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节

未免太久了。


下面原本肿得快冲破裤子,现在又扁了下去。


几个刚跟洨鳖不久的混混连站都懒得站,全都蹲在地上抽烟。


重度音爆的舞池里,殷殷盼盼的几个色胚也等得很不耐烦,不住往这里张望。


“老大怎么搞那么久?”光头混混抱怨。


“一定是爱面子啦,就算干完了也会在里面抽根烟再出来啊。”一个混混反复欣赏着自己刚刚在手臂上刺好的老虎图腾,烟都快抽完了。


“你死定了,我要跟老大说!”


“靠……”


几个混混打打闹闹的,这中间还拦了几个真的想去纾解一下的客人。


直到都快过一个小时了,不知是谁先大起胆子走向厕所,所有人都跟了。


“老大穿裤子啦,我们要进来啦!”光头混混在厕所外大声嚷嚷。


没有回应。


大家面面相觑,依稀嗅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氛。


慢吞吞一走进去,立刻就看见唯一打开门的厕间……


一个光着屁股的男人跪在马桶前,双手下垂,头脸浸在马桶里。


腰际给刺得血肉模糊,黑黑浊浊的血滚了一地。


凶器没有被带走,就这么留在男人的肚子上。


“……那女的?”


什么那女的?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只有地上一顶绿色假发。


一个被打破的气窗,吹进隔墙外巷子的风。

第62节

第五次到木栅动物园。


天气好热,两只老虎意兴阑珊地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像是假的。


小恩勾着铁块的手,朝卖饮料的园区铺子走去。


“想不想喝可乐?”


“不想。”


“那,可不可以跟我一起喝可乐?”


“可以。”


两人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一起喝着重量杯可乐。


小恩的脚踢着铁块的影子。


“铁块啊,我发现你讲话很酷。”


“……”


“很酷,是很有男子气忾啦,但偶而不那么酷的话,也很可爱喔。”


“……”


“你注意到我们两个人讲话有什么不一样吗?”


“没。”


“对,你看,你又很酷了。”


“我话少。”


“不是啦,是你的话到最后,都没有翘起来。”


“?”


“就是啊,你不会说啊、啦、呢、喔、咧、耶……这些会翘起来的字你都不说,所以有一种很严肃的感觉。没啦,我不是在说你不好,只是如果你跟我说话的方法跟和别人说话的方法都一样的话,那……那我会有点伤心。”


“那怎么办?”


“要不要你试试看,从现在开始,你讲话都在后面加上啊,就啊,好不好!”


小恩有点兴奋地抓着铁块的手。


铁块勉为其难地点点头。


“铁块,可乐会不会太冰了?”小恩睁大眼睛,歪着头。


“不会……啊。”铁块僵硬地说。


“那,今天晚上我们去吃吉野家好不好?”


“也好……啊。”铁块的表情,比被开了一枪还难受。


小恩乐不可支,哈哈大笑。


打开门,听见蓝雨落下的声音。


她有一点高兴。

第63节

小恩将关于自己的新闻都剪了下来,在铁块那本剪贴簿后面接着贴。


媒体给了她很多耸动的标题,也帮她找了很多动机。合理的,不合理的。


“疯狂女子行只影单,决战鬼道盟二十万人众”这是苹果下的标。


最扯,却意外最贴近事实。


殷殷盼盼的蝉堡始终没有送达,她有点失望。但也还好。


自己毕竟没有铁块那么特别。


话说,像她这么一个烂烂的平凡女孩怎么会暴起杀人?


动手的时候她没有时间困惑,事后却感到害怕。


如果尖刀刺出的时候正巧被发现了,那男人应该会抓住她的手吧?


要不是碰巧男人正达射xx精的酥麻瞬间,就算中了第一刀,也会立刻抽身而起、将刀夺下反过来把她刺死吧?


如果那男人前呼后拥的,一群人挤在厕所里嘻嘻哈哈轮暴她而不是单一个人上,那又该怎么办?自己真的有勇气在那种不预期的状况下,依旧抄起预先藏好的刀子刺进去吗?


将时间往回倒,假如那色胆包天的男人昨晚临时接到重要的电话离开夜店,自己不就白白被一堆坏男人给欺负了?想一想,这好像才是最不值得的事。


对,什么也没做,等于忘了铁块,这才是最可怕的部份。


浑身都是冷汗。


“铁块,我一点也没有忘记,你别怕。”小恩看着反复洗干净的手。


昨晚真的是不可思议。


不像平常那样拖拖拉拉,昨晚刺进那一刀的瞬间,那股真实、柔软的杀人触觉,身上每一寸毛细孔都感觉得到。


应该说,所有的意识都在那一刹那达到最敏锐,敏锐到,连那男人内脏被刺破的痛苦都从刀尖同步传送到她的身体里,过了十四个小时,还残留在她的发抖里。


只是杀了人后,她睡得很好,这让她很失望。


如果那三个惨死的恶棍能化作厉鬼来找她,要复仇什么的,该有多好……


如此,也意味着失去身体的铁块,也会踩着刚强的脚步从地狱回到人世吧?


“鬼打鬼,他们一定打不过你的!”


一边写着第四封信,一边笑了出来。

苏ICP备18065250号-1
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联系我们:txt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