见那许多民船,两边排列着,像都来拥护自己的一般。正凝眸处,忽听一阵细乐,随风吹至,从各港口夭娇娉婷的游出七队龙舟,帆樯衣饰,上下一色。初还隔远着,没看清楚,到临近时,全湖数百只船上,一齐掌声如雷喝起采来。

  原来那七条龙中都是些十七八岁精壮美貌的少年,一身衣裤,依着龙的颜色,短襟窄袖,簪花绾结,趁着星眼剑眉,光映一水,这已是人间不经见的齐整了。最奇的第一条船上,扎着彩绢龙头,扬颔奋首。夭娇波间,两支龙角,尖如削笋,却立着两个乔装神女的少年,各挺着一双宝剑,在龙角上舞出百般姿势。众人看着,只替他发抖。他却起落应节,击着双剑唱起歌来,那得不教人抚掌赞叹!那知七队龙舟,忽然蜿蜒相傍。那十四支龙角,排做一线。那站在龙角上的十四位神女,各向身边摸出一绞七锦丝绦来,随手一掷,便搭着龙角,接成了七锦彩索。龙船上便作起悠扬细乐来。那十四位神女,初犹向彩绦上,娜娜徐行,已令环湖观者惊喜杂起。

  雪娘本是个爱爽快的人,只碍着软帘,看不清楚,便命侍儿将四围软帘揭起,那一副娇俏华贵的容光,便如拨云下凤的显了出来。众人苦舍不得彩绦上七双神女,只得偷闲闪眼的领略着。雪娘欢然笑着看着,见彩绦一紧,十四位神女忽然变了步骤,二十八瓣金莲,在绦上各飞龙舞凤一般,穿花插柳的走着。脚步愈紧,歌声愈亮。忽然七色相间,列了个“一”字,拍手折腰唱起演习时唱的几支凯旋歌来。雪娘原是懂得些的,不觉心中一动,唤龙船上来领赏。便有一只护卫小船,飞一般划向龙舟去,举着一面巡抚部院卫队的小旗招呼着。龙舟便停住了。小船上人扬旗高声道:“金抚院太太令龙船上去领赏!”七条龙船听着,便由中间黄龙船上放起一声炮,十四位神女正在彩绦上,一听得炮声,像吃了一惊,五雀六燕般向湖面上直坠下来。看的人不觉“啊呀”一声,那知堪堪坠下湖面,早已一条彩绦一个,拉着各回原船上去了。接着七条龙已浮水向雪娘的船来。这时雪娘含笑凭栏,将半个身子探在栏外,水中映着她高髫曲眉,如临春镜。一见龙船划将过来,笑着叫侍儿传唤道:“龙船上有女子上来一个,太太要问话呢。”一声未了,第二队绿龙舟上早飞舞出个女子来。雪娘见她十五六岁年纪,琼姿玉貌,矫若游龙,着人搭了扶手,便坦然不惊地走了过来,含笑立在栏前。雪娘原怀着一肚疑心,一见了她,却消释了一半,唤侍儿携着她进帘,道:“唱得好歌呀!”女子心里一动,转坦然道:“剿袭成文,有甚么可听的,只求太太不笑话着,已快活不尽了!”雪娘道:“这不是你们编的么?”女子笑道:“不怕太太听着笑,要问这编的人,便我们村里的学究先生,也不能说明白来历呢。小孩子们顽腻了,拍着门槛唱着,都是这些顽意儿,谁敢掠着古人之美,受太太的奖饰呢?”说时从容不迫,竟没一些儿村角丫头怯人的态度。

  雪娘不觉疑心冰释,翻越看这女子越爱起来,因吩咐:“龙舟自去,我要留着这女子说话呢。”因命侍儿端了个杌子在旁边,教那女子坐了,道:“你姓甚么啊?”女子笑道:“主人姓袁,婢子六岁上便进了主人家,也只得说是姓袁呢。”雪娘问:“名字呢?”女子道:“那时有甚么名字,随便依着主人爱叫甚么便叫甚么罢了。”雪娘笑道:“你主人便叫你甚么呢?”女子道:“主人常呼着‘明云明云’的,大约就是我的名字罢。”雪娘啧啧道:“好个风雅的名儿。料你家主人决不是个俗人。你主人是谁啊?”明云沉吟了半晌道:“大约抚院大人是知道的,只他现在已祝发入山,不同冠盖往来了。”雪娘轮着指道:“那分湖是属于吴江的,吴江姓袁的,似从那儿听见过的一般呀。不是……”说到这儿,忽然停住了,回头看着侍儿道:“我不来拘束你们,自去船梢上看热闹去。”侍儿巴不得一声,欢然溜到梢上去了。

  这里只存雪娘同明云两人。湖上的龙舟正五花八门的游着,雪娘不觉移坐近前,悄悄道:“你们主人不是去年钦召不应削发入余姚山的袁灵芝先生么?”明云想不到竟被他一猜便着,便慨然道:“不差,是的。”雪娘道:“灵芝先生虽已经入山,你还应有小主人在家,怎容你今天混在龙船上呢?”明云明知他这一问含着机锋,便叹道:“我是奉着小主人命,特替老主人祝福,在湖神前许了愿,说充犯三年的。”雪娘听了道“哦。”明云乘间问道:“太太也认识我家老主人么?”雪娘顿了一顿道:“那也不过听着大人时常说着罢了。”其实,雪娘当日在秦淮河畔,灵芝老人胪唱归来,在金陵同科下名流,征歌买舞,与雪娘颇有相知之雅,所以至今未忘。如今听说果然已削发入山,自己却沧桑数变,转入侯门。回忆当年,直如一梦,心上感慨着,面上禁不住露出些凄惶神气来。明云慧心明眸,那里看不出来,便探着口气道:“当日使命来时,一村妇孺,都指点叹羡,说大明朝社稷虽亡,读书种子是亡不了的。你看,皇上家又想着袁大人来蒲轮征召哩。那知我家老主人,一听得这个信,便叹息向家人道:‘旧主恩深,新朝命切,却就之间,教我着实为难。惟有脱离人间,别寻静境。生为烈皇诵佛,死尽再世愚忠罢。’说了一回,便摒挡着芒鞋破钵,一任合家泣挽,毅然不顾的出家去了。太太,你归去见着抚院大人,还乞把老主人下情上达,说孤负成全罢。”这一度话,又婉转,又慷慨,把雪娘听得点头不已。一眼见湖上来了许多小船,每船上竖着一面醵资酬神的小旗,挨着向看船上劝募过来,看船上纷纷的钱串银锭掷去。接着有只船挨近雪娘的船来。明云挥着道:“这是抚院太太,随便来游玩的,不许罗唣,向别处去掠罢。”雪娘一时见了明云,高兴起来,吩咐小船泊着,一面说了声:“赏。”后面已预备着,把十锭金锞,装着一盘捧出船头,说:“快谢抚院太太赏。”说时,金光闪烁的掷下小船去了。雪娘回头向明云道:“这算替你老主人买香烛的罢。”

  真是:楼船尚未浮江下,先破夫人犒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