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

真是个古怪的客人。


做完后倒头就睡,而且睡得很死。


男人皮肤都发烫了,小恩只轻轻一碰,就好像要被灼伤似的。


这是深度睡眠的表征,小恩知道。


该是走人的时候,小恩可不想待在这个奇怪的房间。


“只是,根本还没给钱啊?”小恩犹豫,一边穿上衣服:“连谈价钱也没。”


最讨厌做完没给钱,任何理由都一样。


被白嫖比起遭强xx,感受恐怕更差。


该不会……小恩突然愣住:“他以为是一夜情吧?”


依照刚刚短暂又漫长的“相处”,那怪人有这种想法绝非不可能,但问题是……


“不管怎样,做完立刻就睡,就是差劲。”小恩决定。


这房间所有的东西都很简单,小恩很快就在男人破烂的牛仔裤里找到一个皮包。里面共有十七张千元大钞,还有三张一百元钞。


好多钱。


小恩不是没有偷过客人的钱,但所有的客人都对援交妹有所防范,身上带的钱绝不会多,所以最多也不过拿过五千块。“反正你刚刚弄得我很痛,算是一点惩罚。”这是她上次偷客人皮包,拿来应付自己的借口。


但这次呢?


该拿多少?


小恩看着垃圾桶里的卫生纸,有点兴奋地想:“谁说可以射在里面的?”


小心翼翼抽出十六张千元大钞,再将皮包塞回牛仔裤。


惦起脚尖,打开门,几乎是屏住气息地走下危险的铁梯。


当踩在地面的那一刻,小恩涨红着脸,笑得眼睛都眯了线。


“今天,果然是超级幸运!”

第10节

罕见地,手机的闹钟功能发挥了作用。


眼睛一睁开,慎重其事画了妆,小恩便着手她的小计画。


小心翼翼地写字,由于太久没有拿笔,一笔一划都格外谨慎,立可白上场的次数寥寥可数。对中辍的小恩来说,这表现已是可圈可点。


好不容易完成,小恩踩着轻快的脚步来到便利商店。


那条要流浪不流浪的“黄金梅利”,正趴在店门口,意兴阑珊地玩弄吃到一半、烂烂的苹果。


小恩故意将苹果踢开,黄金梅利却只是呆呆地看着苹果歪歪斜斜地滚走,一时之间无法决定要不要追。样子呆得要命。


“吃太好了喔。”她啧啧。


柜台有个工读生正趴在柜台看书,不过不是奇怪的书,是一本显然是自己从架上拿来“试阅”的电脑杂志。头发跟梳得很整齐差得远,全部都乱翘。


另一个工读生一边拖地,一边随手将架上的零食排好。


这个拖地的工读生头发梳得可整齐,后面却往上翘了一小撮。


跟晚班的女工读生形容的一模一样。


小恩先走到饮料柜前,若无其事拿了一罐苏打汽水,再走到影印机,迳自将刚刚完成的“作品”印了一百张出来。


结帐时,一头乱发的工读生还是只顾看杂志,由拖地的工读生走过来处理。


“下次要印这么多,不要来便利商店印,很浪费耶。”


那工读生扫描影印卷上的条码,嘴巴念个不停:“在这里印一张要两块钱,多走几步路到旁边巷子出去、右手边的影印店,印一张只要零点六元。一百张啊,就差了……一百四十块。一百四十块钱,就差不多三个便当了。三个便当耶!”


小恩瞥了他别在胸前的名牌一眼,叫乳八筒。


第一印象是罗唆。


还有……乳?真是个不正经的怪姓。


不,连名字都很不正经。


“谢谢。这样吧,既然你人这么好,顺便帮我做一份问卷好不好?”小恩从那叠“作品”中抽出一张,放在结帐台上。


“是喔。”那乳八筒拿起来,瞪大眼睛喃喃说:“这年头还有人用手写设计运卷喔?我还以为只有在我们乡下才会有这种事咧。”


怎么有这么罗唆的人啊。


“因为我没电脑,公司叫我用手写就可以了。”小恩比ya。


“什么公司啊?”


“虽然不关你的事……不过,是一间没有名气的化妆品公司啦。”


“反正现在没别的客人。”乳八筒从上衣口袋里抽出原子笔,对付起问卷。


小恩无聊地踢着脚,看向门外。


“门口那个苹果是你丢给狗狗的吗?”


“狗狗?喔,你是说黄金梅利吗?”乳八筒看着问卷,眉头慢慢紧了起来:“我吃不完就给它吃了。”


“狗好像不会吃苹果吧?”


“吃的。狗连自己的大便都吃了,怎不会吃苹果?真正的饿啊,就是最好的开胃菜。”乳八筒的视线抽离问卷,突然说:“可是这份问卷不是在问化妆常识的吗,我怎么会写啊?”


这就是重点所在了。


“是喔……还是你有没有女朋友,帮我带回去写,我住在附近,明天再来跟你收。”小恩镇定地看着他。


“这样喔……”乳八筒犹豫。


小恩暗中祈祷,却见乳八筒不置可否,将问卷折成四折,塞进口袋。


唉,好伤心喔。


要是把这个反应告诉晚班的女工读生,她一定会很失望很失望。


“我呢?”那个精神不济的工读生突然撑起头,眼神有点迷惘。


“还有你,你也拿一份,明天我来收。”小恩同样塞了一份过去。


“可是我没有女朋友,以后也很难交到耶。”


虽然小恩不感兴趣,不过……勉强问一下好了:“为什么?”


