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湮灭的密钥

(1)


“老鹰找到了!”郭栋转头一声喊。


调查组的专案室里顿时一阵人仰马翻。


我在电话那头把动静听得分明,心里也不免有点自得。


管你多大来头的调查组,管你有多少经验丰富的成员,关键性的进展还不是由我取得的?


至于我取得进展的过程是不是有点偶然,那叫吉人自有天相,又叫皇天不负苦心人,这也是一种能力,完全不会让我不好意思。


俺现在已经过了年少时青涩的谦虚时节,时不时在心里自吹自擂一番,自信心和厚脸皮同比例增长,这可是行走江湖的两大利器啊。


不过长江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假以时日,寇云一定会把这两大利器打造得比我更犀利。因为我还只是在心里自吹自擂,她却从彭登家中出来开始,一路表功表到了宾馆。


“是是是,你是个超合格的记录员,一点都没给我添乱。”


“就只是记录员,就只是没给你添乱?”寇云一叉腰一撅嘴说。


“不不不,你就像福尔摩斯身边的华生医生,为破案立下汗马功劳。”


“福尔摩斯?这名字有点熟。华生?奇怪的名字,这俩是谁呀?”


我被她噎住,好在脑筋转得快,立刻换了个说法:“那你就是包公身边的公孙策,缺了你不行呀。”


寇云的传统教育接受的不错,总算知道这两位是何方神圣,扮了三秒钟酷,就忍不住哼哼叽叽笑起来。


“我才不要公孙策,我要,我要……”她的眼珠子转了转,大声说:“我要白玉堂。”说到白大帅哥,她整张脸都在放光。


我摇了摇头,怎么突然就怀起春来了,这丫头的心思比六月天变得还快。


“擦擦嘴,口水都留下来了。”


寇云忙用手抹。


“哥你骗我!”


“谁叫你笑得那么……啊……”我虎吼一声,这丫头竟然进化到用掐的了,谁教她这么毒的招数,还是……这是女人天生的技能?


我睡了个好觉,起来就打电话给郭栋。


看来郭栋一夜都没睡,他已经把关于维布里的情况,调查整理得有些头绪了。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极重要的线索,把隐藏在阴影里的东西一点点拉了出来。


调查组全组动员,开足了马力收集情报,甚至其中一名组员,已经于凌晨飞去香港,再转机去瑞士,亲赴云森。


郭栋告诉我,等再过二十四小时到四十八小时,这个案子就会把脉络初步梳理好,到时再详细对我说。


只是耐不住我的追问,他还是告诉了我一个情报。


维布里在杨宏民被杀的几天前就失踪了。怀疑鹰已殒落。


天坛地坛紫禁城,这两天北京市区里的景点几乎都带着寇云转了一圈。


这些地方我早已经去过,玩起来提不起多大的兴趣,而且……北京跑到哪里都这那么大,这么转一圈,真是累呀。


寇云倒是没看出多累,她有另一个深切的体会。


这时我们正在从颐和园返回宾馆的车上。车停在马路中间,前面是车,后面是车,左面是车,右面是车。


“这两天在车里的时间,好像比在外面的时间长唉,我们到底是在北京城玩呢,还是在北京城的出租车里玩呢……”


虽然我听到过很多次对北京交通的控诉,但这是让我最印象深刻的版本。


晚上,我终于等来了郭栋的电话。我们来来往往谈了近一个小时,急不可耐的寇云绕着我不知道转了多少圈。


放下电话,我把郭栋所说的整理了一下,从头开始转述给寇云听。


杨宏民临死前所呼喊的,是他的好友维布里博士。这本身就说明,这只“老鹰”虽然不会是杀他的人,却和案情是有重大关联的。和郭栋的调查结果相印证,一些缺失的环节也能推导出来。


一月十七日发射升空的神秘探测舱的委托方,是一家名字有些奇怪的公司,叫黑旗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下辖几家小船厂和贸易公司,没有任何和太空相关联的业务。这家集团成立的时间不算悠久,到今年整十年。


