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

她拿了罐可乐放在柜台桌上。


“你最近心情好像不错。”女工读生察言观色。


“嗯,有一点。”小恩点点头,顺手将发票折进了捐助箱。


女工读生眯眯眼:“交了男朋友喔?”


“不是,是……换了新工作,老板还不错。”


“什么样的工作啊?”女工读生这才想起,自己一直没有问过这问题。


这可有点为难小恩。


“算是念书本上的故事给老板听……吧。”小恩很心虚,脸肯定是红了。


“咦,念故事给老板听?”女工读生眼睛瞪得很大。


“嗯。”小恩不知所以然答道:“他是个很有钱的……瞎子。”


女工读生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好妙喔。”


“算是个轻松的工作啦。”


“那他会要你念报纸吗?”


“……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喔!我懂了。”女工读生一脸恍然大悟,自己解答:“要知道新闻的话,打开电视就可以听到了。”


是吗?


铁块对真实的世界好像没有一点好奇心。


“大概吧。”小恩点点头。


“反正有钱人真的好奇怪,太有钱的人更奇怪。”女工读生笑了出来:“不过要是命令你一直念故事给他听,一定也很累吧。”


小恩笑笑。


半夜无人,两个女孩又坐在店门口。


女工读生双手捧着那本越来越厚的工作备忘录。


蓝色的封皮多了指甲无意的刮痕,沉甸甸的,那是记忆逐渐饱满的证明。


“可以看吗?”小恩的眼睛停在那本子上。


“真的想看吗?”女工读生有点发窘,却又迫不及待将本子塞到小恩手里。


小恩仔细翻着,细细读着。每次都是这样。


只是随意翻翻的话,好像是尊重女工读生的隐私,却一点也不好。


现在女工读生需要的不是保护隐私,而是另一个女孩,巨细靡遗了解她的爱情。然后分享她的快乐跟……害羞。


长飞丸在她们的脚下躺得四脚朝天,两个女孩各伸出一只脚,轻轻柔踏着长飞丸毛茸茸的肚子,长飞丸舒服地侧脸吐气。


“你们的对话越来越详细了耶。”小恩羡慕地说:“无话不谈,真好。”


她翻到一页,两人竟然在讨论美国人是不是真有登陆月球过。


再下一页,是男工读生画的一点都不好笑的四格漫画。


“谢谢。”


“真的好难得喔。”小恩的视线不断被字里行间的小插画给迷住,说:“我常常在网络上跟陌生人聊天,可是感觉只有越来越寂寞。能够像你们这样,用纸笔写来写去,就算是我这个一点也没关系的人看了,也觉得很幸福呢。”


“不过,我有个困扰。”女工读生苦恼地说:“虽然我们在本子上什么都可以聊,但是呢,真的碰到了面,他反而都不怎么说话。”


“喔?”


“我也很奇怪,他不说话,我也跟着不敢说话。”女工读生懊恼地说:“有几次我鼓起勇气想在换班时跟他多聊几句,他竟然给我装忙。明明就不急着上架的饼干,他给我在那边排来排去。明明就是今天早上才刚到的鲜奶,他在那里仔细确认它们的保鲜日期,对我跟他说话的反应就只有……嗯、喔、啊、是喔、好、借过一下……真的,他太不爱说话了。”


“相信我,我知道那种感觉。”小恩的眼神异常笃定。


“?”


“我的老板也不爱说话。”


“可是不一样啊,我喜欢八筒,你又不喜欢你老板。”


也是。


自己没有喜欢铁块。


因为自己从来也不懂什么是喜欢。


所有的感觉都是从少女漫画、言情小说、日剧韩剧偶像剧里学到的二手货。


话说回来,那些戏剧里不是常常有那种……越是喜欢一个人,就越没有办法表达出来的男女主角吗?


不是经常有那种,即使爱你爱得要命、却仍要故意装作不在乎的男女主角吗?


不到最后一集,那些爱情的心意总是无法完整又大方地表达。


“我觉得,肯定他是太紧张了。”


“是吗?”


“我白天过来买东西的时候,他真的很啰唆,非常非常啰唆,不管是谁他都可以聊上几句。”小恩小心翼翼地说:“他对你的反常,反而很特别喔。”


“特别……”


“他一定是太在乎你了,所以无法像平常一样好好说话。”


“可我是女生耶,怎么是我一直找他讲话啊?”听到小恩这么说,女工读生的表情显得有点高兴,但眉头还是别扭地揪了起来:“哪有人这样的。”


女工读生脚下一重,长飞丸赫然翻过来,抖抖身子。


“你明明就很快乐。”小恩酸酸地说。


“真的吗?”是个问句,可答案全写在女工读生的脸上。


小恩看着睡眼惺忪的长飞丸,它一抖一抖走到公共电话底下,重新躺下。


刚刚说着说着,她又想起铁块了。


吊在绳子上的衣服晾干了吗?


不知道他今天杀了人没有。


如果一个人拿着看不懂的蝉堡发呆……


不,他不会的。


他一定会去街上,随便拉一个女人,要她读给他听。


“我可不允许。”

苏ICP备18065250号-1
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联系我们:txt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