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四十六年丁亥春正月乙卯朔上诣堂子行礼还宫拜神毕率诸王贝勒贝子公内大臣大学士侍卫等诣皇太后宫行礼御殿王以下文武各官外藩王及使臣上表朝贺停止筵宴。

  ○朝鲜国王李焞遣陪臣俞得一等表贺冬至元旦万寿节。及进岁贡礼物。宴赉如例。

  ○丙辰。顺天府进春。

  ○上奉皇太后、幸畅春园。

  ○己未。孟春。享太庙。遣都统崇古礼行礼。

  ○遣官祭太岁之神。

  ○辛酉世祖章皇帝忌辰遣官祭孝陵。

  ○丁卯。谕吏部户部兵部工部、朕念淮黄两河工程为东南要务屡次躬临河上相度指示。一切修防疏浚业已次第奏功昨岁河漕督抚诸臣详勘地形请于溜淮套别开河道直达张福口以分淮势。朕欲即令动帑兴筑、而督抚诸臣又以事关创建合词请朕亲阅九卿等集议复再三陈请朕以诸臣之言、奏闻皇太后。祗遵慈命择于本年正月二十二日启行阅河舟楫。往返不御室庐日用所需取办内府经过府州县毋得更以预备行宫、供设御用冒侵库帑科敛。闾阎倘有不遵事觉定严加治罪其文武大小官员、私相馈赠随从人役生事扰民。及奸恶挟私告讦者俱如屡次谕上□日重处不宥尔等即转行各该督抚、通饬所属张示遍谕俾咸知悉。

  ○谕八旗都统部院大臣等、溜淮套工程俟朕往阅之后酌量开浚尔等将八旗部院官员内选择敬慎笃厚操守洁清家计殷实者、从公保举。每员派给帑银三千两带往预备修河之用。如所保人员内、有在地方生事、恣肆非为、扣克侵蚀等情发觉之日、将保举大臣、一并严加治罪。

  ○戊辰以上元节赐外藩乌朱穆泰翁牛特科尔沁蒿齐忒鄂尔多斯苏尼特喀喇沁阿霸垓敖汉喀尔喀毛明安巴林王贝勒贝子额驸公台吉及内大臣大学士侍卫等宴。

  ○己巳上元节赐外藩王贝勒贝子额驸公台吉及内大臣大学士侍卫等宴。

  ○庚午以工部尚书希福纳为户部尚书升户部右侍郎赫硕咨为工部尚书。

  ○乙亥升大理寺少卿张世爵为太仆寺卿。

  ○革都察院左都御史梅鋗职以审湖广土司田舜年一案回奏不实故也。

  ○赐朝正外藩王贝勒、贝子、额驸、公、台吉等、银币鞍马有差。

  ○理藩院题青海。多罗郡王额尔克巴尔都尔故、其子盆苏克旺扎尔、应袭爵。查伊封册、内并无世袭字样相应请上□日得上□日、盆苏克旺扎尔着袭封为多罗贝勒

  ○喀尔喀和硕达尔汉亲王诺内和硕亲王善巴故俱遣官致祭。

  ○福建浙江总督梁鼐疏言黄岩总兵官仇机与前任黄岩总兵官今升京口副都统许国桂互参一案令臣察审因皆系见任职官、难于提审请暂行解任。从之。

  ○丙子。上诣皇太后宫、问安。是日上南巡、阅溜淮套河工。命皇太子允礽、皇长子多罗直郡王允禔、皇十三子胤祥、皇十五子允禑、皇十六子允禄、随驾。自畅春园启行。驻跸南苑。