黑旗集团在国际刑警的档案库里是挂了号的,一直被怀疑参与洗钱业务,但经过一段时间调查,却没露出任何马脚,也似乎并不与什么黑帮或毒枭有联络。


这次突然进军太空,并委托中国发射登月探测舱,黑旗集团表现得十分克制,甚至称得上隐蔽,没有记者会,没有商业计划的公开发布,一切都悄无声息地进行。加上中国方面卫星发射的保密工作一向不错,所以直到郭栋向国际刑警组织申请调阅黑旗集团的档案时,已经放松监控的国际刑警才知道黑旗集团竟开始打月球的主意。


黑旗集团的业务中虽然也有制造业,但造一个能点火在月球表面软着陆的登月舱,显然超出那些小船厂的能力范围。所以这个探测舱,黑旗集团是外包制造的。承接这个单子的,就是瑞士云森国际机械制造公司。


也就是说,从那个探测舱到舱里的东西,都是云森机械制造的。由于黑旗集团的要求有相当的技术难度,所以云森机械负责这个项目的,就是老鹰维布里。


(2)


探测舱里是个什么情况,也已经调查清楚。深测舱如果成功在月表软着陆,一辆月球车会从舱里开出来。这辆月球车由太阳能供电,可以分析月壤成份,可以进行静态动态的拍摄,并把拍摄的画面传回地球。此外,月球车上的四条机械臂,可以由远程控制,翻动月壤甚至击碎一些质地松散的岩石。实际上所有的月球车火星车都可以叫作机器人,云森制造的这架机器人,其设计寿命为五年。不过呢,所有的太空机械设计寿命都是很保守的,不碰上特殊情况,工作超出设计年限一倍以上时间的例子比比皆是。


在整个项目的进行过程中,作为负责人,维布里需要和黑旗集团不断沟通,通常,设计制造的一方要非常清楚订购方的意图,才能做出尽可能完美的产品。可是,恰恰在这个沟通环节,维布里和黑旗集团闹得很不愉快。


据当时和维布里一同工作的几名工程师说,在仅有的几次和黑旗的沟通中,几乎每次沟通完毕,回到云森自己工作室里的维布里都面色不佳。维布里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心里不爽时,往往直接从嘴巴里表现出来。几次下来,他的同事就知道了原因。


维布里不愉快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黑旗集团负责和他沟通的人,就是不肯告诉他为什么要把东西射上月球,而只能告诉他,月球车需要实现的功能。


维布里则执拗地认为,如果他能知道黑旗集团是要最终实现怎样的目的,那么以他的经验和技术,可以设计出更好的月球车,而不仅限于黑旗现在要求的这几个功能。


维布里会提出这样的交涉,很难说其中有没有好奇的成份。他想必也无法理解,黑旗这个一样和航天事业完全不搭边的公司,怎么会想要造一个月球车扔上月球。只是黑旗出乎意料的强硬态度,把他这么个在业内极有声望的科学家的合理要求毫无商量余地的一口回绝,让维布里大为恼火。可是按照合约,这个探测舱和月球车还是必须按时完成。


在项目完成后的一个小型交接仪式上,维布里对出席仪式的黑旗集团副总说了一句话:“我会搞明白的。”


当时那位副总的脸色就有些难看。


维布里似乎并不是说着玩,他和美国、俄罗斯、中国、法国这些航天大国的航天机构都很熟,像杨宏民这样有交情的朋友,每个航天机构里都能找出几个,所以在黑旗集团委托中国发射探测舱后不久,他就得到了消息。他的同事听到维布里在办公里大声打着国际长途,在确定黑旗把单子交给中国之后,他还兴奋地大力捶了记桌子。


“这个人,听起来有点讨厌。”寇云皱着鼻子说。


我笑了笑。从郭栋说的这些情报里,维布里的确是个不好相处的人,脾气古怪,自尊心太强。黑旗集团不告诉他原因是扫了他面子,但黑旗集团也有不告诉他的权利,他却为了这个原因执意要找黑旗的麻烦。这坏脾气到头来反害了自己,他的失踪,综合下来怕和黑旗集团不无关系。


