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不停地战斗 第9节

  触目惊心。


  地下竞技场,满地的残肢断臂,还有几颗倒霉的头颅滚来滚去。


  经过十五分钟的混乱恶斗,还能够站在场上的,只剩下十四个气喘吁吁的吸血鬼。


  失败者与满地残肢皆被医护人员训练有素地搬送出场,直接送到医疗所接续断肢。至于根本成为尸体的块状物,就暂时先黏在地板上不加处理了。


  在十四名准胜出者的行列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高佻、金发、白色皮肤的丑陋女子。


  丑陋女子手持双刃刀,以融合西洋剑击与日式刀术的奇异技巧,连续砍杀了十六个敌手,暂居所有竞技者中的第一名。


  “好丑,我无法承认她是女的。”横纲直言,皱眉。


  “好像不是东方人,跟歌德一样。丑,丑,丑,丑,丑。”优香噘嘴,这下又要拉低十一豺的美女素质了。


  丑陋女子的脸部因为可怕的刀伤,肌肉外翻、扭曲,错综复杂地挤在一块,鼻子歪斜,上下嘴唇被刀疤斩裂一线。唯独一双眼睛是正常的湛蓝。


  “放心,那丑女快撑不下去了。”大凤爪杵着下巴。


  “……”歌德。


  丑陋女子穿着牙丸武士的禁卫军服,军阶式样是小队长,名叫莉卡。


  莉卡是个从车臣流浪来的后天感染吸血鬼,这几年先是在德国黑帮待过一阵,然后寻着贩卖毒品的机会进入日本血族“鸟取帮”,最后终于以外国人的身分取得“牙丸”姓氏,进入地下皇城禁卫军的编制。


  十四个仅存者彼此打量,寻找气息最弱的目标。再砍倒四个,就能进入下一轮的复赛。众暴寡的局面,最容易在此刻发生。


  莉卡的胁下受伤,左臂也被削出一道口子,鲜血沿着破碎的衣服下滴,手中的双刃刀虚弱颤抖,刀尖微微下晃,显然无法集中精神。


  莉卡的姿态吸引了两个吸血鬼高手的注意。


  “尽管上吧,都已经来到这里了。”莉卡咬牙。


  突然,莉卡一个顿挫的呼吸,两个见猎心喜的吸血鬼从左右冲上。


  的确,莉卡所受的伤不轻,但故意示弱正是她的策略。吸引敌人主动进入她的攻击范围,缩短她的挥刀距离,让她的刀更增危险。


  吁。


  莉卡吐气,悬臂一荡,双刃刀毒蛇般窜出。


  “真快!”优香赞道。一名吸血鬼上半身与下半身错然分开,另一名吸血鬼稍一犹疑,立刻斜身滑出莉卡的回身一刀。但这一犹疑,却吸引到其他参赛者的出手,一根狂猛的钢杖击碎了他的脊骨。


  但螳螂捕蝉,麻雀在后,挥出钢杖的吸血鬼壮汉在出招的同时,背心也露出一块大空门,引来了一名蓝衣忍者的苦无攻击!


  “没这么容易。”钢杖壮汉冷笑,运气集中在背脊,十几枚苦无全都钉在他的背上,却无一掼进身体。


  钢杖壮汉大吼一声,钢杖甩身回击蓝衣忍者时,铜锣却再度响起。钢杖硬生生停在半空,蓝衣忍者笑笑叉腰,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


  原来在刚刚那一瞬间,莉卡的双刃刀又削断了一个参赛者的大腿,而一个生化改造人参赛者,也咬碎了第四个应该倒下的参赛者的两只肩膀。


  终于剩下十个进入复赛的名额。


  莉卡单膝跪下,吐出一团污血。钢杖壮汉冷冷坐在地上,笨拙地伸手拔去背上的苦无。所有参赛者身上都严重挂彩,铜锣响起后,没有人再有力气用双脚站立。


  竞技场响起一阵如雷掌声。真是暴力得太精彩!


  “那个拿钢杖的我见过几次,是从北海道来的野汉子,力气说不定比横纲大。”大山倍里达故意说道,但横纲却只是从鼻孔里喷气,哼哼回应。


  “她挥刀的姿势很奇特,但说不上是哪里怪,真让人好奇。”TS-1409-beta看着莉卡,歪着头。


  “是用力的方式。”贺的观察力很细致,比手划脚解释说:“是将重心放在末端,然后瞬间甩出的感觉。不是拔刀术,甚至不能说是刀法。尾劲很强,用棒球的比喻来说,就是末段加速的伸卡球。”


  “速度很快。”冬子吐吐舌头,心中比较着自己的扑击速度与莉卡的挥刀速度。


  “但不像是刻意矫正过的方式,大概是她以前用过其他的武器,后来才改用长刀吧。”大凤爪轻松地说:“反正蛮有用的就行了不是?越稀奇古怪就越收奇效。”


