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节

“全部脱光。”


义雄开口。


那男人话中有股难以抵抗的霸力,不管现场还站着其它小弟,几乎同一时间,在场二十一个女孩全都将身上的衣服解了下来。


一下子,几个妙龄女子赤裸裸站在包厢里,像是一场狮子的肉食秀。


冷气很强,每个女孩都站得很不自在。


“你出来。”义雄看着最左边的女孩。


女孩有点发抖地向前一步。


“叫什么?”义雄的眼睛低沉,看着女孩们的腿。


“张佳露。”


“做几年了?”


“两年多……”


“之前在哪里上过班?”


“在大地春风酒店。”


“那里是情义门看的场,你跳槽来这里,不怕吗?”


“我想……这里应该可以……帮我解决……”


义雄没有反应,眼睛瞥向一个看起来年纪最轻的女孩。


“你叫什么?”


“陈茵如。”


“高中念哪?”


“没有念完。”


“用左脚跳三下。”


女孩没有多想,立刻惦起左脚,僵硬地跳了三下。


义雄的眼睛看着女孩旁的女孩。


“打她两个耳光。”


女孩愣了一下,旁边的女孩也不知所以然地呆着。


义雄的眼皮似是跳了一下,女孩立刻闪电般摔了隔壁女孩一记热辣耳光。


气氛诡谲,没有一个女孩有多余的心神做真正的思考。


“会不会唱歌?”义雄看着微微喘气的女孩。


“……一点点。”


“唱几句。”


女孩唱了几句,全部都是抖音。


“有没有男朋友?”


“有……”


“男朋友做什么的?”


“还是学生。”


“你今天来,是想杀我吗?”


这个突兀至极的问题,让所有在场的女孩都愣住了。


彷佛连令冷气孔都结露的低温,又骤降了好几度。


“啊?不……没有。”女孩回答得很慌乱。


在刚刚那一瞬间,只有一个人的脚趾忽然往里揪了起来。


义雄的眼睛早就不在那女孩身上,而是轻描淡写瞥在小恩脸上。


小恩脑子一片空白。


“叫什么?”


“小恩。”


“本名?”


“李……李映彤。”


“之前在哪里工作?”


“在天哥的公司当过传播妹,还没做满半年。”


小恩想移开与义雄的四目相接,却一点也办不到。


“怎么不当传播妹要来酒店?”


“想……收入更固定一些。”


“要你做什么都可以吗?”


“不……不知道。”


义雄的眼神忽然变得很冰冷。


“你今天,是来杀我的吗?”


“不是!”


小恩突然有点激动,全身绷成了一张弓。


久久,义雄不发一语,现场也没有一点声音。


“一个人在一群人面前一丝不挂的时候,最不会说谎。”


义雄的瞳孔像是两个深邃的黑洞,在那里面,好像什么都不存在。


小恩第一次,对自己出现在这里感到后悔。


“丢她。”


义雄说完,立刻有四个帮派小弟从黑暗里走出,抓住小恩的双手双脚。


小恩惊恐不已,拼命想挣扎却一点用处也没有。


四个没有表情的男人在半空中干摇了她两下,便猛力将她抛摔向左边的墙上。!


她重重撞在墙上。


激烈的冲撞力摔得她连尖叫都走音,内脏好像一口气挨了好几拳。


然后又重重落下。


她侧躺不起,头发盖住了半张脸,骨盆好像受伤了。


只有一个强烈到想哭出来的感觉:痛。


好痛。


“继续。”


于是四个男人再度捡起了惊慌失措的小恩,摇了摇,继续将她往墙上丢。!


不正常的撞击声,摔得小恩头都快裂了。


不等义雄开口,四个男人自动走上前,将摔得鼻青脸肿的小恩拉起,牢牢抓住四肢,像丢沙包一样将她摔墙。!!!!


小恩被摔了好几次,害怕的情绪越来越混乱,尖叫声越来越失去力气。


越来越痛,越来越痛……


让人不寒而栗的是,没有一个女孩敢尖叫、逃走,或甚至连发抖都很含蓄。


“继续丢,丢到她想讲话为止。”


没有人知道义雄的眼睛在看哪里,因为没有人敢看向他。


于是小恩又被丢了十七次。


丢到,全身都软了。


水泥墙上、地上,有好几处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红渍。


“……好痛喔……好痛……真的好痛喔……”小恩没有力气缩起身子,指尖发颤。


数不清的痛苦像钻子一样刺进她的身体,好几处都骨折了,断裂了。


皮开肉绽的,每一处都在痛,都想独立逃离。


刚刚一直抓着她丢来摔去的四个壮汉,手也酸了,汗也出了。


“这个女人你们以后不会再看到了。”


义雄扫视每个女孩的眼睛,将她们牢牢压在视线之下。


“你们全部都被录取,两个礼拜以后准时上班。”


这算是好消息吗?


“走。没把握忘记这件事的人,可以继续留在这里。”


话一说完,每个女孩都像大梦初醒般抓起地上的衣服,来不及穿就逃出房间。


走得干干净净。

苏ICP备18065250号-1
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联系我们:txt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