维布里喜欢下班去附近的酒吧喝酒,有一次他喝得有点多,一个同去的同事听到他说了一句奇怪的话:“那帮鬼鬼祟祟的家伙,我可不会和他们妥协。”听的人当时没有在意,但不久之后的一天深夜,维布里醉酒后跌跌撞撞走出他常去的酒吧后,没有回到自己的寓所,就此失去踪迹。警方开始调查的时候,维布里的同事把这句话告诉了瑞士警察,警方也怀疑过与黑旗集团有关,因为维布里也曾用“鬼鬼祟祟”形容过他们,可是除了这句虚无飘渺的话之外,没有任何线索指向黑旗集团。维布里就此人间蒸发,用警方的话来说,某些人“干得非常漂亮,很专业”。


由于维布里的声望地位,现在瑞士警方虽然还在加紧侦查,但实际上,这宗案子多半会成为悬案。


寇云是很聪明的,尤其是专心于一件事的时候,她听我说了这些,忍不住问我:“听你的口气,你和那个郭栋,都认为维布里失踪是黑旗集团干的,只是抓不住证据。但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维布里不准备和他们妥协的是什么,月球车已经造好,整个项目都结束了,是什么把他和黑旗集团再次连在一起?”


我眯起眼睛意外地看着寇云:“你居然也能正经说话也……”


寇云猛力跺脚:“快回答快回答啦。”


果然,正经只能维持二十秒。


寇云问的正是关键所在。在完成了黑旗集团委托的项目之后,维布里手上却仍然握有黑旗集团需要的东西,为了这东西,维布里生死不明,杨宏民死于非命。


那位飞赴瑞士的调查员从维布里的同事那里了解到了关于维布里的一个传言,这个只在一定范围里私下流传的说法,如果属实,正可以补上那个缺失的环节。


“据说维布里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他常常会在由他制造的东西里,留一个后门。”


“啊,后门!”寇云皱起眉头说。


她的眉毛越皱越紧,好像在紧张地计算着什么似的。


“那个……”她再次开口问我:“这个后门,是前门后门的后门吗?”


我用手戳戳她的脑门:“以后不懂就直接门,不要在那里装样。”


寇云捂着脑门,嘿嘿笑着,摆出洗耳恭听的模样。


我遂把电脑程序里的后门概念和她说了一遍。


“月球车里的电脑系统,负责月球车的一切行动,更可以把月球车拍到的影像传回地球黑旗集团的基地,并由地球远程操控。维布里全权负责这个项目,如果他愿意,的确可以在其它工程师不知情的情况下,埋进一段后门程序。实际上,调查组已经从维布里的另一位好友处证实,他曾经做过类似的事情。如果揭露出来就是个很大的丑闻,对维布里会有很大影响,不过现在人都已经死了,那位好友才愿意说出来。”


“那这老鹰肯定设了后门了呀,否则他怎么会说‘肯定搞明白’这样的话呢。”


我点头说:“郭栋他们也是这么认为的,除了这个办法,维布里不可能再有其它手段搞清楚这辆月球车的用途。如果他激活后门,接收到月球车的信号,就可以知道月球车到底在干什么,要是他造的后门功能足够强大,他不仅能看见月球车传回的影像,更可以和原本的控制方黑旗集团争夺月球车的控制权。维布里对黑旗选择哪家发射如此关心,也间接证实了我们的猜测,因为接受月球车的讯号乃至控制月球车,需要专门的设备,一般来说,只有各国的太空中心才有这些设备。换而言之,他想启动后门,必须通过中国,通过酒泉基地。”


“所以黑旗集团肯定打听到这头老鹰的恶趣味,要他交出启动后门的密码,但是他不肯。”


“更可能的是维布里一口否认,说自己没有设置后门。不过黑旗集团为了这就下毒手连杀两人,一方面说明黑旗集团的背景又黑又深,另一方面也表明这月球车背后藏着的秘密,非同小可。”


(3)


“连杀两人?你肯定维布里已经死了?杨宏民也肯定是黑旗干的吗?”寇云问。


“既然动了手,那维布里多半是难逃活命,要保守秘密的话,死人是最安全的。至于杨宏民,则是个合理的推测。杨宏民死前喊出维布里的外号,说明他的死和维布里有关系,而杨宏民是中国整个太空机构里,维布里最熟悉的人,如果他想要利用酒泉基地来发现真相,肯定要借助杨宏民。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对杨宏民说的,但肯定有很多危言耸听的话,不然只是他的小小怀疑,不可能说服杨用后门程序接通月球车,毕竟杨宏民也必须要有个合适的理由,才能让酒泉中心同意做这件事情。而一旦此事外泄,对中国的空间运输声誉会是个巨大的损害。杨宏民想必也对维布里的理由有些疑虑,所以他在和酒泉中心的对月发射总指挥通电话时,语气会有些迟疑,而且没有立刻说出原因,要等到他完成旅行到酒泉后才说。他肯定打算在船上的这段时间好好琢磨琢磨,又或者再和维布里通电话问问清楚。当然,这时候他已经找不到维布里了。”


“可你只是推测到,维布里为了这件事找了杨宏民,但黑旗集团是怎么找上杨宏民的呢?”