“因为我的头发太乱了。”那工读生满脸歉疚地说。


“……”


结完帐,小恩转身的瞬间,脚步忍不住往后顿了一下。


她看见叠在门旁的苹果日报头条,放了张触目惊心的血腥照片。


一个男子坐卧在屈臣氏门前的灯柱下,软瘫无力垂着头,看不清脸。四周都是围观尖叫的群众。鲜血洒了满身,似是从男子的鼻腔与嘴里一起呕出来的。


斗大的腥红标题:“西门町街头暴力,一拳送命?!”


小恩忍不住将沉甸甸的报纸拿起来,将它整版摊开。


西门町街头暴力,一拳送命?!


昨天晚上九点半,西门町惊传一起暴力斗殴事件,三十四岁的黄姓男子偕同女友在西门町逛街时,突遭一名高大男子攻击毙命。唯一的目击者言之凿凿,该施暴者仅仅朝黄姓男子胸口挥出一拳,就将他当场活活打死。


三十四岁的死者黄方田是铁蹄子帮战堂堂主,主要负责带领堂下的青少年进行暴力讨债的业务。据了解,死者当兵时曾是蛙人爆破大队的成员,受过严格训练,身强力壮,怎么会被人一拳暴毙,令人匪夷所思。据救护车上的紧急救护人员初步判断,死者的胸骨至少有五根断折,断骨贯穿心脏与肺脏造成大量内出血,是致死原因,目击者“一拳杀人”的说法仍待法医解剖验证。


初步了解,事发当时死者女友正转身付钱,表示什么都没看见,也不知道是谁动的手,事发后精神极不稳定,一直哭泣。而事发太快,既无枪声也没有死者的叫声,现场仅一名目击者看见凶手行凶的过程,并在凶手离去时用手机拍下凶手模糊的背影。


“真是太扯了。”不愿具名的目击者心有余悸地说:“那个人根本没有行凶的迹象,就只是走到那个人旁边,然后就这样……一拳下去。”记者追问:“凶手与死者间没有对话吗?”目击者说:“没有,突然发生然后就莫名其妙结束了。我还以为可以看打架,没想到这样就死掉了。”记者追问凶嫌究竟有没有使用凶器,目击者断然否认,并表示:“对了,我有听见闷闷的一声,原来骨头碎掉听起来是那样……”


这起案件与两个月前,在台北日清居酒屋前遭人从后一拳击碎颈椎的郑姓小开案,监视器所拍到的模糊画面有相似之处。当时由于画面不清楚,警方怀疑凶嫌是手持钝器行凶,但现在似乎有了新线索。


但人的拳头是否有这么大的破坏力?记者专访武术专家李凤衫先生,他表示一拳杀人的确是可能的,对少数修习武术的练家子来说丝毫不奇怪,过去神秘的特务训练也包含此项。“但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们真正修行的人是不轻易出手的。”李凤衫再三强调,如果自己愿意,随时能将采访的记者一掌击杀。


据悉,死者涉及上个星期二在豪情酒店发生的枪击砸店案,这起街头暴力致死的事件是否与砸店引发的股东恩怨有关,警方还要深入调查。只是昨夜此重大暴力事件发生在人声鼎沸的西门町,对照警政署署长日前宣示要在一百日内提升治安的说法,更显得讽刺。


(记者叶君宜综合报导)


报纸最底下照样附了怪模怪样的犯案示意图:


一个高大的男子摆出拳击姿势,一拳击中死者的胸口;而死者的表情就像被捉奸在床的董事长,难以置信地张大嘴巴。


夸张的是,电脑绘图还画了一股闪电从凶嫌拳头贯穿出者的后背。


比起放大到快爆出新闻框外的横死街头照片,这张示意图对死者显然更不敬。


“一拳必杀,你相信这种事吗?”乳八筒淡淡地说。


“很强喔。”另一个工读生半睁着眼。


小恩没有回话,只是自然将手指稍稍挪了一下,露出头版的下方一角,那目击者用手机仓皇拍下的画素既低又严重手震的照片。


报纸几乎要掉在地上。


错不了……小恩的脚底麻了起来。


也许会看错人。但不是现在。


尤其是昨天晚上还跟这个人上了床,在那之前,彼此对看到快哭出来。


鼻腔里彷佛还积蓄着那股气味。


——来自杀人犯手上的烟硝味。


小恩呆呆地拿着报纸,慢慢走出便利商店。


叮咚。


“那种为钱卖命的杀手最让人不齿了。”乳八筒对着那叠报纸竖起中指。


“那你崇拜月罗?”蓬头垢面的工读生半张脸贴着柜台。


“他是我的偶像。”乳八筒顿了顿,又说:“但,谁不是呢?”


“对了。”


“嗯?”


“她没有付报纸的钱耶。”


两人对看,耸耸肩。

苏ICP备18065250号-1
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联系我们:txt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