  “在我看来,那个生化改造人故意保留实力喔,太心机了我不喜欢,啦啦啦啦啦啦。”优香的结论,手中的血浆包已经干瘪。


  “喂,前队友,给我吃一口爆米花。”横纲伸手。


  “不要。”狩断然拒绝,挥手砸开横纲的大手。


  主持人与牙丸无道再度出场,掌声又歇。


  原本坐在地上休憩的十名参赛者,纷纷打起精神,立正站好。


  “经过了如往常般激烈的淘汰赛,十一豺的临时遴选大赛,终于进入了众所期待的准决赛,到底今次的准决赛会采取何种方式呢?武艺高超的选手们,能否克服身上的苦痛,再度超越自己!又有哪两位选手最后会出线,取得‘任意猎杀’的无上荣耀!让我们欢迎禁卫军的大家长,牙丸无道来为大家宣布!”综艺主持人镇定地握着麦克风,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恐惧颤抖。


  主持人将麦克风交给牙丸无道。


  无道环顾竞技场四周观众,旋又一一扫视每个入选决赛者疲惫的眼睛。


  无道不禁想起自己一个半世纪以前,也曾抱着残酷的杀念参加东京十一豺的遴选竞赛,但因为签运不佳,在最后的决赛里被残酷地刷了出去。


  那次的经历让无道饱受耻辱,更扭转了无道对“力量”的看法。


  所谓的力量,绝对不是力量本身,而是能够统御众多力量的金字塔。拥有至高的权力,绝对比什么狗屁“任意猎杀”还要来得实惠。于是无道从提升战斗力量的本质,转进更加艰难的权力官僚系统,总算让他攀上了东京禁卫军的头领位置。


  “东京十一豺”这五个字,在无道的心中,不过是十一条任意差遣的狗。


  竞技场的入口甬道,牙丸伤心双手藏在交错前胸的和服里,踩着木屐,肩靠着墙,冷冷看着无道。


  “每个人选者,都会得到最新的解密资料。这份关于东京最近连续遭袭事件的解密资料,已经获得天皇许可,未来几天内将会通过各种管道发布,交到每一个国内帮会、同盟组织,以及旅外的特勤机构手中。从现在开始,东京进入第三级战斗戒备。”无道用他一贯的冷峻语调说。


  解密?


  第三级战斗戒备?


  竞技场一阵大骚动,即将战斗的愉悦,以荷尔蒙的激烈气味不分种族散发出来。


  要战斗了……又要战斗啦!又有借口胡乱吃东西啦!


  “敌人的身分,真是让人好奇呢。”TS-1409-beta胸口喘伏不已。


  “我觉得没有很厉害啦,啦啦啦啦啦啦。”优香骄傲地笑着,模样好可爱。


  “越来越有趣了。”大凤爪笑。


  无道的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刚烈之气,示意全场安静,但已经被撩动起来的数万血族的沸腾情绪,再也无法压抑。无道大喝了两声,竞技场却还是议论纷纷,杂音不断。


  无道转头,颇有深意地看着牙丸伤心。


  “……”牙丸伤心慢慢从入口甬道走进场内,轻轻一跃。


  这位名动天下的十一豺之首,一脚踏着墙垣,借力往上,又是高高一纵。


  牙丸伤心的身形凝立在竞技场半空,右手若有似无搭在刀把上。


  无数脖子高高仰起,张口结舌。


  “空之拔刀。”


  牙丸伤心的手仿佛动了一下,然后缓缓跃落。


  全场登时鸦雀无声。


  “在这种非常时期,禁卫军的命令就是皇城作战的最高标准,所有血族支部、人类组织,都要依照禁卫军的指示行动。违者立杀不赦。”无道钢铁铿锵的声音。


  三十几个观众,不分人类血族,突然裂成一道狂乱爆炸的血红。


  刀气破坏的“痕迹”至少有十五公尺之长。自始至终,这一刀俐落到所有可称暴力的元素全都消隐无踪,只剩下突然的死亡。


  牙丸伤心低着头,慢慢走出竞技场,留下无限肃杀。


  “无道这个人,真能遵守天皇真正的指示?”


  牙丸伤心离去时,心中不禁怀疑这点。但,眼前也只能暗中观察了。


  白响哼了一声,弯身对坐在前面的白刑,悄声说:“看样子无道是想趁机会集权于一人之手,混蛋。我们应该通知其他人,立刻组成议会控制局面。”


  “你当演卡通片啊?无道有的是时间。”白刑笑笑,不置可否。


  无道扫了唯二出席的两位白氏贵族一眼,继续说道:“东京十一豺,代表的是绝对的武力,绝对压迫性的暴力。在这种危难时期,真正能够验证这一点的,正是敌人自己。”


  十名参赛者眯起眼睛,这么说的意思是……


  “而通过淘汰赛的这十位勇士,将成为对抗敌人的第一线。限期七天,哪两个勇士获得的军功最大,就能赢得‘任意猎杀’的资格,成为新东京十一豺的成员。”无道说完,左手举起,竞技场再度陷入沸腾的情绪。


  莉卡深呼吸。正合我意。不在竞技场里战斗的话……

苏ICP备18065250号-1
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联系我们:txt8@163.com