我看着寇云,摇了摇头说:“如果是为了保密杀维布里,那么在维布里死之前,黑旗集团一定要问一问,还有谁知道这件事。我想,维布里一定是把后门的密码告诉杨宏民了,他一招供,杨宏民自然也逃不脱毒手。”


“他怎么可以把朋友招出来呢?”寇云有些愤然。


“刑讯逼供的手段太多,到时候死是容易的,但守住秘密不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英雄不都是不怕严刑拷打的吗,换了哥一定可以。”寇云信誓旦旦地说。


我都不知道她对我哪来的信心,叹了口气说:“哪里只是严刑拷打这么简单,这里面的花样啊,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换了我,多半也是不行的。呸呸呸,这不是咒自己吗!”


寇云也连忙跟着乱呸一通。


“没事没事,哥肯定没事。”她讨好地谄媚着。


“刚才我说的这些,其实是一个推测,如果没有掌握实际的证据,就没办法通过国际刑警对黑旗集团展开正式调查。可惜密码已经随着维布里和杨宏民而湮灭了,现在只有寄希望于维布里不是只把密码记在脑子里,去瑞士的调查员正在他的工作室及寓所里进行细致的搜查,看能不能找出密码。”


“那我们接下来干什么呢?”


我双手一摊:“我们暂时没什么事好做。”


“啊……”寇云哀号一声,好像被夺走了心爱的小熊玩具一样。


“我准备回上海了,住在这里每天都是钱啊,我还有一万块钱外债要还哪。”


“噫……去上海呀,听说上海可好玩了,有许多好吃的,还有许多好看的衣服,还有外滩漂亮的灯光。”说到后来,寇云像个小白痴一样吃吃笑起来。


听到她说到“好看的衣服”,我的头皮就开始发麻。如果有什么事比陪女人逛街更可怕,那就是陪一个速度忽快忽慢、身影忽左忽右一不留神就会不见,而且不知疲倦的女人逛街了。


寇云右手抓着我的左手,左手抓着自己的右手,都抓得很用力。


“第一次坐飞机是不是很紧张。”我笑着问她。说起来寇云能坐上飞机,还有赖于郭栋替她神速办出的身份证。


“去去,嘘。”被我这样说小丫头觉得很没有面子。


“其实我才不是紧张。”寇云凑到我耳边轻声说:“看见我旁边那个扳手了吗?”


我们两个的座位有幸在紧急逃生口旁边,这是经济舱所有座位里空间最大的一排,甚至比头等舱座位的空间还大,唯一的缺点是为了保持逃生口的通畅,座椅靠背不能放下来。寇云说的,正是打开逃生门的扳手。


“怎么了?”我顿时警惕起来。


“刚才那个空中小姐不是特意来关照不要动那个扳手吗?”


“对呀,又怎么了?”


“本来我也没想动,可她这么一说,我就好想动一动哟。”说着寇云的身子扭了扭,好像要表现不动那扇门有多么的难受。


“可是我也知道动了以会大概会很糟糕,所以呢,只好把自己的手手管住。”寇云说着两只手使劲抓了抓,把我抓得呲牙咧嘴,却不敢说什么。


我越想越担心她会管不住自己真的去开门,把她抓着我的小爪子用力掰开。


“咦?”寇云奇怪地看我。


我松开保险带,站起身说:“你跟我换个位子。”这样才最安全。


“不要不要。”寇云大力扭起身子:“我要看外面。”


这时飞机已经快要起飞,空姐看见有个人突然站起来,连忙向我走来。


周围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到我身上,心里极度郁闷,只好乖乖坐下。


“先生,有什么事吗?”空姐温婉地问我。


“哦没有没有。”我狼狈地回答。


等空姐走开,我瞪着寇云压低声音说:“那你绝对绝对不要去碰那个扳手,知道不?”