  ○丁丑。上驻跸东安县古贤村。

  ○直隶巡抚赵弘燮、天津总兵官师懿德、提督学政梅之珩、子牙河分司原任礼部侍郎许汝霖来朝

  ○戊寅。上驻跸武清县前新庄。

  ○己卯。上至静海县杨柳青登舟

  ○庚辰御舟泊静海县陈官屯。

  ○辛巳。御舟泊青县兴济村。

  ○宣化总兵官康泰丁父忧命在任守制。

  ○升兵部右侍郎萧永藻为都察院左都御史。

  ○升直隶三屯营副将段腾龙为云南永顺、总兵官。陕西定边营副将张宪载为陕西兴汉总兵官广东罗定营副将李腾芳为广东碣石总兵官。

  ○以左副都御史赫申为户部右侍郎。

  ○予故工部尚书熊一潇祭葬如例。

  ○壬午。御舟泊沧州剪子屯。

  ○癸未御舟泊东光县大龙湾。

  ○河道总督张鹏翮山东巡抚赵世显登莱总兵官王文雄提督学政赵申季来朝。

  二月甲申朔。御舟泊山东德州第六屯。

  ○衍圣公孔毓圻、来朝。

  ○山东绅衿士庶、数十万众。跪迎圣驾。为蠲免通省旧欠钱粮、感戴欢呼、叩乎谢恩。

  ○乙酉。御舟泊德州杨家湾。

  ○予故原任福建台湾总兵官王杰祭葬如例。

  ○喀尔喀多罗贝勒罗布臧故遣官致祭。

  ○授镇国公。登色之女为乡君壻宁武齐为镇国公壻秩四品。

  ○谕吏部子牙河分司原任礼部侍郎许汝霖守堤三年阳满着仍以侍郎用。

  ○丙戌。御舟泊恩县方阡

  ○丁亥遣大学士席哈纳祭先师孔子。御舟泊武城县朱官屯。

  ○漕运总督桑额、来朝。

  ○戊子祭。大社、大稷。遣散秩大臣宗室德宁行礼。御舟泊武城县陈家窰地方。

  ○己丑。御舟泊临清州。

  ○调户部左侍郎范承烈为兵部左侍郎管右侍郎事转户部右侍郎汪晋徵为左侍郎以原任礼部左侍郎许汝霖补户部右侍郎升通政使牛祜纳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云南曲寻总兵官陆进忠以年老乞休允之。

  ○庚寅御舟泊堂邑县李官营。

  ○辛卯。御舟泊东昌府。

  ○壬辰。御舟泊东阿县张秋。

  ○河南巡抚汪灏、河北总兵官阎定国、来朝

  ○大计天下官员。卓异官三十三员、贪酪官三员、贪官二十七员、酷官六员、不谨官三十八员、罢软官二十五员、年老官六十四员有疾官五十五员、才力不及官四十七员、浮躁官三十五员分别升赏处分如例。

  ○旌表浙江烈妇刘仕显妻周氏拒奸自尽给银建坊如例。

  ○癸巳。御舟泊东平州王坝老口地方。

  ○甲午孝康章皇后忌辰遣官祭。孝陵。御舟泊济宁州安居。

  ○乙未。御舟泊济宁州花家阡。

  ○谕大学士马齐等。山东巡抚赵世显向以条奏、小钱一事革职留任。朕此行见其勤慎效力着削去加二级复还原品。

  ○添设广西义宁等十三县教谕十三员永宁等七州平乐等三县及思明土府训导十一员。

  ○调福建汀州总兵官王元为台湾总兵官。

  ○旌表直隶烈妇郑氏拒奸殒命安徽烈妇龙氏拒奸自尽各给银建坊如例。

  ○河南巡抚汪灏疏言河南布政使许嗣兴缘事降调例应赴部另补但许嗣兴莅、任二载于地方之利弊民生之休。戚皆能实心竭力筹画经理仰祈皇上加以格外弘恩准带所降之级留用河南以图后效。如有不职请治臣以徇庇之罪得上□日许嗣兴、着照该抚所题准其降级留任。

  ○丙申。御舟泊滕县新庄桥地方。

  ○江宁将军诸满副都统鄂克逊、达尔华、京口将军侯马三奇副都统蔡毓茂、江南江西总督邵穆布、安徽巡抚刘光美、江苏巡抚于准提督江南学政魏学诚江宁织造曹寅、苏州织造李煦杭州织造孙文成松江提督张云翼狼山总兵官刘含高崇明总兵官穆廷栻、来朝。

  ○丁酉。御舟泊峄县韩庄闸地方。

  ○戊戌。御舟次江南境台庄地方士民数十万人进献食物、跪请圣主暂停龙舸少伸瞻仰微。忱上为之登岸。御龙亭。命耆老近前。谕令停止进献。耆老等复再四叩恳收纳命受食物一二种又问以农事生计良久。登舟。启行是日御舟泊邳州贾沟地方。

