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手洗轻轻咬咬嘴唇,我看得出他是很无奈地深呼吸了一下:“总之您打算全靠我了吗?”

“没错,如您所说。”竹越警官斩钉截铁地说。

“怎么办呢!”御手洗立刻说,“真不知道您对这事了解了多少呢。您以其实比自己意识到的还要多十倍的决心,把您自己的名誉都押在我身上了呀。好吧!请再等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后,我就让您知道一切真相。”

“石冈君,出去走走吧,我可不要这种咖啡。穿上外套,外面很冷的哟!”

第七章御手洗沉默地站在东横线地铁门边,随着地铁摇摇晃晃的。我看到有空着的座位,向他示意,他也完全没有要坐的意思。

我们在涉谷、新宿换了车,坐上中央线。

“要去哪啊?”我问。

“去荻漥呀。”他没精打采地答应了。

我吃了一惊:“你不会认为凶手在荻漥吹田公寓那四个人当中吧?”

这一说,御手洗用有点不屑的眼光看了看我。

“你是手持名片堂堂正正的私家侦探呢,我本来不想说这种话,不过,只有吹田社长才有吹田电饰,那个四个人都要仰仗他呢。公司一旦崩溃,那四个人立刻就走投无路了。实际上,现在都已经无处可去了吧。这些人怎么会杀了社长?本来连动机都没有吗?是吧?”

我说完,御手洗没睡醒似的点点头。

“刚说的是一方面,另外,从物理上来说那四个人也不可能实行呀。他们那会正在卡车上,沿着青梅街道赶往上班的途中呢。那天,十二月十二日早上,青梅街道堵车堵得厉害,他们从八点上路,慢吞吞地花了一小时四十五分钟才到达四谷的公司。而且也没有捷径和其他近路,首都高速上跟青梅街道情况一样糟糕,都是大塞车。这种情况下除非像鸟儿一样飞上天,怎么可能杀得了社长?再说这还得是四个人共犯才可能实现的,四个人要不同心就不可能实现。你总不是说四个年轻的社员共谋策划……”

“好啦好啦石冈君,你的担心我很感谢,不过不管就算别的案子失败,眼下这个我也不会失手的。你只要放心在旁边看着就是了。只是这案子让我有点心痛,等我准备好诱饵让犯人上钩吧。不过这次的事情,你可别在你喜欢的那些让人掌心冒汗的大众读物上透露了,不然我就把你扔在西荻不管了哦。”御手洗忧心忡忡似的说。

到达荻漥的时间跟平常差不多,傍晚时分。御手洗穿过青梅街道,寻找公用电话亭。

“我找吹田吉文有事。”他说。

我又愣住了:“吹田的哥哥?被害者的哥哥跟事件有关吗?”

“真是的,你的思维还真短路!啊,那边有一个。”

御手洗钻进电话亭。我站在敞开的电话亭门口等他,听到御手洗对着电话说:“经过我的调查,已经知道犯人是谁了。对,当然会捉住他的,为了给您弟弟伸冤嘛。警察吗?他们还不知道。警察大动干戈的,会惊动犯人,他就逃跑了呀。对了,必须干净漂亮。不过,有个微妙的小问题,因此多少需要一些预算,为了您的亡弟,您愿意出这份钱吗?金额?嗯,有十五万左右就够了。”

我在旁边听得彻底晕倒。头一次听到御手洗这个对金钱全不上心的家伙居然也说出这种话来。

“收据吗?我当然会准备的,等抓住了犯人,也会详细说明这笔钱是为了什么怎样使用的,也会给您看收据的。不过,我们多少也要收一点谢礼,毕竟摆出招牌就是要做生意的嘛。这样吗,那我现在就去。哪里,一会儿就到。那么,一会儿见。”

御手洗走出电话亭,我们两人并排走向吹田公寓。我心里充满了复杂的想法,无话可说。

御手洗进了吹田家,我在外面等着。他十分钟左右以后走出来说:“回头把明细帐单送给那大叔看。”

我这时候终于按捺不住了:“御手洗君,你真让我刮目相看啊,为了收钱才印的名片吗?白天的理想论跑到哪去了?你这一天懒懒散散的也不帮我搬家,好不容易动一动,原来是收钱来了?真是佩服佩服!”

“吹田久朗不是在股票上赚了一亿五千五吗?那我要十五万有什么过分的?你在以前那个案子里不也说了,这世上,金钱是超过一切的常识。有什么不对吗?”※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

“我可没说应该采取这么厚颜无耻的手段。你这家伙真极端!这简直是讹诈嘛。真看不出来,我简直受够你了。”

“讨厌我就去找别人嘛!”

御手洗在院子里绕过吹田电饰的卡车,向公寓的另一个入口走去。他为了吹田靖子跑来那么多趟,看来已经相当熟络自由了。他打开入口的门,脱下鞋子,取出客用拖鞋放在走廊上,伸脚换上。

“哎呀,又见到你了呢。”御手洗对少年说道。

“啊,御手洗先生。”少年也很高兴地回答。看见御手洗这张脸还高兴的,数遍日本列岛也没几个,看来他倒是这少数几个之一。

“你果然回来了。刚才你帮了我那么多忙,还没来得及谢你,你就回家了呀。”

想不到御手洗这话说得还挺像样。真希望他偶尔也对我说点这么近人情的话呢!

这时候,我听到吧嗒吧嗒的脚步声从走廊传来。御手洗进了房间,我还站在廊上,很快看到来人是谁——吹田靖子。

她今天看起来更漂亮了,比上次见面的时候还美。她可能化了点妆,说不定是特地打扮的呢。为了谁呢?御手洗?不是吧……我赶紧打消这个想法。

“御手洗先生。”她冲屋里打招呼,“我听父亲说您来了,就想您肯定在这里。”她一边说一边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