小爪子再次狠狠抓上来。


“知道啦。”她笑眯眯地答道。


飞机开始向前移动,然后猛地提速,把人紧紧压在椅背上。


从手臂的疼痛度我就能知道寇云的心情怎样,有些失望地发现她离吓破胆的程度还很远,不多会儿抓着我手臂的力度就大大减轻,注意力全都被越来越小的地面吸引住了。


“哎,这外面的云好漂亮也。”寇云要拉我一起看。


“你这样子很逊知不知道?”


(4)


这句话正中要害,她立刻装作自如地坐正,眼睛往四周看了看,发现的确有几道注视她的目光,连忙轻轻咳嗽几声。


其实我知道,那几个男人会看她,只是纯粹对美女的关注而已。


寇云不多久又被窗外的云海吸引,爬升阶段忽上忽下的不适感可能只被她当作在坐过山车。我则靠在椅背上,开始闭目养神。


回想整件事,从杨宏民死在我眼前,到之后的每一个环节,都异常离奇,到现在牵扯出的深远背景,已经不是凭我单枪匹马去调查所能解决的了。


每踏出一步,每知道一点新的线索,都会冒出新的谜团,而旧的谜团却仍未解决。四面八方的迷雾笼罩在一起,让我不仅有些无力感。


就拿杀害杨宏民的凶手来说,在基本排除我是杀人凶手之就,调查组就开始排摸其它船上的成员,结果发现,搭乘太平洋翡翠号处女航的旅客,基本都是名人,没有一个是身份可能有问题的。而且因为票务紧张,早在首航开始前的两个星期,所有旅客名单就已经确定。也就是说,等到黑旗集团从维布里口中知道杨宏民,他们已经没有机会把凶手安排上船了。


怡乐游轮公司事后也向警方提供了所有船员的名单,这些船员也都没有问题。


那么凶手是怎么上船,又是怎么下船的呢?


我在一阵猛烈地抖动中醒来,心里一惊,不知出了什么事情,睁眼一看,原来飞机已经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的跑道上了。


寇云的手已经松开不再抓着我,脑袋则还是扒着窗口看着外面。我怀疑在我睡过去的这两小时里,她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看够了吧。”我说。


“嗯。”寇云应了一声,脑袋微微一动,随即整个肩膀转了过来。


果然,她的脖子别住了。


直到走出机场的时候,她的脑袋还是歪着的。


“哥,那你这段时间岂不是没事?”寇云在出租车上问我。


“是呀,都不知道报社里怎么传我的事情呢,现在也不方便在他们面前出现。怎么,是想要我陪你玩转上海吗?”


“当然要玩啰,不过,哥你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哟,哥你认识很多人吧,有很多关系吧,有……”


“不要拍马屁,要我干什么就说吧。”我打断她。


寇云笑眯眯蹭过来:“反正也是空着,哥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帮我找找我哥?就当找件事做嘛。”


“原来是这件事呀。”我笑了笑:“这忙是能帮,但能帮多少可说不准,毕竟人海茫茫。而且现在我的情况,有大多数的关系暂时都不能动。”


“那能不能帮我在网上先查查看,听人说网上能找到很多东西的,不过我对上网不太在行。”


“哦,这么好玩的东西你不在行?”


“真的很好玩吗?”寇云有些怀疑地看着我。


“当然,你不知道有很多人迷到在网吧里不回家的吗?”


寇云两眼发光,神情坚毅地点了点头,显然下定了决心,不能放过任何一件好玩的玩具。


有兴趣就好,要想真正融入这个社会,不会上网是不行的。


打开自家房门,换上合脚的拖鞋,整个人一下子就松驰了许多。这不到一百平米的空间有着神奇的力量,它能让我感到硬壳下内心的疲惫,又能在疲惫中缓缓注入新的力量。


来回权衡了许久,我决定把卧室让出来给寇云,自己睡书房。因为我的电脑在书房里,我怕等这丫头领略了电脑和网络的妙处,没日没夜地上网,管她不住。我发现自己现在对寇云,竟然产生了老掉牙的家长心理。