  ○己亥御舟泊宿迁县皂河口地方。

  ○庚子。御舟泊宿迁县白洋河地方。

  ○辛丑。春分朝日于东郊遣兵部尚书马尔汉行礼。御舟泊清河县武城。

  ○杭州将军宗室诺罗布。副都统觉罗噶珥图道福塞福建浙江总督梁鼐浙江巡抚王然、提督浙江学政彭始抟、江西巡抚郎廷极浙江提督王世臣、江西南昌总兵官高文熠、来朝。

  ○壬寅。御舟泊清河县运口地方。是日、上往阅武家墩。

  ○癸卯。上阅视溜淮套由清口登陆详看地方形势是日驻跸曹家庙地方。上御行宫门外。命扈从文武臣工及地方大小官员河道总督及河工官员等列跪于前上问张鹏翮曰尔何所见奏开溜淮套张鹏翮奏曰、我皇上爱民如子不惜百万帑金拯救群生黎民皆颂圣恩。上曰、尔所言皆无用闲文。朕所问者、乃河工事务。文章与政事不同、若作文字、牵引故典、便可敷衍成篇。若论政事、必实在可行、然后可言。非虚文所能饰也。凡事在大廷广众可言者、方是至公无私。今满汉文武内外大小诸臣齐集。尔可将此河当开与否、一一明奏何必牵引闲文。张鹏翮奏曰、先因降调通判徐光启、呈开溜淮套图样臣与阿山、桑额、会同具奏。奉上□日、命臣等阅看。臣等因事关重大、所以再四恳请。皇上躬临阅视。指授定夺。上曰、今日沿途阅看、见所立标午错杂。问尔时、全然不知。问河官、亦皆不知。河工系尔专责、此事不留心、何事方留心乎。张鹏翮不能对、免冠叩首。上问刘光美于准曰、尔等何以亦奏此河应开。刘光美等奏曰、盱眙清口、系臣等所属地方、故会同查看。至于应开河与否、总河久在河工、尚不能知、臣等愚昧、何能深悉。但开河系臣等公同具奏、冒昧之罪、更有何辞。亦免冠叩首。上又问张鹏翮曰、水平是何人看验。张鹏翮奏云、见任清河县主簿方德弘、同大计参革主簿郭维藩、降调通判张调鼐、徐光启、看验。上问曰、土方是何人料估。张鹏翮奏云、徐光启料估。上曰、徐光启等、皆大计参处、至不堪小人。惟知亡命射利、不得齿于人列。此等重大事情、尔竟委任伊等是诚何心。因顾诸臣曰、前阿山等、察勘泗州水势。奏称溜淮套地方另开一河出张福口可以分洩淮水免洪泽湖之异涨保高家堰之危险绘图进呈请朕亲阅在廷诸臣亦以河工事关重大、再四恳请朕始亲行、昨日阅武家墩。朕尚谓果如阿山等所奏溜淮套可以开成今日乘骑从清口至曹家庙地方详看见地势甚高虽开凿成河亦不能直达清口、与伊等进呈图样、迥乎不同且所立标竿多有在坟上者。若依所立标竿开河不独坏民田庐。□至毁民坟冢。朕惟恐一夫不获其所、时存已饥已溺之心、何忍发此无数枯骨。朕为人君、凡颁发谕上□日、倘有差误、尚令人言。张鹏翮身为总河、至欲掘人骸骨、所属人员、竟无一敢言者。张鹏翮以读书人、而为此残忍之事。读书何为。假令张鹏翮祖坟被人发掘、伊肯默然耶数年来两河平静、民生安乐。何必多此一事先年靳辅所开中河凡漕运商民船只、避黄河一百八十里之险此河确有成效。至今往来之人、尚追念之。但靳辅所开止因旧河身、疏浚今欲开溜淮套必至凿山穿岭不惟断难成功即或成功将来汛水泛溢不漫入洪泽湖、必致冲决运河矣。上又问张鹏翮及众河官曰此河若开、尔等能保无事乎。张鹏翮等奏云、臣等一无所知、数年来、皆仰赖皇上教训指授此工如何敢保。上曰、今奏溜淮套开河非地方官希图射利即河工官员妄冀升迁至河工效力人员无一方正者何故留置河上张鹏翮奏云臣误用小人罪有何辩。上谕大学士马齐等曰、朕看南旺湖水分南分北实有大功用意迥异常人朕每次临阅深嘉其才马齐奏云挑水坝人字河芒稻河鲍家营诸工皆系皇上指示超出南旺分水之上上曰、南旺分水、自高山引出事属创举。今所开之河、皆由旧河形疏浚、与创举者不同。大学士张玉书奏云、引汶水分南北流、是当日老人白英所建之议、其策原善。今皇上睿裁、筑御坝、开引河俾淮水敌黄黄水趋海此万世之永利、亦万世之良法也。上曰、明代淮黄与今时迥别明代黄水势强淮水势弱故有倒灌之患朕自甲子年南巡阅视两河形势记忆甚明渐次修治今则淮强黄弱矣然善后之策尤宜亟讲与其开溜淮套无益之河不若将洪泽湖出水之处再行挑浚令其宽深使清水愈加畅流至蒋家坝天然坝一带旧有河形宜更加挑浚使通运料小河、俾商民船只皆可通行、即漕船亦可挽运为利不浅矣谕毕。上回行宫。少顷。命一等侍卫马武等、传谕河道总督张鹏翮曰、江工效力人员内稍有可观者、犹可容留河上如同知南梦班降调通判徐光启、主簿方德弘、俱属不堪匪人着斥革逐去又召大学士马齐谕曰、溜淮套开河必至毁民田庐坟冢。且地形甚高虽开凿成河亦不能直达清口朕将此等情由在扈从诸臣地方大小官员前穷问总河巡抚、河官、伊等皆不能对、惟叩首认罪而已此河断不可开。即缮写谕上□日传谕在京诸臣前任总督阿山何所见亦奏此河当开、着问阿山回奏。

