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那先生。”


我背着行囊,带着湖南的风尘,走进自家的大楼。正要按电梯,却被人叫住。


是大楼的保安。


“有什么事吗?”


“您不在的这两天,有人来找过您呢。”


“哦,有说自己是谁吗?”


保安大叔的脸上露出八卦又暧昧的笑容。


“就是前些日子,住在你家里的那个漂亮小姑娘呀。”

苏ICP备18065250号-1
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联系我们:txt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