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也要上网,而且要上很长时间的网,必须借助地利,捍卫自己的上网时间。


我在电脑边给寇云上了堂网络普及课,又演示了几个单机游戏又介绍了几个网游,再带她到各大八卦BBS转了一圈,直看得她小脸通通红,迫不及待地要推开我自己上阵。


我一手拦住她:“不是要找你哥吗,先别急着玩。”


我打来GOOGLE,输入“寇风”开始搜索。


眨眼间出来无数关于“寇风”的搜索结果,我陪着寇云一页页往后翻,心里却知道尽管以网络之大,内容之丰富,要这么简单就找到寇风的资料,实在是一个奢望。


中国那么多同名同姓的人,能通过搜索引擎找到的,十个里也不见得有一个,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翻了几页,我就让寇云自己操作,在旁边看了会儿,站起来打算到冰箱里拿两根美味的“绿色心情”绿豆棒冰出来。绿豆类的冷饮一向是我的最爱,希望寇云也会喜欢。


这时却听见寇云“咦”了一声,然后点开了一个搜索条。


这么巧?我心里嘀咕着,重新坐下来详细看这个打开的网页。


这是上海马戏城官方网站上的一个公告宣传网页。上海马戏城长年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团演出,每一个新的团进入上海马戏城,都会在网站的公告版块放这样一个宣传广告。寇云打开的这一页上,是一个以杂技和魔术为主打的团,名叫幻彩魔术杂技团。其中每一个表演者的表演项目,都有一两句话的介绍。这个团共有两位魔术师,其中的一位就叫寇风,擅长的魔术是“隔空取物”。


“我觉得这个有点像。”寇云转过头对我说。


“你怎么能确定,你哥会魔术?”


寇云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说:“他会的,常常表演给我看的。”


我暗自摇头,每个男孩子小时都会有学魔术的冲动,特别是有兄弟姐妹的,都喜欢学一手炫耀一下,手法嘛多半是很拙劣的,不过小孩子也没那么好的眼力识破。但这样一点能耐,和专业的魔术师,可就差得太远了。


不过,既然就在上海马戏城,了解一下详细情况倒也并不困难。


这时时间已晚,我试着照官网上的咨询订票热线电话打过去,铃响没人接。


(5)


“明天一早再打电话吧。”我放下电话对寇云说:“只是你别报太大的希望,就算这个寇风真是你哥……”我指了指网页标题下的一小行日期:“这是二零零二年的事了,已经过去四年,这个幻彩魔术杂技团不一定还在上海马戏城。”


有了自己亲哥的一点不确定消息,小丫头罕见的怀起心事,对上网的兴致也一下子弱了许多,随意看了一会儿,就被我赶去洗澡睡觉了。


我却不准备立刻就睡,洗完澡坐在书房的写字桌前,把大灯关了,点起桌上的台灯,拿出一本本子,从我碰见杨宏民开始,把整件事情的脉络,以及我所能记起的所有细节,全都用笔写下记在了这本子上。


这是我一向就有的习惯,每一次我接触、调查神秘事件,都会在每天的夜里,把这一天的经历,发现的线索记在本子上。通过这种原始的方法,事情的真相会在我的手下一点点梳理清晰,我会尽量记得详细,因为有许多当天看看无关紧要的细节,过了一段时间回头再看,却是打开最后大门的关键之钥。


而这一次,从开始我就被卷入旋涡的中央无法自拔,失去了以往的从容自由,所以直到这时,才得空开始往我的手记本上添加内容。


我吹着冷气,常常闭目回想许久,才写下一小段。我尽可能让自己在回忆的时候抽离出来,客观地记下事实和一切细节,不让已经形成的主观判断影响了对事实的记述。以我的经验来说,这个世界太离奇,所以做人不能太自信。


我一直写了四个多小时,才搁下笔。我有一种玄妙的感觉,在这记下的这些东西里,藏着一个重要的突破口,我知道它就在里面,却一时无法把它找出来。


杨宏民在我面前飘浮着,他的身体是半透明的,隐隐有雾气在里面翻滚。他看着我,目光中有一丝急切。他张开了嘴,突然间一道雷霆霹雳,把杨宏民震成一团烟雾。


我被雷声吓得一激灵,睁开眼睛,寇云一手钢勺一手钢锅,张牙舞爪地逃出门去。原来在我梦里降下轰雷的就是这个小祖宗。


我气得大喊一声:“刚才杨宏民正准备告诉我密码你知不知道,被你给敲没了!”