  ○刑部议覆、云南贵州总督贝和诺疏言、原任云南巡抚佟毓秀、纠参布政使佟国勷、暗勒火耗、扣克兵饷、各款察审俱虚。请复佟国勷所革之职。应如所请从之。

  ○甲辰。上自曹家庙回清口。将沿途所立开河标竿尽行彻去百姓见之踊跃欢欣。咸曰。圣上深仁厚德不惟生者沾恩亦且下及枯骨我等无以报答。惟仰祝圣寿无疆而已上至清口登舟谕大学士马齐等曰凡天下事行之有益者自宜亟行如无益断不可轻举譬如人之一身有病方可用药饵针砭如无病之人或告以割肉可得延年断无听从之理开河事亦类此今欲于溜淮套开河、是平静无事之时、多此一事不惟无益而反有害矣。又谕曰、朕观此地百姓可谓淳朴彼见竖立标竿坟墓之上毫无怨色朕沿途访问。仍云皇上圣明应开自开不应开自不开我等愚民无知总恃皇上爱恤皇上不辞劳苦躬临阅河特为小民起见我等何敢妄置一词及闻朕谕溜淮套停止开河群情欢悦不胜鼓舞感激可见伊等惟知尊上绝无他意可谓良民矣是日、大江以南百姓各举旗帜恭迎圣驾叩请临幸江南上允所请百姓欢声雷动。

  ○乙巳。上召扈从大小臣工、及总督巡抚司道、总河、河官近御舟前列跪于岸。上谕张鹏翮曰尔身任总河宜时时巡视堤河不避风雨以勉尽职守乃安居署中两三月不一出惟以虚文为事何事不致耽误若论文字朕亦常为之尔所作文字亦未必佳尔口中常称朱子朱子之书朕不时披览见置朕侧尔能记忆一条乎宋儒所言光风霁月尔能稍似否尔惟任用一二不肖汉官偏听其言河工事务漫不经心朕尝谓天地风雷有不测之变异不可恃堤岸之坚须竭尽人力曲为绸缪曾经再三训谕后洪泽湖水涨溢堤岸危险河官欲开滚水坝前土坝以洩水势、屡次申报尔置若罔闻以致古沟一带地方咸被冲决。尔行事刻薄不以礼待属员口无忌惮、使众人皆畏惧尔朕虽加训谕并不悛改且语多欺诳。康熙四十四年朕南巡阅河问尔高家堰石工何时可以修竣尔奏云本年七月内工竣乃迟延致逾年不完今又以溜淮套地方、可以开河请朕亲临更属欺诳朕之言无不可向众人言之者。今大小臣工齐集于此尔有何说可于众人前直陈张鹏翮免冠谢罪上又谕曰加筑高家堰堤岸、闭塞减水六坝、使淮水尽出清口非尔之功。修治挑水坝逼黄水流向壮岸、非尔之功。堵塞仲庄闸、改建杨家闸、令黄水不致倒灌清口、非尔之功。此数大工程、皆与尔无涉、更有何勤劳。张鹏翮奏云、臣实愚昧无知、不能仰体皇上训上□日。夙夜恐惧上曰、尔不巡视河工惟夙夜恐惧徒自苦耳于地方何益与其夙夜空怀恐惧何如尽此力于河工张鹏翮奏云臣非罪戾实多惟仰恳皇上宽宥保全上曰、赏罚者国家大权内而九卿外而督抚原为尽忠于国惠养斯民而设非徒使之。荣显晏安而已大吏廉洁则小吏自然效法苟不能勤慎。致误公事岂可因保全一人而废国法乎。凡事有可以保全者亦有当用刚断者。国家臣工甚多姑息一二人何以服众又谕诸臣曰比年以来幸而水不甚大当年靳辅于成龙在任时水势甚大若张鹏翮当此河工必致不堪张鹏翮惟有一长于成龙每不遵朕指示自立意见张鹏翮则不然朕前以河务一一指授皆能遵行、所以年来河工渐次厎绩归仁堤原为洪武祖陵建筑、靳辅以为无用废去殊属、不合清水使之入黄则黄水未有不被刷者使灵芝湖等水由祥符闸入黄殊觉有益但水势泛溢由归仁堤三闸流入洪泽湖水势既分则不能入黄。虽开祥符闸、亦觉无益。若闭归仁堤三闸、以蓄水。又恐水涨、致淹上流民田、亦非可行之事。前靳辅虑高家堰堤岸危险、开唐埂六坝、以致洪泽湖水、偏向六坝而流。此靳辅误处后黄河倒灌清口朕令闭塞六坝、始能敌黄朕自甲子年至今六次南巡详观河形、一年异于一年治河之道当看何处关系紧要便保守何处不可执一自古治河、皆顺水性为今之计但当商酌使淮水稍洩其流乘水未长时预为绸缪。将来水虽大长必不致于危险天然坝一带旧有河形当挑浚此河酌量可容粮艘建立闸座。水小则闭闸、蓄湖水以敌黄水大则开闸、使之畅流一面由武家墩、通至运河一面通至高邮湖则商民船只皆得长行、似为永久利益着张鹏翮率领在河能员、确看定议具奏。

