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节

她回到小旅社,整整洗了两个小时的澡。


不是为了清洗身上那股不道德的脏,只是想让热水冲着从头到脚,不要停下来。冲到手指都发皱了,脚趾红得发肿了,她还是停不下来。


连最简单的愿望都无法达成。


这个世界上没有神,至少没有好的神。她早就一清二楚。


但连自己都这么看不起自己,她在接受时,还缺乏最基本的痛苦。


——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她凝视镜子里充满雾气的自己时,觉得不意外的陌生。


既然如此……


热水贴着头发而下,她打开透明的夹练袋,往下倒出白色粉末。


“我才不要自杀,也不会拖你下水。”


小恩看着白色的粉末在排水口塞成了糊状。


几分钟前,她还想一口气吞掉这堆不明的白色粉末结束生命,却说不出理由。


烂货本来就该用烂货的方式活着,不需要用好女孩的标准提早走一步。


只是那间便利商店,再也无法过去了吧。


想到这里忍不住有点沮丧。


刻意不擦干身体,从浴室出来后就这么摔在床上睡觉。


醒来时,她的呼吸干枯灼热,好像有块沙漠躺在她的肺里。


浑身发抖下了床,一边哆嗦,一边穿上衣柜里最薄的衣服,走下楼。


“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大好。”柜台后的老板正在打盹,瞄了她一眼。


她什么也没回。


开始走,走走走,往这个城市的另一头走去。


这个城市几乎比白天还亮。


无以数计的霓红灯,刺眼的,一次次鞭笞着这城市。


经历了一百六十七个喷嚏,她终于跋涉到上帝遗忘在这城市的另一道裂缝。


黑巷,暗梯。


四楼。


还没敲门,门就以极快的速度打开。


铁块穿着她送的素色黑T恤,赤着脚。


“你正要出门……杀人吗?”小恩的声音,轻到快飘了起来。


铁块摇摇头:“我听到楼梯声。”


小恩点点头,唇齿苍白。


“我发烧了。”


铁块伸手,但还没摸到小恩的额头就不自然停住了。


“可以在你这里待一下下吗?”她看着他的脚:“就一下下。”


摇摇晃晃的,彷佛随时都会摔倒。


“没关系。”


铁块侧过身,让小恩自己走进屋子。


小恩缩在角落,瑟簌抱着一条大毛巾。


“对不起,才一天就回来了。”


“没关系。”


“我可以喝水吗?”


铁块从热水瓶里倒了一杯给她。


“你有好一点吗?”她捧着热水,小心翼翼沾了一小口。


“有。”


“还会痛吗?”


“偶尔。”


“要我念故事给你听吗?”


铁块摇摇头。


“要做吗?”


铁块摇摇头。


“要的话,我可以做。”


铁块摇摇头,但是从皮包里拿出十六张钞票拿给小恩。


小恩将钞票推了回去。


“在我之前,都是谁念故事给你听的?”


她想问,很久了。


铁块没有回答,也没有回避她泛红的眼睛。


“是个女人吗?”


铁块点点头。理所当然是吧。


“那……那个女人呢?”尽管昏昏沉沉的,小恩还是很想知道。


“喝水,休息。”铁块不想回答。或许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想杀人的时候,我也没叫你先休息啊。”小恩打了个失控的喷嚏,红着鼻子说:“我现在想问问题,换你配合我了。”


“……喝水,休息。”


“她是什么样的女人啊?”


“……很安静。”


很安静?小恩有点不安。


那不就是跟自己不一样类型的女人吗?


“为什么后来找我,不找她了?”她小心翼翼地问,眼睛不敢直视他。


“她不见了。”铁块的声音稍微轻了点。


不见了?


真是相当铁块式的回答。


“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不是。”


“你们也做了很多次吧。”


“嗯。”


“她陪你很久吗?几年?几个月?”


铁块像是愣了一下,然后陷入长达一分钟的沉默思索。


“忘了。”


最后,他只能这么说。


但这个答案的背后意义,多半是段相当相当久的时间。


久到让人不觉得有仔细计算的必要。


“你喜欢她吗?”


“也许。”


“那,你以后还会继续找我念故事吗?”


“会。”


铁块没有犹豫,让她有一点高兴。


她可以说对他一无所知,却对他所说的一切感到莫名的信任。


如果他还愿意找她念故事,那么,自己或许还有一点点用吧。


——即使这样的工作谁都可以胜任。


“那,你喜欢杀人吗?”


“这是我的工作。”


“你不会害怕吗?不,你害怕过吗?”


“这是我的工作。”


“你都怎么接工作的?”


“我租了个信箱,里面会有名字、地点、跟钱。”


“谁放了钱进去?”


“那是别人的工作。”


“你认识杀手月吗?”


“知道,不认识。”


大概是看在小恩发烧的份上,铁块罕见地回答了好几个句子。


有的句子里头甚至还有逗号,大概是连明天跟后天的额度也提前预支出来了。


小恩有点感动。也有点晕。


铁块将她抱到舒服的躺椅上,走到浴室里,拧了一条热毛巾。


模仿着前几天小恩反复对他做的那些,铁块慢慢擦拭着她的身体。


她几乎要哭了。


“对不起,我可能要睡一下了。”小恩闭上眼睛,不敢让眼泪掉下来。


男人都只喜欢听她叫,没一个喜欢她流泪。


只要她一哭,就是她该滚的时候了。


“你睡,我下去买药。”铁块想起两条街外,有一间连锁药局。


“不要。”小恩有点吃惊自己的举动,小指软弱无力勾着铁块的手。


“……”


“等我睡着以后,再过一下下再走好不好?”小恩不敢睁开眼睛,努力地说:“我很怕我死掉的时候,旁边没有人。”


“好。”铁块没有犹豫,坐下来。


像一块安静的铁。

苏ICP备18065250号-1
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联系我们:txt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