“咣咣咣!”回答我的是三声锅响和一阵嘻笑。


看看时间,已经十点了。想起昨天答应她今早打电话,难怪她心急等不了,只是这手段也太暴力,以后一定要好好改造她,否则我有得苦头要吃了。


赶快洗漱完毕,招呼坐在客厅里转马灯似转换着电视频道的寇云,准备打电话。


“我早已经打过啦。”寇云说。


“呃……”我愣住了。


“接电话的人说,幻彩魔术杂技团今天没演出,所以没有人来马戏城,让我明天打电话去。哥,要不我们明天直接过去吧。”


“好吧……不过你既然已经打过电话,为什么还要来吵我呀?”


“今天空出来,正好陪我玩呀,上海那么多好玩的地方,怎么能浪费时间?”寇云理直气壮地说。


我哀号一声,歪倒在沙发上。


寇云从鬼屋里出来,小脸惨白,用手拍着胸口。


“真是太好玩了。”她说。


位于上海浦东的科技馆里有许多娱乐项目,鬼屋就是其中的一项。进去鬼屋之后,坐在一张椭圆型的餐桌前,桌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然后带上特制的耳机,灯熄灭之后,会听见极逼真的声音,桌上开始有杯碟的声音,左右开始有人说话,能感到碗重重落在桌上的震动,能感到脖子后的喘息……黑暗中好像有许多人在你周围,实际上那儿什么都没有。


科技馆里全都是些和科技沾边的好玩东西,当然每个大型项目都是要额外收钱的。寇云对任何项目都有极大兴趣,一个都不愿意放过,从鬼屋里出来,就拉着我往一间屋子里冲。


我跟着寇云走进这间屋子,就这么前后差几秒钟的工夫,寇云已经是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姿态了。


“这间屋子,好奇怪。”寇云站起来,刚走两步又歪歪扭扭差点摔倒。


我来过科技馆,也进过这间屋子,所以知道其中的奥妙。


“你闭上眼睛走几步试试。”我对她说。


寇云照着我说的闭起眼,果然走路就恢复正常。


“真的也,闭起眼睛就没事了。”寇云睁开眼对我说,结果身子又是一歪,撞在墙上。


“其实我们平时走路,大脑会根据眼睛看到的情况,来自动调整重心,让人可以稳健地行走。”走出屋子,我向寇云解释其中的原理。


“久而久之,大脑也会找出一些偷懒的规律,比方在屋子里,大脑就是根据墙壁和地面、天花板的夹角角度来调整重心。刚才这间屋子就是利用了这点,虽然地面是平的,也不抖动,但在很多关键地方做了手脚,比方说一些应该是平行线的地方不平行,应该是直角的地方不是直角。”


寇云满脸迷茫,听得一头雾水。


“简单说呢,这间屋子故意误导了大脑,大脑认为这是一间正常的屋子,所以就让你按照正常的方式走路,其实并不是这样,所以你就走不稳了。但是你闭上眼睛,大脑就不会被视觉误导,一切就恢复正常了。”


“哦。”寇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人呢,往往会被一些想当然的表象误导,就像这间屋子,其实什么都放在你眼前了,但还是会被习惯性的思维欺骗,视本质而不见,所以就只能歪歪扭扭走弯路啦。”我随口说了句感慨,这却并不是说给寇云听的,她恐怕也无法有很深切的体会。


“走啦,前面还有许多可玩的呢。”寇云拉我。


拉了几下没有拉动,她这才发现我的神情有异。


刚才我这随口的一句感叹,说完之后,大脑里却像划过道闪电,猛然之间,发现了那个突破口到底在哪里。


我昨天做了一件正确的事,就是把一切细节都完整地记了下来,如果不是这样重温了那个细节,现在我不会有这样的顿悟。


就如我刚才所说的,其实我要的东西就放在眼前,但因为习惯性的思维,此前我一直都视而不见!


我摸出手机,拨通了郭栋的电话。

苏ICP备18065250号-1
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联系我们:txt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