  ○丙午。御舟泊淮安府清江浦。

  ○谕江南江西总督邵穆布安徽巡抚刘光美江苏巡抚于准等前总督阿山总河张鹏翮总漕桑额等奏称溜淮套地方开河朕循行周览断不可开今溜淮套工已降上□日停止其湖水泛涨宜筹宣洩之道故谕张鹏翮亲率能员于高家堰蒋家坝相度旧有河形之处建闸蓄洩以期永利尔等可即张示遍谕各州县人等咸悉朕慎重河务周恤民隐之至意。

  ○致仕在籍大学士张英来朝。

  ○福建将军祖良璧来朝。

  ○丁未遣官祭先农之神。

  ○上驻跸淮安府城内。

  ○吏部题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关报病故销去恩诏所得一拖沙喇哈番余二等阿思哈尼哈番、以其子悟实承袭从之。

  ○戊申御舟泊宝应县。

  ○杭州将军宗室诺罗布等奏称杭州兵民颙望圣驾临幸伏。祈俯赐俞允上谕曰朕已允江南百姓恳请渡江巡省浙江当一体临幸己酉。孝昭皇后忌辰遣官祭陵。

  ○御舟泊高邮州九里庙地方。

  ○湖广总督石文晟湖北巡抚刘殿衡偏沅巡抚赵申乔来朝。

  ○庚戌御舟泊扬州府是日扬州绅衿商民等跪迎圣驾。

  ○赐致仕大学士张英御书世恩堂匾额及对联书籍人参。

  ○河道总督张鹏翮、以误奏开溜淮套河具疏请罪得上□日黄淮两河关系运道民生总河身任河务必勿惮烦劳时亲勘阅将应修应筑之处斟酌合宜又能任用得人斯为称职张鹏翮听信小人徐光启议开溜淮套河、竟不亲加审勘辄奏称此河开浚有益。所立开河标竿至毁坏民间坟冢田庐。又地势甚高、虽开浚成河亦不能水出清口。徒滋生事扰民张鹏翮轻举妄动大负职掌九卿詹事科道、将张鹏翮并前会题请开溜淮套督抚等俱严加议处具奏。

  ○辛亥。上驻跸扬州府宝塔湾行宫。

  ○宗人府题辅国将军都统阿颜图行止不端应革职从之。

  ○兵部等衙门、议奏大学士席哈纳等察审土司田舜年一案疏称原参田舜年僭越氵㸒纵等款俱虚应毋庸议其假捏幼孙年岁造册报部希图承袭又私将伊子田日□昆如冒原任石梁土司田焜之名袭为土司及铸钱擅杀等款俱实应治罪但已经身故亦毋庸议至向久忠等捏祠控告应枷责佥妻安插内地革职宣慰司土司田昺如暴戾。虐民抗不赴审应枷责佥妻安插内地。桑植宣慰司土司向长庚隐匿田昺如不解听审应降四级留任总督石文晟不行详察草率具题应降三级调用巡抚刘殿衡、赵申乔提督俞益谟将奉上□日审理事件不行详察具题应各降一级罚俸一年俱应如所题其承袭容美司土司之职应将田舜年之子田旼如田曜如田畅如田晱如等开列伏候上裁得上□日石文晟着降三级从宽留任容美司土司着田旼如承袭余依议。

  ○壬子遣官祭历代帝王

  ○赐扈从大臣侍卫护军等、执事人员、白金有差。

  ○福建陆路提督蓝理、来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